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幽默故事
  • 儿童故事
  • 爱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人生故事
  • 寓言故事
  • 名人故事
  • 亲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民间故事
  • 神话故事
  • 当前位置:故事迷 > 鬼怪故事 > 关于《提头来见》的小故事在线阅读

    提头来见

    作者:故事迷 发布时间:2020-06-26 08:56:32 | 来源:鬼怪故事 | 点击:180次

    鬼怪故事【提头来见 】约7235字,预计阅读需要19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争执

    林小渊提前放了暑假,就到H城找自己的高中同学郑涛玩。本来约好,郑涛会到火车站接他,但当他下了火车,却接到了郑涛的电话。对方抱歉地说临时有事,抽不出身来接他了。

    林小渊并不在意,按照郑涛在电话里的指示,坐上了赶往郑涛就读的大学的公交车。车上人非常多,林小渊在拥挤的人群中站着,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挤细了。他正感到郁闷,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兜里。

    林小渊努力地低头一看,只见一只特别苍白的手飞快地从自己的衣兜里抽了出去。好在因为他发现得及时,那只手并没有拿出他什么东西。

    可惜的是,林小渊只看到了那只手,没能根据那只手找出它的主人。尽管没有被偷走东西,林小渊还是觉得一阵心慌。当他把手伸进衣兜里检查时,赫然发现自己的衣兜不但没有少什么,反而多了一样东西。

    林小渊下意识地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看看是什么,手却突然被人抓住了。

    “小偷!”一个尖厉的声音顿时叫了起来。

    林小渊瞬间涨红了脸,大声驳斥:“我不是小偷,这是刚刚有人塞进我兜里的。”喊完这句话,他才看清喊自己小偷的人,那是一个戴着厚厚近视镜的同龄男生。

    “撒谎!东西就在你手里,你还不承认?”那个男生根本不听林小渊的解释,认定他就是小偷。

    拥挤的众人也都站到眼镜男生那一边,喷着唾沫指责林小渊。

    林小渊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气得大脑一片空白,大喊着要报警。这时公交车却停了下来,车上众人在嘲笑、指责中,像清理垃圾一样把他从车上赶了下来。

    林小渊肺都要气炸了,立刻给郑涛打了电话,没好气地在电话里喊道:“赶快来接我!”

    半个小时后,郑涛打车来接林小渊。在郑涛的百般安抚下,林小渊用了好久才平息了愤怒。

    这时,郑涛忽然神秘兮兮地凑上来说:“你还记得冤枉你那个小子的样子吗?只要你能画出他的样子来,我就能帮你报复他。”

    林小渊根本不信,郑涛却信誓旦旦。为了让林小渊相信,郑涛捧出来一个又脏又旧的木盒子,当着林小渊的面打开了。

    林小渊看了一眼盒子里的东西,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盒子里竟然放着一颗血淋淋、似乎刚刚从人身上砍下来的头颅。更可怕的是,那颗人头竟然属于正笑眯眯看着林小渊的郑涛。

    依附之鬼

    因为郑涛就读的大学查寝很严,禁止校外人员留宿,所以郑涛安排林小渊入住的是学校附近的一家小旅店。此刻,二人正坐在旅店的房间里。

    看到那血淋淋的人头,再看对面微笑着的郑涛,林小渊感觉世界变得都不真实了。

    林小渊惊叫一声,推开郑涛就想跑。郑涛牢牢地抓住他的肩膀,硬生生地把他按坐在了床上。

    “别怕,我不是鬼。”

    “那、那这是怎么一回事?”

    “人头是鬼,虽然它长着我的样子,但不是我。”郑涛解释道,“实话告诉你,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这颗人头的人。大概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鬼。那个鬼说,因为我喜欢在网络上和别人对骂,所以吸引了它,要和我做一笔交易。它说,只要我每天晚上到微博、贴吧等地方揪住一个人对骂,它就能依附于我,帮我做事。开始我当然不信,也很害怕。但有一天我特别想收拾一个家伙,就试了试,没想到它真的帮我把那个家伙收拾了一顿。从那以后,我就和它达成了协议:我每天随便找人吵架,它就越来越依附于我,现在已经到了我要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的地步了。”

    林小渊虽然压制住了心里的恐惧,但还是有些不舒服:“你这样随便骂人,不好吧?”

    “都是些陌生人,骂完就忘了,能有什么事?”郑涛不以为然地说,“说吧,你能不能把冤枉你那小子的样子画出来?”

