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幽默故事
  • 儿童故事
  • 爱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人生故事
  • 寓言故事
  • 名人故事
  • 亲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民间故事
  • 神话故事
  • 当前位置:故事迷 > 鬼怪故事 > 关于《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的小故事在线阅读

    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

    作者:故事迷 发布时间:2020-08-21 13:25:40 | 来源:鬼怪故事 | 点击:89次

    鬼怪故事【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 】约6532字,预计阅读需要17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1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

    它到底是那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的猫就是猫精了。所以,雨熙觉得“白衣”就是猫精!

    没几天就过年了,家家户户放爆竹贴春联,特热闹。

    教书先生给放了寒假,雨熙兴高采烈往家跑,路过三叉路口,看见一个老乞丐正在掏雪吃。雨熙看了心里难受,就摸出钱来给他,老乞丐低声说谢谢。走了几步,雨熙想起书包里还有家里准备的午饭,又跑回去一同给了他,举步刚要走,老乞丐把雨熙喊住了。

    “请问姑娘可是郑家的小姐?”

    雨熙点点头。

    老乞丐道:“你家宅子不太平啊!”

    雨熙一惊。

    老乞丐又道:“小姐家处乱世福地,引来不祥之物在此避祸。”

    雨熙笑问:“何为不祥之物?”

    老乞丐见她似不信,叹了口气。

    2

    回到家雨熙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刘管家,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不祥之物,我们家就有只猫啊!”雨熙平日里和刘管家很亲近,因为雨熙小时候在河里溺水是刘管家救的。

    两人正说着,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刘管家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失去了踪影。“白衣”走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雨熙也停了笑:“这死猫,像鬼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不是在外面偷听吧?”

    白衣转了一圈,又狠狠瞪了刘管家一眼走了。刘管家好半天没出声,大冬天的头上竟然滴下一颗汗珠。

    “刘叔你没事吧?”

    “我觉得白衣真不是一般的猫,而且它的眼神像是想杀了我。”

    雨熙笑:“它只是个猫罢了,还能把人怎样?”

    刘管家道:“等真出事的时候就晚了。”

    可没想到,没出正月刘管家的话就应验了。

    老式的宅子都有一间专门供奉祖先的祠堂。青砖白瓦,木制大梁,四框轩窗,黄色蒲团,祖先牌位一个个罗列在进门就能看见的木架上,十六盏长明灯摆在牌位两边、窗口,还有两只挂在大梁上。

    平日里长明灯高高挂在半空中,并不点燃,只有清明、春节这样的日子,仆人们才会架着梯子在长明灯中续油点燃。初五那天,刘管家独自一人在祠堂中打扫,不知怎么,烈火瞬间熊熊燃烧,蔓延了整间屋子,刘管家的惨叫声在深夜里一声声响起。

    雨熙昏昏沉沉地坐起身子,睁开眼,红彤的火焰在窗上辉映出鬼影重重,满眼皆是。

    雨熙吓得发不出声来,红色的火光照映在身上仿佛有了温度,烤的发烫,好半晌她才沙哑着嗓子坐在床上开始喊:“爹!娘!奶奶!刘叔!”但她的声音小的像猫叫一样,瞬息淹没在嘈杂中,她顾不上穿鞋就往外跑。

    祠堂离雨熙的房间很近。一推开门她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热风灼焦了前额的头发,雨熙看见那被烧的一片火红的祠堂,里面还依稀有人在拼命挣扎嘶叫着。

    她见了大骇,刚要开口叫救火,还没喊出口,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气,紧接着她眼前一道白影闪过,竟直冲面门而来!

    雨熙面颊一热,还没看清头部就被击中了。

    雨熙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3

    雨熙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

    梦里漆黑一片,脚下的路不知通向哪里。当前面有了微光时,她高兴地奔了过去。

    前面是一口烧着旺火的大锅,香喷喷的食物在锅里翻滚着,饥饿如火般灼烧着她的肠胃。雨熙顺手拿起锅里的勺子连汤带肉舀起一勺放进嘴里。随着汤汁滑落入食道,浓香立刻在味蕾上荡漾开来,温暖流遍全身。雨熙真饿了,这一大锅肉汤一会就被吃光了。

    还是饿,她拿着勺子掂起脚尖向锅底捞着,勺底碰到个硬硬的东西,很沉,用劲把它勾了上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刘管家!雨熙双腿发软,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刘管家的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全身的皮肤被烫的稀烂,然而脸还能让雨熙辨认出来。

    “刘叔?”雨熙轻唤了一声。

    心里升起一股恐惧,让她想逃。只要离开就没事了!雨熙转过身刚想跑,忽然一只手搭上她的颈部。冰凉的触感,冷到骨髓里。

    她的身体一下僵硬了,喉中含糊着想说话,但吐不出半个字。不是刘管家,是鬼!是鬼!

