阿炳和阿木的爱情故事

作者:星泽 来源:爱情故事 时间:2021-05-05 07:30:01 浏览:162

爱情故事【阿炳和阿木的爱情故事 】约7103 字,预计阅读需要18 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楔子:

亲爱的,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去你的心里。

————————————————

阿炳和阿木第一次相遇是在他们八岁的时候。

阿木扎着个辫子,小手里捧着一个小鱼缸,鱼缸里装了些水,清透的水里面有两只一黑一白的小金鱼在欢快的游动着,像是两个小孩子在嬉闹。

阿木捧着鱼缸,小心翼翼的迈着小步子,时不时停下来逗逗鱼缸里的小金鱼,小金鱼们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善意,不约而同的用嘴去亲鱼缸,和她互动。

阿木咧开嘴,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

小金鱼,等阿木回去就给你们喂吃的,好吗?

小金鱼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欢快起来,又开始在鱼缸里戏耍。

阿木发出咯咯的笑声。

阿炳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顺便在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奋力朝身后追他的人扔过去,嘴里说了句:田启,我要告诉你妈你合着伙打我。

你敢。田启是几个小孩中的带头大哥,怒目瞪着阿炳。

就敢,哼!阿炳说完,撒腿就往潮湿的巷子外跑去。

伴随着阿木的哭声,阿炳一看情景,顿时吓了一跳。

刚跑出巷口就撞上了捧着鱼缸的阿木,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阿木,哭的伤心欲绝,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一边哭,还一边在地上蹬腿,嘴里叫着:呜呜,我的鱼缸,你赔我小金鱼,你赔我。

阿炳正想起来扶她,再一看,田启那群人已经快要追过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对坐在地上大哭的阿木说:你别哭了,我回头赔你一个就是了,我叫阿炳,住在华云公寓320。说完,匆匆跑没影了,身后传来田启骂他的声音。

这就是阿炳和阿木的相遇。

后来你还跟你妈告状,你妈还找到我家了,可真有你的。阿炳背靠铁栏杆,腾出一只手刮了下阿木的小鼻头,宠溺着说。

哼,谁让你撞碎我的鱼缸,还有可怜的小金鱼,我当时真的特别特别伤心。阿木说这话的时候,还一脸难过的样子,似乎,童年相遇的那件事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阿炳抱住她:乖,咱不生气了,你看看你,多可爱的一张脸,生起气来就跟个老太婆一样。

什么,你居然敢说我是老太婆。

我只是这么比喻。

什么,你居然把我比喻成老太婆。

额,好吧,亲爱的,我错了。

阿炳和阿木两人之间其实从很早就开始彼此心生爱慕。

虽然从八岁那年相遇,到得知是邻居,但童年的他们更多的是认为对方是一个玩伴。

阿炳从小就不老实,上学要么翘课,要么和同学打架,要么和老师争吵,反正不给其父母省心,当然,也没少挨父母的打。

有一天,阿炳又翘课了,那一年他上小学四年级;猫着腰偷偷从教室的后门跑了出去,后排的同学看到了,当时就跟老师告了状。后来,阿炳的父母意料之中的再次被请到了学校。

阿炳那天翘课是去找阿木的。

阿木看到阿炳在窗户外朝自己挥手,咧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看到阿炳的时候,阿木整个人像是笑开了花一样,但随即想到自己正在上课,又想到阿炳竟然又翘课,她微微蹙眉,故作生气,对窗外的阿炳努了努嘴,示意叫他回去上课。

但阿炳不听,一个劲儿的朝她挥手。

她知道,他是想让自己也翘课。

阿木转过头,低下去,双眼盯着课本,白色干净的纸张上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像是训练有素的蚂蚁军团。

她终于站起来。

报告老师,我肚子疼,想上厕所。

阿木看到老师背对着课堂在黑板上写着习题,手中的粉笔在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啪嚓一下断了。

她紧张极了,生怕老师不同意或者生气。

但好在老师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回头瞟了一眼阿木,便说:去吧。然后继着手里半截的粉笔继续写习题。

阿木狡黠一笑,小碎步的跑出教室。

阿炳拉着她的手,跑到学校大门口,鬼鬼祟祟的观察着看大门的人,趁看门员一个不注意,牵着阿木的手,猫着腰跑了出去。

阿炳,你干嘛呢,怎么又翘课。因为紧张和奔跑,阿木脸色潮红,气喘吁吁的说。

上课真没劲。

你回家肯定又要挨骂了,你信不。

挨骂就挨骂,挨打我都不怕还会怕挨骂吗?阿炳一脸不屑。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阿木看着他,阿炳眼珠一转说:跟我来。

去哪里?