    “差不多。”林小渊说完,犹犹豫豫地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回忆着画出了眼镜男生的样子。

    “OK。”郑涛收好那幅画,说,“光听我说你未必能信,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一定要让那小子为冤枉我的朋友付出代价!”

    之后,两个人又聊了一段时间,郑涛就回学校了。

    林小渊一个人躺在旅店的房间里,心里七上八下,过了好久才睡着。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突然,一阵冷飕飕的风吹醒了林小渊。他睁眼一看,发现房间的窗子打开了。

    林小渊按亮灯,下床去关窗,结果却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手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黏黏糊糊的,触感很不好。林小渊皱着眉头一看,见自己按到的正是滑倒自己的东西,那是一块软绵绵、黄色的东西,看不出是什么,但是很恶心。

    林小渊懊恼地爬起来,正想擦手,忽然看到那黄色的东西竟然在房间里还有很多:地板上、桌椅上、窗台上,甚至床上,都散落着那东西。

    林小渊被恶心得要吐了,就在他打算去找服务员的时候,一块黄色的东西竟然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林小渊气急败坏地把那东西从头上抹下来,正要甩掉,突然看到粘在手上的黄色东西上,赫然埋着一副眼镜。而已经碎裂的镜片后,一颗惨白惨白的眼珠正圆滚滚地瞪着他。

    林小渊“嗷”地怪叫一声,再次跌坐在地。

    这时,林小渊终于知道那黄色的东西是什么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放在自己床脚的盆。那个盆里盛着一种黄色的黏液,黏液里泡着一块块正在溶解的肉和一根根正在销蚀的白骨。从还保持着原样的一部分骨肉里,林小渊完全可以分辨出,盆里的骨肉来自于人体。

    而在那个盆边,一个瘦骨嶙峋、全身黑色的人赤裸地蹲着,正用一个勺子舀着盆里已经溶解的部分,胡乱地泼到房间里的各个地方。见林小渊看它,它对着林小渊“嘻嘻”地笑了起来,没有眼睑的眼睛里流出猩红的血,一直流到牙齿残缺不全的嘴里。

    林小渊瞬间想到了郑涛说的话,惊得连尖叫都发不出来。

    陷害者

    林小渊连外套都顾不得穿,咬紧牙关跑出旅店,在街上晃荡了一夜。

    他不敢报警,因为“驱鬼杀人”这件事他也算是参与者。他给郑涛打了电话,但郑涛关机了。

    一直到天亮,林小渊才联系到郑涛。郑涛迅速赶来,看到林小渊的样子,却只是一阵大笑。然后他去小旅店拿来林小渊的衣物,把林小渊拉到了一家小饭店。

    在小饭店里,郑涛压低声音告诉林小渊根本不用怕。郑涛说,那个鬼只是他们的佣人,它杀死了那个眼镜男生,而且已经处理干净了。

    “我只是想报复他一下而已,你为什么让你的鬼杀了人?”林小渊气恼地问。

    “我们只能驱使它去做事,它具体做成什么样,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那小子被弄死,完全是鬼自己要那么做的,你不用放在心上。”也许早就习惯了那个鬼的可怕举动,郑涛显得很冷漠。

    林小渊不由得对郑涛产生了恐惧,开始后悔自己此行。他正打算寻找一个借口离开H城,郑涛忽然神神秘秘地问:“对了,你只恨这个冤枉你的小子?你应该更恨那个把东西塞进你口袋里的人啊。”

    他的话提醒了林小渊,林小渊瞬间怒火升腾,意识到自己真的忽略了栽脏陷害者。他不由地脱口而出:“对啊,陷害我的人才更可恶!”

    “你有没有看到陷害你的人的样子?”郑涛立刻问。

    林小渊丧气地摇了摇头。

    郑涛想了想,神秘地一笑:“这也不难,山人自有妙计。”

    吃完饭,郑涛拉着林小渊去了网吧。

    原来,郑涛是想利用微博把陷害林小渊的人找出来。

    郑涛判断,林小渊在公交车上遇到的事情,一定会有人发到微博上。于是他在微博搜索栏输入关键词,成功地搜索到了几条同城微博。

    那几条微博里,有两条配了视频,是博主录下来的车上吵闹时的片段。

    郑涛分析,当时车上那么挤,陷害林小渊的人肯定不可能迅速转移到远离林小渊的地方,所以一定在视频画面之中。两个人认认真真地看着视频,很快发现群情激奋的视频里,有一个男子一言不发地站着,试图趁乱远离林小渊。