    雨熙回过头,正对着那人的胸口。腐烂的肌肉和内脏纠缠在一起散发着恶臭,她颤抖着身体抬头望向他的脸,那没有唇的嘴一开一合,说着:“我的肉好吃吗?”

    4

    雨熙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全家人都围在她身边。

    转着眼珠子看着惶恐的家人,爹、娘、还有奶奶,白衣也在,惟独没有刘叔。想到他,雨熙全身不可抑制的战栗,胃里不停翻腾,呕出了一滩黄色的苦胆汁,接着又一阵阵翻江倒海。

    受了惊吓,雨熙一直卧床。听下人说刘管家被火烧伤正在休养。雨熙想,看来那梦是假的,刘叔只是被火烧了,并没有死。雨熙想着等自己能下地了便去看望他,可一想去就难免想到那梦,总是心有余悸,一拖二拖,倒是刘管家先来看望雨熙了。

    他穿着高领对襟大衫,全身包裹的很严实,看脸没什么伤。他说着火时正在擦地,手边有一桶水,虽身上被灼伤,但至少护住了脸。

    刘管家笑着说真是大难不死,并询问雨熙是怎么晕倒的?

    雨熙道:“没看见是什么,白影一闪我就倒下了。”

    刘管家喃喃道:“没有看见啊,太可惜了……”

    一转念,像是想起什么,神秘兮兮的靠近雨熙道:“小姐知道为什么着火吗?”

    雨熙道:“下人们说是绑长明灯的绳子断了落下去着的火。”

    刘管家道:“非也非也!那绳子三根拇指粗,怎的说断就断了?还正好扣在我身上?”

    雨熙无语了,刘管家说的也有理。那是有人故意的? “其实是白——” 雨熙忙竖起身子听,这时却来人打断了他。 “刘管家的伤好些了吗?” 门口进来一老妇人,古铜色闪万字的锦缎衣裙,头上叉着一支玉簪,臂弯里抱着“白衣”。

    刘管家马上回答:“承老夫人关心,已不碍事了。”

    “不碍事就好,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哪样缺了刘管家都不可啊……”

    刘管家忙道:“老夫人言重了。”

    郑老夫人话锋一转对雨熙说:“刘管家忙,你添什么乱!

    雨熙道,”我哪有?“

    刘管家听了这话忙起身告辞:”老夫人和小姐慢慢谈,在下有事要做,先行一步。“

    待刘管家走了以后,郑老夫人缓缓回过头,”有些人捉风捕影,没事偏要造出些事来嚼舌头。“

    ”熙儿可不要被人利用了啊。“

    说完,郑老夫人又交代了一些好生养病的话就走了,雨熙看着奶奶的背影疑惑顿生,而这时窝在郑老夫人臂弯里”白衣“回过头,异色的双瞳中闪着微笑。

    5

    有些事情不说不代表不想,奶奶是说刘管家吗?刘管家没来得及说出的”真相“又是什么呢?还有那”白衣“的笑好奇怪!

    ”这宅子有不祥之物“,老乞丐的话突然闯进了雨熙的脑海,她一下想到了什么,但自己也不敢确定,那太荒唐了。

    她想到的是”白衣“。

    有可能吗?即使再通灵性,”白衣“也只是一只猫而已呀!而且它和刘管家能有什么仇?

