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蛹的鬼怪故事

作者:昊然 来源:鬼怪故事 时间:2021-04-03 07:30:04 浏览:120

鬼怪故事【寄生虫蛹的鬼怪故事 】约5595 字,预计阅读需要14 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将手袋随手扔在沙发上,张晓雅一下摔进柔软的大床,她的嘴撅得老高,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但她还是没有消气。

她刚才和男友文均去看电影——是文均建议的,名字叫《血钻石》。

电影满好看,可是刚从正大广场的影厅出来,文均就开始不停地碎碎念,说了一大堆不买钻石戒指的必要性……

好啊!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不打算买晓雅看中的那对订婚戒指,而打算用便宜一些的戒指替换一下。

哼!他当结婚一辈子能有几次啊?上海小男人就是抠门!省钱都省到订婚戒指头上来了——看回头我怎样让他乖乖听话。

不过想到文均大概不出一天就会跑来登门认错,张晓雅总算是高兴了些。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全是大汗,居然就这样躺在干干净净地床单上,真是气昏头了。她马上跳起身,一头冲进了浴室。

真舒服啊!整个身体被水雾笼罩,汗湿的感觉一扫而空。晓雅举起手臂,想舒展一下有些酸痛的肩膀。

咦?这是怎么搞的?肘弯处的皮肤下隐约可见一个个小红点,很浅,粉粉的。

大概是被手袋的链子刮到了吧。晓雅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去管它了,明早就会好的。

……

晓雅姐,大热天的,你怎么还穿上长袖衣服了?晓雅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前台的小吴奇怪地问了起来。

噢,办公室里的空调太凉了,吹的肩膀疼。晓雅随便敷衍着,心里却在不停打鼓,连卡都忘了打,直到小吴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

自从那天看完电影以后,她身上就开始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红点,开始还少,最近几天却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红了。弄得她根本没法穿短袖衣服出门,让她在这大热天里多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热点还不算什么,更让她害怕的是昨天下午医生对她说的话。

张小姐,你这情况嘛……那医生拿着一叠乱七八糟的化验单,甩了又甩,连声地咳,仿佛要从面前的虚空里找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化验报告里都没问题,大概是不明原因的过敏。我给你开点药,你回去试试看……

说了和没说一样!晓雅气呼呼地回想。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红点如果不是已知的疾病,那会是什么呢?想到这里,晓雅又好奇起来,她走进公司的卫生间,锁好门,撸起衣袖,想看一下那些红点到底情况如何了。

呀~!晓雅叫出了半声,后半声被她强行压了回去。

手臂上的红点变大了,一个个有大米粒那样大,红点处的皮肤肿了起来,看上去好像是一粒粒红色的米粒被放在了自己的皮肤下面。

这可怎么办?虽然公司的空调开得很凉,晓雅还是感觉到自己背上的汗珠在不停地往下流,不妙了!情况不妙了!。

周总,我要请假!晓雅几乎是冲出了卫生间……

下午,晓雅坐在协和医院的诊室里,看着对面专拿高价挂号费的白衣老头子摘下眼镜。

是肌肉组织增生。老头子斩钉截铁,用手指来回地指点着一页页的各种化验单。

我可以肯定,那些肿块是肌肉的结缔组织快速增生变成的,组织细胞肿大化,聚集成团,附近的肌肉纤维……

太好了,医生!晓雅松了一口气。这老头子的态度很坚决,该会有治疗的办法吧?

那该怎样治呢?

……老头子一下子沉默了,探出的身子又坐了回去,他重新把眼镜戴了起来,仿佛是要穿上装甲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我还得研究一下,研究一下。据我所知,以前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病例……

喂?是文均吗?好几天不见了,来我这儿吃晚饭如何?晓雅没有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心里像灌了铅。

此时此刻,她最需要的,就是文均的怀抱。她需要文均来安慰她,鼓励她。不然的话,她的精神实在有些支持不住了。

叮咚~!文均果然如约而至。

晓雅猛地冲过去,打开门,自己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太孤单,太恐怖了!她需要立刻看到文均!她需要立刻看到身边有个人!