    “这个人很可疑。”郑涛说。

    林小渊却冷着脸,指了指视频上那个人扶着车厢高处扶手的手说:“不是可疑,就是他,我认得他的手。”

    意外之变

    找到了陷害者,林小渊在郑涛的煽动下,终于决定再实施一次报复。

    林小渊没有勇气独自面对那个鬼,所以郑涛这晚和他一起住在了小旅店里。

    晚上,心里有事的林小渊根本睡不着,郑涛却若无其事地早早睡了。

    林小渊开着床头灯忐忑地等着,一直等到深夜,也没见那个鬼出现。

    困意一波波袭来,林小渊终于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只睡了几秒,就身体一震,惊醒过来。这时,他发现身边的郑涛不见了。

    林小渊顿时心慌起来,猜想郑涛可能去洗手间了。他赶紧过去找,但洗手间里根本没人。林小渊没有勇气等待,赶紧拨打了郑涛的电话,但郑涛再次关机了。而且,他发现郑涛的衣物全都不在房间里了。

    林小渊心中生出一团怒火,暗骂郑涛不讲究,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再次被郑涛鼓动。他正在胡思乱想,突然看到自己的影子抬手在自己的腿上敲了三下。

    此刻,林小渊站在床边,床头灯在他的斜前方,他的影子却也在身前的床上。他绝对没有做出敲腿的动作,他的影子却自己动了。

    看到自己床上的影子时,他发现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

    林小渊如坠冰窟,浑身冷透了。这时,床头灯骤然熄灭,黑暗顿时包围了他。

    接着,黑暗中响起一阵轻微却尖锐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扑了过来。

    林小渊吓得大叫,本能地凭着印象摸起了床上的那把刀,没头没脑地挥舞起来。

    刀分明砍到了什么,林小渊也顾不得了,只是下意识般挥着刀。

    不知过了多久,林小渊才停了下来。同时,房间里的灯猛然亮了起来。

    双眼一阵刺痛,林小渊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却听到了郑涛的笑声。

    再睁开眼,林小渊首先看到的是满地的血。然后,他看到床上多了一个人。那个人被绳子捆着吊在天花板上,此刻已经被砍得血肉模糊,很多地方露出森森白骨。他的肚子也破了,内脏流了出来,悬挂在两腿之间。

    显然,这个人是被林小渊砍成这样的。

    而刚刚消失的郑涛也出现了,他正得意地笑着,好像看了一场自己导演的好戏。

    “这、这是你弄的?”林小渊刚刚接受了鬼杀人,就升级到了自己杀人,已然吓得浑身直抖。

    “是啊。”郑涛痛快地承认了,“本来今晚是要让我的鬼来办这件事的,但它突然另有任务,就让我先自己杀死这个家伙,回头它来收拾现场。我想也许让你手刃仇人你会更解恨,但又想到你没有那个胆子,所以就设计了这么一个小把戏。”

    林小渊听得阵阵发蒙,没想到自己就这样成了杀人犯。

    “那、那这现场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嘛,一会儿我的鬼就会来收拾。”郑涛无所谓地说,“走,我在隔壁也开了房间,咱们先去那里睡。”

    火车惊魂

    在郑涛熟睡的呼吸声中,林小渊痛苦地煎熬着。还没等到天亮,他就叫醒郑涛,偷偷地跑回了原来的房间。还好,鬼真的来把房间里杀人的痕迹和尸体全部收拾干净了。

    之后,郑涛赔林小渊吃完早饭,又上课去了。临近考试,他说不敢放松。

    林小渊则直接去了火车站,这个给他带来噩梦的城市,他一刻都不想停留了。

    回老家的火车没有票了,林小渊便买了返回自己大学所在城市的票。上了车,他才给郑涛发一条短信告了别。

    郑涛不知道是不是又关机了,没有回复。

    两夜没睡好了,火车慢悠悠地行进着,林小渊躺在卧铺上沉沉地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到了晚上,车厢里已经熄了灯。林小渊觉得小腹有些胀,于是拿出手机照着亮来到了厕所。