我听说学校后山有很多蟋蟀,咱们去抓,对了,看看有没有袋子什么的,找个。他一边走一边扫视。

到了后山,两人静静的埋伏在草堆里,据阿炳的说法是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等蟋蟀发出声音我们就知道它们在哪里了。

阿木有时候听钦佩阿炳的,主要是他总是能找到好玩的事情,胆子也大,还懂得很多。

两人老老实实的蹲在草地上,风吹过耳边,呜呜的。等了好一会儿,这四周除了风声就是学生们传来的朗读声,哪里有什么蟋蟀的声音。

阿木正打算站起来回去的时候,脚上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继而她突然惊叫一声,阿炳反应很快,转头看到一条小花蛇从草里游走。

阿木,它咬你哪里了?阿炳双手胡乱的摸着阿木的身体,显得很焦急。

它咬我脚了,好疼啊阿炳,阿炳我会不会死啊。阿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快要哭出来了。

你别哭,你哭了就会被老师发现了,你不会死的,听话,有我呢。阿炳脱掉她的鞋子和袜子,果然看到脚踝处有两个红点,有星星血液渗出。

他也没说话,抱起阿木嫩白的小脚到自己的眼前,学着电视上那些人,对准伤口就吸了上去,

混合着丝丝血液的口水被阿炳吐在草地上,粘在了一颗小草上,怎么也掉不到土地上去。

阿木闭着眼,咬着嘴唇,眼泪从眼角流出;阿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更加卖力的吸着伤口,同时安慰道:阿木,马上就不疼了,你忍着点。

只见阿木仍没有睁开眼,点点头,嘴唇紧闭,从鼻腔里轻轻吐出一个嗯字。

阿炳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灵机一动,怪叫一声。

阿木果然睁开眼,看到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忙问他怎么了,阿炳像是被蛇毒攻心,快要死了的样子,掐着自己的喉咙,发出赫赫的声音。

阿木一下子急了,一个劲儿的问阿炳怎么了怎么了。

阿炳突然开口说:阿木,你这脚几天没洗脚是不是,臭死我了。说完,还故作呕吐状。

阿炳,你。。。你个混蛋。她一时竟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

好哇,竟然说脏话,信不信我回去告诉你你妈去。阿炳像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一样,露出邪邪的笑容。

都怪你,要不是你翘课,我怎么会被蛇咬。

没事啦,放心吧,我妈说花蛇没毒的,就是疼一会儿啦。

真的吗?这才是阿木担心的问题,听大人们说起过,以前有个人被蛇咬了后来死掉了。

当然是真的,看来蟋蟀是抓不了了。阿炳叹了口气。

我一直有个问题,你小时候经常翘课,怎么学习成绩还是那么好呢?阿木手肘支在栏杆上,望着马路对面,一大群人拼命的挤上公交车。

因为我聪明呗。

去,一点都不谦虚。

你个小笨蛋,从初中开始成绩就一直下滑,要不是我帮着你点,你还不知道会被你爸妈教训多少次呢。

那我小学的时候成绩可比你好。

阿炳似有心事,沉默着,阿木转过头看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到了你上了初中成绩就下滑的原因。。。

嗨,没什么的,别担心我啦,我不是在治疗嘛。

阿炳注视着阿木,双眼微微泛红,他将她拥在怀里。

阿木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好在在发生生理病变之前做了治疗,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直到有一天,阿木病发了。

在之前,阿炳并不知道阿木有这个病。那晚两人商量着一起看恐怖片,房子里所有灯全部关掉,两人坐在沙发上,阿炳见阿木情绪有些紧张,便将她抱在怀里,虽然他们同龄,但阿炳一直像个大哥哥一样关照着阿木,虽然有时候会故意气气她,但她并不在意,只是佯装生气。