    还有那天自己为什么晕倒,记得好像有个白影一闪过去,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线头在雨熙脑中缠绕成一团乱麻,她决定自己把它揪出来。

    雨熙给表姐杜子鹃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怪事,并把怀疑”白衣“是妖怪的事也写了进去。

    子鹃表姐自小就对神鬼感兴趣。回信道:”白衣“的年龄既然至少在三十五年以上,算是猫精了。”白衣“有此修行该极为惜命才对,没有理由冒然伤人,除非……除非是有人挡了它成仙,或者这么做能使它加速成仙。

    雨熙看完信,手心都给惊出了冷汗,虽然早有怀疑,可如今表姐也这么说。

    第一次,雨熙在自己家里感觉到”冷“。

    雨熙把表姐的信笺拿给奶奶看,谁知郑老夫人看过淡然道:”这乱世怪事多了去了,凡事要较个真,到处都是人皮妖魔。“

    雨熙再找爹爹商量竟然也是一样的回答,她气得直跺脚,如今怎么看”白衣“都是妖怪了,家人不信,她想到了刘管家。

    6

    刘管家听完雨熙的话也是一副后怕的样子,小声叨念着”怪不得怪不得“,并问雨熙有何对策。

    雨熙道:”有办法就不来和你商量了!这东西是个妖怪,我们凡人能奈它如何呢?“

    刘管家神秘一笑:”小姐莫怕,凡人也有治它的办法!“

    雨熙忙问:”如何?“

    刘管家道:”我们家乡有个专除成精老猫的办法。就是捉住猫后,用刀围绕猫脖子先划一道口子,割断它的头,再从划开的脖子处用刀往下豁开肚子……“他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开膛破肚的动作,雨熙听得心惊肉跳。

    收回手,他接着说:”豁开猫的肚子,从脖子开始抓住猫皮往下撕,撕到尾巴末梢的时候把猫皮完整剥下来,就成了!“

    雨熙用手捂着嘴颤抖着说:”要杀便杀,作甚还要剥皮?“

    刘管家道:”杀当然是要杀,但死而不僵谓之妖,若是老妖怪的皮不作法烧掉,它还会复生。“

    雨熙说:”杀了还可以复生?“

    ”当然,只要还有气在,就可以复活,但……烧了它的皮毛没了依凭,这没了皮的畜生就算有命也没的活了。“

    雨熙喃喃道:”那也只好这样了……但,这事谁去做呢?“说着,雨熙看了看刘管家。

    刘管家见了连连摆手道:”小姐可不要看我,‘白衣,放火烧我的事,老夫人、老爷都不相信。若是它真出了事,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我!“

    雨熙道:”那,找个嘴巴严实的下人?“

    ”不可不可!“刘管家道,”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迟早会泄密,而且,也难保他不会告密。“

    雨熙道:”那谁去呢?“

    刘管家道:”有个人倒是可以,但……就怕她不肯。“

    雨熙问:”谁,刘叔快说!“

    刘管家看了雨熙一眼,道:”就是小姐你啊!“

    ”我?“雨熙叫了一声,”我不行的!我可不敢!“

    刘管家道:”所以我说你不肯啊……“

    7

    过了春节就入了夏,天气一天比一天热。

    晚间开始有了娱乐活动,例如通宵堂会,戏文通常都要唱到天明的。

    ”熙儿你今年真的不去了吗?“郑老夫人在临走时问雨熙。

    垂着深黑的眼,雨熙道:”奶奶,我头有些疼不想去了,再说戏年年听。“

    ”那好,你不想去就算了,我和你爹娘去看看就回来。“

    ”不要啊,奶奶!“雨熙道,”您要听戏尽管尽兴听,还顾及我做甚,把’白衣‘留给我做伴好不好?“雨熙照着刘管家编的话往下说。

    ”那……也好。唉,偏偏刘管家今天又请假回乡了,我担心你害怕……“

    ”没事的!我有’白衣‘呢!“

    关上了大门,郑老夫人转了个弯对丫鬟小翠交代:”你留下来,晚上看着点小姐。“

    等到夜深人静,雨熙偷偷溜进郑老夫人的屋,”白衣“正在床上眯眼打盹。

    雨熙轻声道:”’白衣,白衣‘,我们一起玩吧!给你鱼儿吃!“

    ”白衣“半张开眼,看是主人的孙女,摇摇尾巴,没动弹。

    见”白衣“不动,雨熙从口袋里掏出小鱼干递到它嘴边,”’白衣‘乖哦,小鱼好香,来吃吧!“

    鲜香扑鼻而来,”白衣“闻了闻,张嘴大嚼起来,没待一炷香时间,就”砰“的一声倒下了。雨熙想刘管家的药真好使。

    用袋子装上”白衣“,雨熙匆匆忙忙提着它走向后院废弃的屋子。从袋子里拿”白衣“出来时,不知为何,雨熙手抖的厉害,额头也冒着虚汗。

    按照刘管家吩咐的,她把”白衣“的嘴用布塞住,再拿出红绳在梁上绕过后紧紧绑住猫的尾巴,红绳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放手时它已经被稳稳的吊在了半空中。