订婚快乐!打开门的一瞬间,文均马上高喊起来,西装笔挺的他伸出的双手拿着一大束花,还有一个打开的锦盒,里面装着一对戒指。

那正是晓雅看中的那对戒指。钻石在灯光下闪着刺眼的五彩光芒,文均笑得很灿烂。

晓雅一下子抱住文均,痛苦失声,她什么都忘了说,此刻她只想哭,把这些天心里堆积的恐慌和不快都哭出来。也许这样哭过以后一切就会好起来吧?

晓雅?文均奇怪地站在那里,无所适从。也许晓雅的样子太出乎他的意料。

先让我进去再说吧,怎么样?

两人站在客厅中间,晓雅一直在哭,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文均,她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要她放开手,文均就会眨眼间消失不见……

文钧放下花束和戒指,双臂搂住晓雅的身体:好雅雅,别哭了,我就想让你惊喜一下,可你这样也太夸张了吧?来,别哭了,让我亲一个……

文均的手滑上晓雅的肩,晓雅抬起头,她现在确实很想文均吻她,不光是因为爱。

可文均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他眯起了眼睛。

晓雅,你身上怎么了?摸起来怪怪的。

晓雅的哭声更厉害了,她紧紧揪着文均的衣服,断断续续地诉说起来……

没事,我的雅雅一定会好起来的!来,我看看这病有多了不起!文均解开了晓雅的领口,挽起晓雅的长发,晓雅的肩头露了出来。

晓雅不知该不该让文均看自己身上那些讨厌的东西,但还没来得及说话,文均已经看到了她的肩头。

文均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脸凑的更近了,晓雅有些害羞,刚想推开文均,突然觉得文均的喘气声粗重了起来。

晓……晓雅……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你身上的那些东西,好像……文均的手像被电击那样一下子收了回去,晓雅的头发一下子披落下来,几乎盖住了晓雅的脸。

……它们好像是活的……我的天啊!文均咽了口口水,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不见了,双眼大睁,手臂举在面前。

活的!晓雅的眼睛瞪大了两圈,身上的汗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一股寒气从她脚下升起,直入心房。她急忙慌乱地卷起衣袖……

露出的手臂上,十几个长圆形的东西疏密不均地藏在皮肤下面,它们长得比白天时更大了,好像一颗颗红色的豆子。晓雅的眼睛紧紧盯着其中的一个,她的眼睛和手臂贴得很近,在这个距离上,她可以看见那个豆子上依稀有着一条条深浅不同的条纹,看起来好像毛虫的肚皮。

那个豆子突然一动。

是的,晓雅千真万确地看到那个豆子在自己的皮肤下面动了一下。她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臂,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样,另外一颗豆子也微微蠕动起来。

它们是活的!

不顾文均在场,晓雅一把就扯开衬衫的扣子,三两下就把衬衫和内衣全都扔在了地上。

她赤裸的身体上,是数不清地红色豆子,这里一片,那里几个,豆子们一个个身材饱满,脸色红的发亮……

晓雅不受控制地尖叫起来,忘记了自己上身还是赤裸裸的,整个人钻向文均的怀里,不要啊~~~~~~~!

她钻了个空。文均却猛地躲开,他整个人从沙发上坐到了地上,领带歪到了肩膀上,狼狈不堪,满脸是汗。

雅雅,我不是那个意思……

文均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喘着气坐回到沙发上:来,抱抱……

文均的手极其缓慢地伸过来,晓雅能清楚地看到文均的手在微微颤抖,文均的脸铁青,汗水一滴滴从鼻尖和下巴上滑落下去。

文均的手碰到了小雅的肩头,两个人的身体都是一震,但文均这次没有躲开。

有我呢,雅雅。一切都会好的。我们结婚!还要去国外度蜜月,你好了立刻就去!文均的声音都带着颤抖,手臂更是抖得像筛糠,但他还是没有松手。

晓雅的头埋在文均怀里,哭得死去活来……

文均理想中的订婚仪式最后还是没有举行,晓雅的样子差点把他吓死。但是他爱晓雅,从那天起,文均就请了长假,开始在晓雅家里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整整一个星期,晓雅和文均跑遍了全市所有的有名医院,但所有的医生对这种怪病全都束手无策,根本帮不上一点忙。

