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恐怖 承诺的鬼怪故事

作者:梦君 来源:鬼怪故事 时间:2021-05-17 07:30:04 浏览:123

鬼怪故事【中篇恐怖 承诺的鬼怪故事 】约6696 字,预计阅读需要17 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提议

我叫李俊杰是南京大学的在校生,如今放寒假打算和朋友去探险,年轻人就是应该冒险这是我爸爸教我的,套用吕子乔的名言就是: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我家住在连云港,有四个和我在一个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死党和我一个学校,当然还有我的青梅竹马,喂,你们在哪里啊?我拿出电话打给了孙凯,其实事先咱们都认识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机缘巧合咱们被分在一个教学区同一层楼,我在门口了!

我和叶晓丫就要出来了,嘿;我看见你了,我在你身后!

我转身看见一个戴眼镜的阳光男孩领着一女孩朝我这边走来,我朝他们挥手,他们也朝我挥手;渐渐的我们距离拉近,你女朋友呢?孙凯见我只身一人奇怪的问到。

莉莉啊,她说自己一个东西落在宿舍了一会就来,给!我从手中的塑料袋中拿出两瓶饮料,袋子中还有三瓶饮料。

我们就坐在零食小铺的长椅上等着剩下的两个人,孙凯小两口坐在椅子上发**,我呢则是无聊的玩起手机游戏,孙凯突然说道,你说咱们暑假去海滨浴场洗澡多过瘾啊,要不这个寒假咱们去东海泡温泉怎么样?弄个男女混浴什么的呵呵,你说怎么样?

看你一脸猥琐的样子一看就是没安好心,叶晓丫孙凯是不是移情别恋了啊?我附和着,损友用来形容我们真的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你可别瞎说了,我觉得泡温泉不太好,天这么冷!她嘴巴撅着装着用脑细胞思考状。

那你说怎么才好?我问。

诶呀,等人到齐了再说吧!说话间莉莉就和大勇朝着这边走来。

人到齐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麻烦你哈,北站!我说道。

出租车行驶的非常慢,不算远的距离整整走了将近四屎多分钟,师傅给你钱!

我们五个人买的座位是在一起的,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你别说这学年认识了一个妹子!

上垒了吗?孙凯问李大勇,别说没有上垒!

哪有,放假前几天就已经是第六次了!大勇憨憨的笑了。

突然有一个人提议,咱们坐火车怪无聊的,不如来玩请笔仙吧?

笔仙啊,有什么好玩的?我挥挥手表示没兴趣。

我也不会!莉莉低着头看着泡沫剧,她回宿舍就是为了去拿充电宝的。

我也是!孙凯虽然不会但他的表情却透露出他女十分的感兴趣,他旁边的叶晓丫也摇头不过表现的非常想玩。

这是他两人的目光突然盯着大勇,看的大勇直发毛,我当然会啦,你也不看看我可是分水大师的儿子!

大勇的父亲可是我们那里有名的风水师,不光会看风水还会去煞探阴宅抓鬼什么的当地富商总是喜欢找他父亲抓鬼什么的,其实说难听点就是花钱买个心安理得,他们手中的前不都是用血汗换来的?

快点,咱们开始吧?孙凯迫不及待的说道。

刚才谁提议要玩请笔仙的?大勇没有直接同意大家一起玩而是先发问谁提出玩请笔仙的。

不是我,快点快点,听起来就好玩!叶晓丫把玉米上的粒吃光了大大咧咧的说,大勇的问题就被她的随口一说打乱了。

你们知道笔仙请来的可不是什么神仙,况且在火车上请笔仙恐怕有点危险吧?大勇神秘的说道,没等他介绍请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时我身旁的莉莉放下手机说别耽误功夫了,大勇快点告诉我们怎么做吧?

好好,怕了你了,笔仙四个人玩的,你们谁玩啊?大勇一脸的不情愿,耐不住眼前的两个妹子一唱一和。

我举手了,我看着你们玩!

请仙

火车的车皮和轨道的摩擦声非常刺耳,我站在列车的卫生间旁边的吸烟区抽了根烟,呼~烟圈从嘴巴里吐出盘旋在天空猛的散开了,最后大勇被三个人嚷嚷的没办法。

你回来了!莉莉见我抽烟回来就挪地方刚给我坐,快开始了!