    解决完问题,林小渊还没有来得及提起裤子,身后厕所门忽然响了一声,有个人闯了进来。

    林小渊一惊,以为自己忘了锁门,赶紧拉上裤子回过了头。随即,他看到了一个无比可怕的人。

    那个人特别肥胖,但那胖不是因为他皮肤下的肉多,而是他皮肤外粘着大块大块的腐肉。那是些黄白相间的腐肉,像粗糙涂抹在墙体上的水泥,抹遍了那个人的全身。而那些腐肉之下,那个人的身体不停地流着血,肠子都坠出来,悠悠荡荡地挂在小腹下。

    林小渊惊叫一声,吓得仓皇后退,一脚踏进了厕所的蹲便池。这时,一只枯干的手臂从便池冲水口猛地伸出来,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小腿。

    林小渊顿时被拉倒了。他拼命地挣扎着,嘶声叫着救命,却没有惊动一个人。

    便池里的手力量非常大,林小渊觉得自己即将被拉进冲水口了。这时,那个浑身粘着腐肉的人却对他伸出了手。

    那只手上同样粘着腐肉、鲜血淋漓,但林小渊只能去拉。于是,他被那个可怕的人拉了起来。抓着他小腿的那只枯干的手臂也被拉了出来,连带着还拉出了半个肩膀、半个脖子和半张脸。

    林小渊也顾不得细看,站起来后就狠命地推开那个浑身粘着腐肉的人,想要逃出厕所。这时,那个浑身粘着腐肉的人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林小渊瞬间被冻结了——那个浑身粘着腐肉的人发出的是郑涛的声音。

    点天灯

    那连带着肩膀、脖子和半张脸的枯干手臂,被可怕的郑涛重新冲下了下水管。接着,郑涛用一个肥大的连帽衫遮住了自己,竟然拉着林小渊跳了火车。

    夜色里,郑涛拉着林小渊走了很久,最后走上了一条公路。他们拦了一辆出租车,重新返回了H城。

    二人又躲进一家小旅店,郑涛冲洗掉了自己身上的腐肉,身上的伤可能因为远离恶鬼,恢复了很多。然后,他对林小渊说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追到火车上的原因。

    郑涛说,他上了他那个“佣人鬼”的当。原来,那个鬼叫他总是在网络上骂人,是因为那样会积攒一个人的罪孽和别人对他的怨气。当一个人被太多的怨气包围,他的身体就会沦为恶鬼最佳的栖居地,轻轻松松就会被鬼上身。

    原来,那个鬼还以为需要很长时间来积攒别人对郑涛的怨气,但郑涛因为得到了那个鬼给的一些甜头,变得胆大了,竟然开始利用鬼杀人。于是怨气迅速积累,针对郑涛的怨气飞速地达到了鬼需要的程度。

    “那么,你现在是人是鬼?”林小渊听了郑涛的话,恐惧地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现在我还是人,那个便池里钻出来的才是鬼。”郑涛说,“它本来已经上了我的身,但是我急中生智,对他说其实你才是最佳的怨气载体。你并没有我之前一样的适应期,就能下借鬼杀人的狠心。它上了当,动了贪心,所以带着我来追你,才给了我机会逃离它。”

    “你这个混蛋!”林小渊脱口骂道,“你竟然让它来抓我?”

    “小渊,你别生气,我这也是缓兵之计。我落到今天这样子,怎么说也是为了帮你。现在我们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一起想办法,消灭掉那个鬼。”郑涛黯然地说道。

    “它可是鬼,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消灭它?我们可能只有被它弄碎成一块块儿地消灭吧?”林小渊气恼地讥讽道。

    “办法总是有的,其实,我虽然贪心地和它做了交易,但其实早就做了防范,准备了一些杀鬼的方法。”

    “什么方法?”

    “点天灯。”

    提头来见

    郑涛所谓“点天灯”的方法,原来是要弄到一个人的头,然后用一种咒符把鬼引到那颗头里,最后用强酸腐蚀掉那颗头。

    林小渊不想也不敢再杀人,但现在为了活命,他终于还是被郑涛说动了。

    然后就是选择目标,郑涛说,他早已经选好了目标。

    原来,郑涛选择的目标,就是公交车上偷拍林小渊被人围攻的视频并发到微博上的那个人。他的意思是,那个人也算是变相攻击了林小渊,也不算是完全无辜。

    他们两个认真、仔细地检查了那个人的微博,从而发现了对方的一些信息和喜好,甚至找到了对方的QQ号。认真商量了一番之后,郑涛添加了那个QQ号。

    然后两个人一直等待,天亮之后,郑涛的添加获得了通过。

    郑涛立刻给对方发过去了消息,谎称自己是一个网络推手,专门制造热点事件、炒微博账号。他发现了对方微博上的视频,想详细了解一下具体事件,并购买对方的原始视频。

    郑涛很有语言煽动能力,成功地打动了对方,做出了见面的约定。

    拖延到夜晚,郑涛开着一辆租来的车,拉着林小渊和那个人见了面。

    之后,郑涛又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煽动,成功地让那个沉浸在赚钱美梦里的人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废置待拆院落。