    可能是折腾,可能是药效过了,”白衣“苏醒过来,一睁开眼,就看见小主人正拿着寒光凛凛的刀在逼近。”白衣“开始拼命挣扎,但尾巴被牢牢绑住无法动弹;”白衣“想叫,可嘴巴已被布紧紧塞住发不出声。

    雨熙握着刀不知如何下手,刚想靠近些,就被猫的利爪挠出几道血口子,鲜血直流。不能再拖了,时间无多家人一回来机会就没了。

    想到家人,雨熙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一刀捅到了”白衣“的腹中!

    鲜血狂涌,”白衣“从嗓子眼发出”呜呜“的悲惨叫声,异色的双瞳死死盯着她。雨熙闭着眼睛一刀,又一刀下去……

    ”白衣“渐渐不再挣扎,小屋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雨熙满身鲜血,突然想起来还要剥皮。雨熙慢慢走过去,笨拙的举起,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墙外传出碎石掉落的声音。

    有人!雨熙跑到窗边,跑远的人像是奶奶房里的小翠。

    怎么办?先去找刘管家!

    8

    一路小跑到城隍庙,刘管家等待多时了,看到雨熙满身鲜血鬓发蓬乱的样子知道事情成了。

    ”刘叔!大事不好了!“雨熙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小姐快把刀扔下!“

    ”我杀’白衣‘时被小翠看见了!“

    ”’白衣‘死了没?它的皮呢?“刘管家似乎并不关心小翠看到了。

    ”皮?’白衣‘的皮我忘拿了,不过我在它肚子上捅了很多刀。肯定活不成。“雨熙十分确信。

    ”唉……“刘管家皱了眉头,”一切都完了。“

    ”怎么完了?“雨熙抓住刘管家的手,”我去向奶奶承认,刘叔不用担心!死了的猫奶奶还能当什么宝?我们明天去拾了’白衣‘的尸体回来烧掉也一样。“

    ”不,不一样的,小姐。“刘管家看着雨熙的眼睛说:”对你来讲也许一样,对我来讲就完全不同了。呵呵……这老狐狸精,还是没算过她!“

    ”刘叔你说什么?!什么老狐狸?“

    ”我说——“刘管家逼近雨熙,”’白衣‘是只猫精!你奶奶是只老狐狸精!“

    他好像一下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还有你,小姐!“他一指雨熙的额头道,”我提醒过你要完整的皮,可你却把它捅成了蜂窝!“

    ”刘叔你在说什么!“雨熙不可思议地大叫。

    刘管家一把撕开烧伤后一直穿着的长衣。

    密密麻麻大小无数的疤痕,纵横遍布在他暗褐色的身躯上!但最恐怖的不是这个,雨熙注意到刘管家满身的伤痕下根本没有一丝皮肤!”白色“的筋头隐没在肌肉的纹理之中,随着动作清晰可见蠕动的样子。

    雨熙吓倒在地上!

    ”这就是你家老狐狸精的宝贝’白衣‘干的好事!“

    刘管家呵呵怪笑道,”那天它本想烧死我,也差点成功了,但它想不到我竟会把自己的皮活生生撕下来保命!哈哈!“

    ”你,你……“雨熙指着狰狞的刘管家,”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姐你还记的吗?有个老乞丐对你说过,家里有不祥之物。其实在你家避祸的是我!“聚集妖力,刘管家伸出筋肉纠结的大手,指甲锐利如刃。

    锋利的指甲闪着寒光一指雨熙,刘管家道:”动物和人没了皮都活不成,这方圆几百里成精的妖怪只有’白衣‘,我本想借你手得到它的皮续我命,但你却把一切都搞砸了!再找一个成精老猫何其难也,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小姐,你的皮就借在下一用吧!“刘管家手上的指甲以闪电奔雷之势深深插入雨熙的肩膀!巨痛从肩膀蔓延,雨熙耳边嗡嗡作响,眼前金花乱冒。

    雨熙一头冷汗栽倒在地上,声音凄厉的大叫挣扎着,身体似抖糠一般,哀求着,”刘叔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我也不想死啊!“刘管家的眼睛在月光下变的深红,一手掐住雨熙的脖子,”小姐你放心,我看着你长大,不会让你很疼的……“

    雨熙的气息渐渐微弱了,她迷迷糊糊地想,是自己冤枉”白衣“了……

    忽然空荡的庙宇传来一声猫叫,”喵呜——!“

    9

    一道白光倏地扑向纠缠的两人,刘管家惨叫着松开掐住雨熙脖子的手。

    来的竟然是”白衣“!