奥!我喝了口饮料,你们住没注意这节车厢的乘客很少啊?

哪里,这里不都是人嘛!孙凯他站起来指向车厢里的几个人,假期末几乎都没有什么人回家了,都在放假之后几天就回家,所以车厢的人就少!

这是我的2B铅笔!叶晓丫从书包里拿出一支长城牌子的铅笔。

之前都说好了,请笔仙需要血,这是我刚才用火机消过毒的银针!大勇拿出一根银针,也不知道他这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你确定不玩吗?他挤眉弄眼的问我。

不了!我看了眼莉莉,我其实非常想和自己女朋友一起冒险,可是脑袋里总有种声音阻止我不要进行这种危险的游戏。

他们每个人都挤出一点血在铅笔的顶端,大家和我一起念,我说什么你们就说什么直到我停下来你们才可以不念!大勇不知道怎么回事头顶上渗出汗珠。

铅笔削尖的部分紧紧的贴着白色的纸,各路仙家,快出来!

各路仙家快出来!

各路仙家快出来!

这句话一个人念出来效果很普通,但是如果两个人,三个人,更多的人念出来效果就绝对不同了,如同咒语一般在空旷的车厢中回荡,声音居然压过火车摩擦轨道的呼哧呼哧声。

这句各路仙家快出来大约念出一分钟,突然整节车厢颤抖了一下,非常明显;你们别念了!我全身一颤,纵使现在天寒地冻我却觉得燥热无比,车厢里的那几个仅有的乘客居然没有对我们念的咒语产生反感只是一直低着头。

突然大勇停止了念动,众人也都闭嘴了,就见笔此时在纸上随便的画着弧线。

众人只是一只手指头碰触铅笔的不可能使得上劲画图案,是笔仙吗?大勇咽了口唾沫,是的话就在纸上画一条直线!

笔在他说完直线后立马画了条和尺子画出来效果一样的直线,然后孙凯试探的问了一下,我叫什么名字!

那枝2B铅笔突然停了一下,然后胡乱的在纸上画着然后停在了纸的边缘,虽然图案杂乱无章但是在乱七八糟的线条中还是有两个字醒目的映入眼帘:孙凯

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怪渗人的我不玩了!叶晓丫害怕的原因就准备要收手可是她尝试很多次都没有成功,我手伸不回来了!

只有把他送走之后才可结束这个仪式!大勇突然把仪式这个字咬的非常的清楚。

这不是游戏吗?莉莉看着大勇,我也陪着她一起看像大勇。

大勇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滑向鼻尖,我突然感觉整节车厢非常狭小,就像是蒸笼一样的热,大勇,你没事吧?我碰了碰大勇,他摇头;额头上的汗珠就这样被甩下来了。

咱们继续,还有什么想问就问吧!大勇显然有些害怕,但是却被憨厚的笑容遮盖住了。

车厢的前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老太太缓缓的跺着小碎步走朝着我走来,小伙子,你怎么不玩呢?你不合群,你不属于他们这类人,趁早和你的女朋友分了。那双死鱼眼盯着我的眼睛让我由内而外的感觉发毛,精瘦的脸颊上布满车轮似的皱纹不断的碾压着我的心脏。

她没等我说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她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最后还不忘回头对着我点点头,之后和其他人一样低着头。

我对他们做的事情本来就没兴趣,突然大勇说都问了这么多的再问最后一个吧!

孙凯越来越觉得神了,虽然害怕的要命,但是却被好奇心压制住了,神仙姐姐,你看我们打算出游,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去哪里玩呀?

那枝笔在这次提问上没有一点的停顿,迅速的在纸上画着草书,不一会就停下来了,三个大字出现在纸上:大伊山;旁边还有一个小字:山洞。

我们送笔仙走吧!大勇刚想念咒突然火车又一次剧烈颤动,黑色的铅嘎巴一下断裂了,众人的手因为惯性收了回来,大勇傻傻的坐在位置上嘴巴不停的嘟囔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老人家

火车的剧烈颤动让人内心没缘由的紧缩,直到那枝沾有血迹的2B铅笔掉落在车厢的地板上才缓过神来,我们这次玩脱了!大勇的额头汗珠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挂满额头结晶的汗珠,他全身就像是筛子一样的颤抖。

我觉得在他们收回手的一瞬间都变了,眼神变得很陌生,以至于整个人看的都浑身不自在。

我们要倒霉了,笔仙没有送走,咱们要死在这盘游戏中了!大勇一直在嘟囔着。

怎么了大勇?孙凯尴尬的笑了笑,咱们不是手回来了吗,自由活动!