晓雅身上的豆子已经长得更大了,隔着被撑起的薄薄皮肤,几乎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晓雅身上生长着的,是一个个的茧蛹!血红色的,长圆形的,葡萄大小的茧蛹!无数的细小血管缠绕在这些茧蛹之上,源源不断地将晓雅体内的养分输送给这些茧蛹享用。

有时,一些享受到极舒服的茧蛹还会扭动一下胖鼓鼓的肚子,每当这时,晓雅便会感到一阵阵的疼痛。真是让人惨不忍睹的情景。

晓雅在每个医院的诊室内基本呆不上十分钟,有的医生甚至一看到晓雅身体上的蛹,立刻就躲开了老远。好像晓雅吐出的气息是致命毒气一般。

就连文均接触晓雅的身体时也是小心翼翼,一副墨镜成天戴着,据说这样眼睛就不会看得特别清楚。

晓雅更是痛不欲生。

第八天一早,文均突然有了办法。

这些蛹埋的并不深,就一层皮而已。文均的脸上几天来头一次有了光彩。我们干脆做手术把它们拿出来吧!

行吗……晓雅半信半疑。但这总算也是个可行的办法。

会有伤疤的……

伤疤重要还是命重要!文均这时一点不像个上海男人。

他们跑了几家大医院,那里的医生却都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最后,还是一家私人医院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

这手术的风险很大……金发高鼻的外国医生操着生硬的中文指着X光片和检验报告说。

张小姐的神经和血管和这些奇怪的蛹生长在一起,我不知道……把蛹取出时会发生什么事……

那如果不取呢?文均追问。晓雅正在隔壁的诊室里休息,这个大鼻子医生戴维给她打了些镇定剂,此刻晓雅睡得正香。

哦,很遗憾,那她可能会死。戴维两手一摊。

那还说这些废话干嘛?动刀!文均心里一顿恶骂。

你跟我来。戴维带着文均来到了晓雅躺着的诊室。

诊室右侧放着一张床,床上,晓雅正在药力的作用下熟睡,戴维走到床边,撩起晓雅的头发。

文先生,你看看这里。戴维指着晓雅脖子下的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蛹。正好长在脖子和肩膀的交界处。现在,这个蛹被熟睡的晓雅压在身下,只能看到一小半。

你看,这个蛹已经被张小姐的身体体重压扁了。她背上的那些蛹想必也是同样的情况。戴维推了下眼镜。可是它们并没有破裂,而是像软橡胶一样在随意改变形体。这太可怕了。

文均听的迷迷糊糊,你再说详细点,怎么回事?

我的意思是说,嗯,张小姐体内的这些蛹不像是我们常见的生物。它们的生体构造和已知的生物蛹很不一样。它们的蛹壳……是张小姐自己的身体自动生成的。戴维盯着那个被压扁的蠕动的蛹,呆呆的说。所以我不知道手术时这些蛹会发生什么情况……

文均也是一脸紧张,屋内一时间安静得像真空。只有不知道那里飞来的一只苍蝇,嗡嗡地飞来飞去。

但手术还是要做。

雅雅,睡上一觉,马上就好了。文均握着晓雅的手,口罩后面是一脸温馨。他不放心晓雅的状况,特地也换了衣服,陪在手术室里。

嗯,没错。等一下你醒过来,就会和以前一样了。戴维医生拿着注射器,正准备进行麻醉。

文先生,等一下无论怎样,你都不要乱动。现在你可以去那边坐着了。

根据戴维的手术安排,为了不出意外,他决定把手术治疗分成八次进行,每次清除一部分。为了晓雅的心理健康着想,也为了避免意外,戴维使用了全麻,希望能够达到最好的手术效果。今天是第一次,目的是将晓雅右上臂的六个蛹全部清除,做个可行性实验。照预计,蛹埋的很浅,缠在蛹上面的血管也大多是毛细血管,仔细小心手术的话,晓雅该不会有太多痛苦,而且复原也将会很快。