    当被一棍子打晕,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得结结实实扔在地上后,那个人哭号起来,哀求郑涛他们放过他。这时,林小渊在他的面前蹲下来,用手机的手电照着自己的脸,让那个人回忆起了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那个人放弃尊严,赶紧哀求,说自己知道林小渊那天是被陷害的,愿意帮他作证。

    但他的忏悔为时已晚。

    郑涛拎着一把夸张的斧头走了过来,把斧子递给了林小渊。

    林小渊虽然努力装出一副狠样子,但握住斧头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恐惧。

    “要我做啊?我不敢。”

    “没办法,只能你来做。我身上的怨气已经太多,如果我来做,他死了,怨气会第一时间扑到我的身上,立刻把恶鬼引来,那我们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郑涛无奈地说。

    林小渊没办法了,只能咬牙接过了斧头。走到这一步,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那个人使出所有力气号叫着、哀求着,林小渊屏蔽了自己的同情心,仿佛真的变成了一个恶鬼,高高地举起了斧头。

    毕竟没有做过这种事,林小渊咬着牙一斧头下去,竟然没有砍到那个人的脖子,而是砍到了脸。

    斧子足够锋利,那个人的号叫瞬间被砍断,大半个脑袋立刻歪向一边,仅靠着一点儿脸皮垂在了肩膀上。

    看到那个人断头的横切面,完全暴露出来的舌头和下牙,倒置的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睛在血瀑布后面瞪着自己,林小渊“咣当”一声扔掉了斧头。

    好朋友一辈子

    林小渊砍掉了那个人大半个脑袋,好在郑涛表示那样也可以用。

    之后的工作就交给郑涛了,他用一些黄纸写了好多林小渊看不懂的文字,然后烧成灰,用那个人的血和了,涂抹到了那大半颗头上。

    可是,郑涛没有如之前所说的那样,用强酸腐蚀掉那半颗头。林小渊焦急地问,是不是恶鬼还没有被引来?郑涛叹息一声,竟然说恶鬼早就来了,只是需要腐蚀的头,并不是那半颗,而是林小渊的半颗头。

    林小渊悚然变色,然后,他才从自己的老朋友嘴里终于听到了真相。

    原来,郑涛仗着自己言辞犀利,经常在微博上因为各种意见相左和人对骂,甚至单方面咬住一些不善吵架的人骂个不停,享受“胜利”的喜悦。在那样的过程里,他没想到自己辱骂的一个少年正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住院。被他辱骂之后,少年病情加重,离开了人世。

    少年死后,他的鬼魂把被郑涛骂过的所有人的怨气都引到了郑涛的身上,不时地折磨他,使他成了一个活鬼,痛苦万分。那个帮林小渊报复的鬼,其实就是他本人。为了逃脱,郑涛找到了一个“移魂”的办法——找一个常常在一起,又有“恶气”的人,把自己的魂移到那个人的身体里,只把肉体留给少年的鬼魂去折磨。当然,林小渊就是他选择的那个人,而且已经成功地被他培植了身上的“恶气”。因为他不能让自己彻底变成林小渊,所以他又设计了这个换头的方法,打算用咒符给林小渊的身体换颗脑袋。可惜,因为林小渊的失误,现在只能换半颗脑袋了。

    “小渊,你是我的好朋友,你帮了我这次,让我和你合成一体,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了。”讲完了可怕的真相,郑涛假惺惺地对林小渊说。

    林小渊顿时蒙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立刻破口大骂。

    只可惜,他的骂声和刚刚被他砍死的那个人的哀求一样,丝毫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那把才被他扔掉的斧头,已经被他的好朋友郑涛拎在了手中……

  • 本文标题:提头来见
  •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dai.com/gggs_1050/
  • 本小故事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故事迷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提头来见
    下一篇:古墓生存法则

    专题名字

    故事迷 - 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小故事大道理。
    苏ICP备12007328号-1 Copyright © 2010-2021 www.fengwodai.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发邮件(jdmws66@126.com)联系客服 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处理!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行业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