笔仙不是这样玩的你知道吗?大勇拿起桌上的可乐,此时上边已经结满了水珠,喝在胃里透心凉,可是他买的只不过是常温的可乐,如今却变成冰镇的了。

你也不用这样吧,也没什么嘛!

会死人的!大勇说完话所有人的呼吸就好像忘记似的被僵硬的器官堵住了。

你说什么?叶晓丫问到,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不是说过了嘛笔仙请的不是神仙,你们打断我说话这能怪我吗?大勇有点激动声音不自觉的吼了出来。

刚才真的太可怕了!一直没说话的女朋友突然抱着我的胳膊说道,她其实并不知道这种可怕只是后面的可怕的过度甜点。

没事的,李勇他爸爸能帮我们的!我看向李勇,李勇笑了笑点头,然后憨厚的说自己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

他去打了电话给他那个神棍老爸,莉莉,你看见什么了?我摸摸她柔顺的头发,慢点说!

一时间整节车厢由狭窄变得空旷,那些低着头的人有的走进前一节车厢买零食有的则是坐在那里发呆,可即使是他们在走动我都未曾见过他们的脸;莉莉对我说的一切我都没有听进去,除了那一句她看见一个老太太和自己说,你们召唤了我,你们就得死,什么地方不能玩却在这节车厢玩笔仙!

你也看见了?我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看见了!叶晓丫摆弄着自己头上的双马尾说道。

我也看见了!孙凯至始至终都表现得事不关己,看来是他自己刻意这么做的。

我也看见了!我把自己看见那个太太时候大概说了一下,隐去了我不合群,也隐去了那个老太太语重心长的让我和莉莉分手。

看来他的电话打完了,我爸爸说明天咱们就可以找他免费帮助,今天咱们就痛痛快快的玩吧!他好像突然想开似的拉着我们在灌云站下车,在下车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老太太,那个老太太就是我那时候看见的老太太,她还是那个呆若木鸡的表情,和我们一道在在灌云火车总站下的车,我和她分开不到十米的地方那个老太太站住了,我有种预感这个老太太会回头,绝对会回头的;果不其然在我们提好行李准备去吃饭的时候,我用余光正好看见那个老太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一脸慈爱的朝着我这边看。

我揉了揉眼睛,那个老太太不见了,地上只留着她的行李,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你住没注意刚才有个老太太一直在我们身边?哪里有老太太?孙凯问。

就是刚才我没注意撞到的那个老太太!我说完不知为何感觉说错话了,舌头一下被咬到了,钻心的疼。

那是个妹子啊,你眼花了吗!大勇双眼放光,没想到小小的灌云县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孩!

看你色眯眯的样子等有老婆了我定要让她好好管管你!我说到。

大勇冷不丁的说,你还是好好管管你的老婆吧!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咱们去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就去笔仙说的山洞探险!

你不是说笔仙不是好东西吗?孙凯说。

不过他们让我们做的事都是对的,据说有的笔仙可以让人只找到财富;要是找到数不尽的钱,我还用去南大读书?大勇说着就拦了一辆车,伊山下面随便找个餐馆吧!他对司机说。

司机说了声是就踩着油门带着我们五个人朝着伊山进发。

悬空的双脚

我们早早的吃完午饭,当地特有的小吃凉粉以及凉面,配上一瓶王子啤酒吃的那就叫一个舒畅,酒全当水喝了,一人干了一瓶;酒下肚了人就不太冷了;店家见我们好玩就问,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大勇眼尖耳朵灵,把瓶子里的一口酒喝光打了个韭菜盒子味道的嗝,我说店家!他操起一口流利的连云港地方方言,你忒消蚁不棱忒消到屋们头上啊!(你推销也不能推销到我们头上啊)

嘿嘿!店家尴尬的说,你们这是要去哪?