之后他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恶搞下阿木,于是谎称上厕所,在电影的恐怖气氛将要达到高潮点的时候,阿炳突然出现,大叫一声,将阿木吓昏了过去。

这事被双方父母知道,阿炳主动承认错误,阿木的父母并没有责怪阿炳,两家人在很早就成为亲家,其关系比一般直系亲属的关系还要好。

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彼此的孩子,瞒着两个孩子,给他们定了娃娃亲。

阿炳站在父母的身后,脸被泪水打湿,一边流泪一边透过父母身体与身体之间的间隙看向阿木,在这个逼仄的缝隙里,阿木的面色苍白无力,像他吃过的饺子皮那么白。

那一年,他们10岁。

从那以后,阿木一直都会定期接受治疗和检查,也是从那以后,阿炳从未对阿木发过脾气,在她面前,他一直都是温润轻语的。

他更容不得别人对阿木大吼大叫,甚至欺负阿木。

上初二时,数学老师让做习题并且要现场抽查,很不幸,阿木被抽查到。习题做错了,老师拿出直尺让阿木伸出手,阿炳看见了,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大叫道:报告,我肚子疼。

你哪儿那么多事儿,这个班就你最混。老师用拿着手的直尺在空中指着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阿炳出了教室,就在教室门口偷偷观察。

你说你,看起来那么好的一个人儿,怎么学习成绩就那么差。

肯定跟阿炳那个混小子学坏了,这个混小子,平时不好好学习,在班级拉帮结派,好同学都让他给带坏了。

底下有学生发出窃窃的笑声。

笑,还笑,你,陈东,说的就是你,看看你以前的成绩多好,现在呢?不争气,还有你。。。黄老师拿着直尺的手在空中指指点点。

教育一番后,对阿木说:手伸出来。

看到直尺就要打在阿木手上,他出现在门口,叫道:黄老师,教导主任让你过去一下。

啥?现在?黄老师一脸懵逼的说。

嗯,我正要去上厕所,碰到他了,叫我带个信儿。

嗯,我知道了。但黄老师并没有要去的意思,直尺抬高。

阿炳又叫道:黄老师,教导处人好像很急的样子。

黄老师啪的一下,将直尺扔在了讲桌上,走到门口,厉色的瞪了一眼阿炳,然后大背着手急促的出了教室。

同学们发出欢呼的声音,个个都对阿炳竖起大拇指。

然后,阿炳拉着阿木跑出了教室。

怎么又翘课啊?被黄老师知道了,又要挨批评了。阿木被阿炳牵着手,边走边说。

那个四眼天鸡,管他那么多干嘛,躲过这节课就行了,难不成你想被打手板吗?哈哈。

刚入高一那会儿,到一个新的班集体,有那么几个初中的同学和自己同班,当然,阿炳和阿木自然也是在一个班里。

班里有个刺头,很跳,看谁好像都不顺眼,身后常常跟着一两个小弟。

有一次,阿木抱着书本去后座找阿炳问问题,不巧将那个刺头的手肘碰了下,他当时正在写作业。

刺头啪的一下重重的将笔按在桌上,怒目瞪着阿木,阿木连连道歉,但刺头似乎并没有想要绕过她的意思,反而从愤怒转为一脸玩味的表情。

做我女朋友,我就放过你。他摸着下巴,嘿嘿笑道。

你。。。流氓。阿木不打算和他纠缠下去。

路被刺头拦住:我说阿木同学,哥好歹也是班里的老大,你就这么不给哥面子?

你走开。

偏不,你能咋地?