戴维医生自信满满。他还放了部摄像机在晓雅的床边,一旦手术成功,他立刻就会把这个病例上报到美国的医学研究机构去。让自己出个小名。

晓雅在手术床上睡熟了,戴维拿起尖细的手术刀,开始处理晓雅手腕上的第一个蛹。

锋利的刀刃割开了覆盖在蛹上面的皮肤,皮肤猛地向两边分开,蛹的本体露了出来。紫红色的圆形蛹体上面覆盖着一层粘稠的液体,在蛹的四周,无数的细小血管从皮下组织里伸出来,缠绕在蛹上面。蛹身微微地随着晓雅的心跳一瘪一胀,就好像是晓雅血管的一部分。

戴维显然是受了点刺激,他抬起手术刀,骂了一句外语,稍微镇定了一下,才又俯下身去。

刀子仔细地切断一根根缠绕在蛹上的血管,一小股鲜血从切口里流出来,渗入伤口四周的棉垫中。

随着手术刀切断的血管越来越多,这个蛹也开始大幅度地扭动了起来,像一只被钉在刀下企图逃命的大号肉虫。它看起来好像是在承受极大的痛苦,有一些血管竟被这蛹自己拉断了。

叽~~~叽~~~一种古怪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很近,就在这间小小的手术室里。

什么声音?戴维医生抬起头来。

文均也在找声音的来源。

叽~~~叽~~~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两人四处扫视,最后,四道视线都落到晓雅的身上。

晓雅虽然已经被全身麻醉,但此刻却面露痛苦,身体也在微微扭动。

叽~~~叽~~~那声音居然是从那个正要被割下的蛹里面发出的!而且,随着这叫声,晓雅身体里其它的蛹竟然也开始慢慢扭动起来!

赶快切除它!文均大叫!

戴维也有些慌张了,他急忙开始切断最后几根缠绕在蛹上的血管。

蛹的头部粘连在晓雅的皮下组织上,戴维仔细地捏着蛹不停扭动的身体,飞快一刀!

叽~~~叽~~~

叽~~~叽~~~

叽~~~叽~~~

突然,晓雅身上所有的蛹都开始疯狂鸣叫起来,晓雅的皮肤下,无数的蛹在一齐蠕动!有些地方的皮肤被撑破,紫红色不停扭动的蛹身露了出来。

晓雅面容扭曲,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扭动,任谁都看得出她受着多大的痛苦。

哇啊啊啊~~~~~~晓雅就这样在麻醉状态下叫喊了起来!

她的右腕处,那个手术伤口更是血如泉涌!

呀啊~~~~!晓雅手臂一挥,打落了手术台旁放置着的盘子。盘子里那个刚刚切除下来,还在血泊中蠕动不停的蛹也一起掉落在地。

晓雅的身体猛然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眼睛大睁,居然是用白眼仁瞪着戴维!

叽呀~!晓雅高声尖叫,无数的蛹也一起应和着!

在晓雅张开嘴的那一瞬间,戴维清楚地看到,晓雅的咽喉深处,也长着一个蛹!

上帝救我!戴维不由自主地连连倒退,靠在墙角,连手术刀都掉在了地上。

文均张目结舌,不知所措。雅雅……雅雅……

叽呀呀!晓雅浑身流血,好多蛹从她皮肤下钻出,脱落在手术台上和地面上。

落在地上的蛹不停地蠕动着爬行,向四面八方爬行,可能是要寻找食物吧?

手术台上的晓雅不停尖叫着,不光是皮肤下,在她的肌肉下面内也能够看出一个个蛹嚅动着的轮廓。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为这些蛹的活动食品站了。

戴维单臂抱头,一只手臂指着地面,脸上的肌肉都变了形。那……那个……

文均忍住惊慌,望向戴维手指的方向,他指的是最先切除的那个蛹。

那个蛹的蛹壳上面裂开了一条大口子,蛹里面空空的,黑红黑红。

戴维和文均连忙抬起头四下张望,什么都没有。

地面上都是缓慢爬动着的蛹,间或有一声声微弱的啪咔声传来。

那是发育成熟了的蛹发出的声音。

晓雅在不停尖叫着……

声明:本文“寄生虫蛹的鬼怪故事”内容来自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站长删除。转载请说明链接:http://www.fengwodai.com/gggs_3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