    一见到老对头,刘管家马上转移作战对象。

    ”想不到你还没死,看来郑雨熙捅你那几刀太温柔了!哈哈哈!你以为你还能救这丫头吗?今天我先解决你,再剥这丫头的皮!“

    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在月光下静谧的城隍庙开始了生死之战!两个影子缠斗了许久,地上尽是散落的不知是谁的鲜血,”白衣“终因有伤在先体力不支而被刘管家攥住脖子压倒在地。

    ”哈哈哈哈……“刘管家不禁纵声大笑。

    雨熙趁乱捡起刀子冲上前,一下砍中了刘管家的脖子!

    ”你!“他疼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向雨熙扑去!

    雨熙吓得连连后退,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完了时,刘管家却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样停了下来——他看着自己的胸口,四只利爪穿胸而过。”白衣“的最后一击。

    再有不甘,身体也倒了下去。

    过了一会,”白衣“俯在地上也没了动静,空气中只剩下雨熙的呼吸声,整个庙宇充满了死气。

    雨熙提着刀子小心靠近”白衣“,它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冷了。

    雨熙伤心极了。内疚、自责、惭愧各种心绪一齐涌上心头,眼泪哗哗流下脸庞。

    回首看刘管家死的地方,雨熙惊讶地发现地上已经没了人,掀起他那件被血浸染的长衫,里面竟是一只大老鼠!

    雨熙醒来时,奶奶就坐在床边守着她。雨熙迫不及待地讲述了昨夜的经历,”奶奶你知道吗?刘管家竟然是只大老鼠!“

    ”哦……这样啊……“郑老夫人叹了一声。

    雨熙很不满奶奶的态度,”他是个老鼠!老鼠!是妖精啊!奶奶怎么也不在乎?“

    郑老夫人垂下眼皮,”我早猜到了,只是没想到,是个鼠精罢了……“

    ”啊?!“雨熙惊叫,”您知道?“

    ”你年纪小看不清楚,我这老骨头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识过?“见雨熙害怕的样子,郑老夫人笑笑,”家里出了耗子又算什么稀奇呢?“

    ”奶奶竟然知道他是妖精还让他留在咱家?为何不赶他走?“

    ”妖怪不能赶。赶它走还不遭它报复?何况赶走了一个,谁知道还有几个进来?“抚着雨熙的头,郑老夫人接着道,”我不赶刘管家走,也是因为他在你小时候救过你,想着这些年多少有些感情。只是没想到,他野心越来越大,不仅要害’白衣‘,竟还想杀你……畜生就是畜生……“

    ”奶奶,我和您说,您可千万别伤心,我不是故意的,’白衣‘,它……“雨熙吞吞吐吐,郑老夫人以为她还在内疚,便说:”它是受了点轻伤,你平安无事就好。“

    雨熙一愣,”白衣“不是死了吗?怎么是轻伤?

    ”奶奶,’白衣‘……“雨熙不知该怎么问。

    ”’白衣‘昨天先你回来,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在里屋呢……哎!熙儿你去哪儿?“

    推开奶奶的门,看见细柳编制铺着雪白柔软棉锦的窝里,”白衣“正趴着细细舔弄爪子上的毛,雨熙进来,它也没挪动,只用那双异色眼瞳瞄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冷笑的模样。

    果然只是轻伤,腹部缠了几圈纱布,被刘管家抓破的喉咙完好无损,但是雨熙发现,颈部的毛色有些不对,泛着灰色,隐隐似有两层皮毛。

    一股寒气从脊背升起,究竟是什么东西回来了……

  • 本文标题:恐怖灵异故事之老猫
  •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dai.com/gggs_1307/
  • 本小故事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故事迷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专题名字

    故事迷 - 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小故事大道理。
    苏ICP备12007328号-1 Copyright © 2010-2021 www.fengwodai.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发邮件(jdmws66@126.com)联系客服 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处理!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行业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