她望向阿炳的位置想要去求救,目光所及,看到阿炳朝这里走过来,手里拿着本书。事后,阿木对阿炳说:你当时朝我走过来的时候,真的是帅呆了,威风八面的。

咋地,咋地,咋地,咋地,让你他妈的咋地。。。阿炳将书本卷成圆筒,一个劲儿的敲着刺头的头,刺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捂着头,蹲在地上。

老大?告诉你,在三班,老子最大,听到没,以后再欺负她,老子废了你信不。

后来似乎用书本打着不过瘾,阿炳直接改用脚踹了。

刺头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经常跟在他身后的小弟,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的写着作业,时而瞟过去看一眼,正巧撞见阿炳凶神恶煞的眼神,立马就缩了回去。

在高中期间,阿炳为了保护阿木,没少挨打,和同学打架,替阿木受罚。在三班,阿炳很快就为阿木建立了地位,而他自己,成为了三班的老大,同学们对阿木的态度好了很多,特别是刺头,像个怂逼一样,见了阿炳就嘻嘻哈哈的笑着:阿炳老大,来来来。

干啥,欠揍是吧。

你看。刺头挤眉弄眼的拿出一根烟。

算你小子识相,有前途。阿炳收起香烟,像个长辈一样拍了拍刺头的肩头。

高中快毕业,面临大学,但阿木的病又复发了。

啪。阿炳站在病房里,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怪我,我没提醒她按时吃药。

马上毕业了,每一个人都在准备紧张的高考,阿炳和阿木也不例外,虽然阿炳平时比较贪玩,但在重大的事情面前,他便会收敛起自己的玩心,郑重对待。

也因此,在忙碌中阿炳和阿木两人都忘记了这事儿,加之面临高考的压力,导致阿木病情复发。

医生告诉他们,可不能再让她复发了。

那意思他们都明白,虽然长期靠着药物来维持,但治标不治本,若在后期遇到惊吓,情绪紧张,压力过大,以及食物等因素都有可能导致病情复发。

你知道吗,你那次复发真的把我吓死了,还以为你醒不过来。阿炳抱住阿木说。

不会的,傻瓜。阿木轻轻拍着他的背。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便到了两人结婚的日子,阿炳跟着司机去接亲。

阿木化了精致的妆容,穿着白色的婚纱,坐在阿炳腿上。

哎呀呀,这一天我不知道等了多久了,咱两终于真正的在一起了。阿炳环抱着她的小腹。

傻子,咱两就没分开过呢。

对对对,从没分开过,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分开。阿炳开玩笑的转移话题:话说,你最近没少吃肉吧。

嗯?阿木疑惑。

长了不少肉啊。

随后,阿炳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在车里响彻开来。

这一招是阿木的惯用伎俩,每当阿炳开一些不着边的玩笑,她都会揪着阿炳大腿上的肉,完事儿后,又很心疼的说:傻子,疼不疼啊。

疼啊,特别疼。顿了顿,继续说:特别疼你。

婚后,阿木的身板日渐脆弱,最后终究是支撑不住,住在了医院里。

阿炳每天陪着她,她流着泪,虚弱的对他说:对不起,我不能看到你白发鬓鬓了。

谁说的,医生说了,现在心脏病很好治疗的,而且他还告诉我,他们医院引进了一批新药。阿炳握着阿木微凉的手。

阿炳,我好想去捉蟋蟀。

阿炳微微低下头去,不去看她。

眼泪肆无忌惮的从眼眶里流出来,那些童年的记忆那么清晰、深刻,而在今后,自己可能要一个人面对这种回忆的伤痛。

阿炳吸了吸鼻腔的泪:好啊,等你出院了,我带你去抓蟋蟀,咱们去抓好多蟋蟀,我们挑个儿大的,我们来斗蟋蟀,把过程拍成视频,以后给咱们孩子看,TA肯定会很开心的。。。阿木。。。他自顾的憧憬着,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阿木别过头去,沉默的流泪。

彼此都没有去安慰对方,似乎,这一刻,再多的安慰都是那么苍白无力,更会打碎这一刻在彼此心中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

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阿炳将阿木的手,放在唇边,喃喃的说着。

过了一个多月,医生告诉他们,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阿木的母亲当时就晕在了走廊,阿炳听后,在哀叫中,一拳一拳的去打着洁白的墙壁,不一会儿白色的墙壁上染上了鲜红的血液。

事后,他单独找到医生。

没别的办法可以治好吗?

药物只能维持,要治根就要移植。

怎么会这么严重,难倒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终末期心力衰竭。

那就移植啊,我出的起费用。

不是费用的问题,是没有器官,而且像心脏这种器官本身就极为稀缺,加上,并不是所有人的心脏都能适合移植,得需要良好健康的供体,而且只能是脑死亡人的心脏。

第二天,阿炳给父母提议,让全家人都做个全面检查,看看身体有没有毛病,父母问起原因,他笑笑,说:防着点不是很好嘛。

阿炳坐在阿木的床边,用手指轻抚她的额头,说:阿木,我给咱爸妈都做了个全面检查,他们的身体都很好,你放心。

阿木努力的牵起嘴角,眨了眨眼:你。。。真好。

亲爱的,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去你的心里。阿炳,笑了笑:公司最近业务比较忙,要在上海开分公司,所以,派我去上海那边工作一段时间。

嗯,去吧,我没事的。

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阿炳亲吻着阿木的手,温暖的眼泪滴在她手上。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一直都会陪着你。阿炳说。

我知道的。

心脏移植手术很成功,医院大力宣传这一成果,各种媒体大肆报道XX市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完美成功。

没人去注意阿木和阿炳以及他们的父母。阿炳的父母在阿木出院后,便离开了这个城市,阿木问其原因,阿炳父母说:回老家养老去。

没人去在意阿木的情绪,她正在满世界的寻找阿炳。

她打电话给阿炳,没人接,发信息过去,好半天才回复过来。

亲爱的,想我了吗?

你在哪里?

在你心里啊。

哈哈,放心吧,我在分公司,上海这边。

你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一年过去。

阿木仍没有等到阿炳归来,但期间仍会和自己信息联系,她提出要去上海找他,但被他拒绝,声称自己工作很忙,她去了会给自己添麻烦。

又过去半年。

阿炳还是没有回来。

她去阿炳的公司,公司表明并未要在上海开设分公司的计划。并说在一年前阿炳就辞职了。

之后一个男人找到阿木,并把自己的手机给她看。

阿木惊讶的长大了嘴:你怎么会有我和阿炳的聊天记录?。

阿炳告诉我,等你病情稳定后才告诉你,但现在这样,瞒不住你了,你去找阿炳的父母吧。

她找到其父母,阿炳的父母终于忍不住落泪。

阿炳,阿炳是不是出事了。

父母哭着点头。

阿炳在哪里,在哪里。她有些激动。

他在你心里,他一直都在你心里啊!阿炳的母亲蹲在地上指着阿木,嚎啕大哭起来。

阿木似乎想到了什么,连连后退。

半年的时间,阿木才从阿炳的事情里走出来。

她来到他们的母校,趴在学校后面的草地里,一动不动,侧耳聆听。

耳边有风走过的声音。

还有。。。

蟋蟀的叫声。

阿炳,阿炳你快看,蟋蟀。阿木寻声而去,一个前扑,一下子就抓到了一个大蟋蟀,将蟋蟀放在透明的瓶子里,在空中晃了晃,露出开心满意的笑容。

阿炳,等我再捉一只,咱们来斗蟋蟀。

不一会儿阿木又捉了一只大蟋蟀,两只蟋蟀在瓶子里蹦跳着。

阿炳,你快看两只蟋蟀真的打起来了耶!

阿炳,你说哪只能胜利呀?

蟋蟀停止蹦哒,她将她们放出去:阿炳,它们好像累了,我也有点累了。

阿炳你在吗?是不是还在睡懒觉,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阿炳,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阿木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阿炳,我好想你,你想我吗?

阿炳,你说的对,我们从未分开过,以前没有将来也不会分开。

阿炳。。。傻子。

她捂着胸口,一直不停的叫着阿炳的名字,对着风中自言自语,眼泪,却落了一地。

阿炳走后她一直这样跟阿炳说话,她怕阿炳孤独,偶尔会给他讲笑话,会规划他两的未来,给孩子取名,以后自己做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阿炳以后就出去工作挣钱,她还规划了他两要去哪里旅游等等。

其实,她知道,不是她怕阿炳孤独,是她害怕自己孤独,害怕自己在这份痛心疾首的孤独中崩溃……

声明:本文“阿炳和阿木的爱情故事”内容来自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站长删除。转载请说明链接:http://www.fengwodai.com/aqgs_3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