打算去爬山!我说。

这天上山估计不大好吧?他指着太阳,日头都要落山了,要不你们住一晚上,来宾馆我们家楼上宾馆很便宜嘞,你们是情侣吧?隔音效果也非常好嘞,还有服务!

你怎么就要安排我们住店呢?这样吧等我们爬完了回来再说!他眼睛都直了,估计他看中的不是隔音是服务。

我和莉莉以及孙凯和叶晓丫走在后边,李大勇则站在前面打头阵,伊山虽然是山但是却是荒山没有人走的路,全都是山坡,不像一些风景区有石阶供游客攀登;你看还真有山洞!

山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却足足花了我们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背着包比较重,咱们把行李放在外面吧!大勇提议到。

行!剩下的三人把行李放在山披上老槐树的绿茵下。

我就不放了吧,我行李就是书包重的到哪里去?我把书包朝肩膀上拉了拉这样可以使自己轻松一点。

洞口枯草丛生,废了好些力气才进去,你知道吗?大伊山以前还挖过原始人呢!大勇绘声绘色的讲着,李俊杰,你不是对考古有兴趣吗?我怀疑这里一定是古墓的盗洞。

你家盗洞这么大啊?我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说,对了,你们觉没觉得怪怪的?我低下头问,自从进洞我自己一直觉得不对劲,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呢?我也想不出来。

哪里怪了?叶晓丫你觉得怪吗?孙凯问叶晓丫,叶晓丫摇头。

我看向自己的女朋友莉莉,她也是在不住的摇头。

前面有个拐弯口,这个山洞虽然门口小,但进入洞中那可就真的是别有洞天;非常大,走路都的脚步声非常大。

等等,我想到什么了……

这时一双粗糙的手堵住我的嘴巴,小伙子,你快点走这里不适合你!一个老太太太的声音从我的脑袋后方传来,小伙子,我是来救你的笔仙!

你干嘛堵住我嘴巴?我回头看去空无一人,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趴在我背后,你在哪?我很害怕直觉告诉我这是撞鬼了。

小伙子……

她一声声的小伙子叫的我心里直发毛,你是人是鬼?我怎么见不到你?

小伙子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你千万不要往洞中走了,知道吗?老太太伸出手指了指远处的孙凯、莉莉、大勇以及叶晓丫,你可听见他们走在地上的脚步声?

她这么一说我一愣,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我心中一沉问了句为什么?

你自己看啊,因为他们的脚一直都没有挨过地面,是飘在空中的!

别开玩笑了……

你自己听!

我耳朵里只有她吧嗒吧嗒的讲话声和自己因为紧张而加速的心跳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老太太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两颗门牙在我手机灯光的照耀下变得非常刺眼!

小伙子,只有你自己可以帮助自己,去揭穿他们他们早就在暑假的时候淹死了!老太太身上有一股子海水味,怪不得我觉得眼熟,因为这个老太太是本地海域的海神,我见过有关她的画像,黑色的帽子,蓝色的衣服蓝色的裤子以及非常刺眼的红色棉鞋!

你是……我刚想说话那老太太继续说到。

只是为了一句承诺

你刚才怎么了?大勇笑了笑,他笑的非常不自然,我灯光照在他们的脚上,你们!我害怕而蜷缩在石壁前,颤抖着身子对他们说。

大勇愣了一下,你知道了?他表情瞬间恢复如初,她不是说好了等这次冒险结束了再说嘛?

李俊杰……

俊杰……

我女朋友眼泪哗哗的看着我,嘴巴张张合合说不出来一句话,你怕我吗?

我楞了,我为什么要害怕?他们又不会杀了我,但是海神说在救我到底是救我什么?

我……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喉咙感觉非常干,好不容易从嘴巴里挤出两个字不怕。

咱们毛线还没结束呢!孙凯声音略微的哽咽,而叶晓丫则和莉莉一样哭成了泪儿。

虽然嘴上说不怕但是心里还是觉得空唠唠的,因为海神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洞是朝下的越走氧气越少,身边的四个人他们居然哭了,就好像我在高中毕业时同学们的相依哭泣一样,他们是在哭什么?

氧气越来越稀薄,前面河里漂的是什么啊?一股淡淡的恶臭传来,四个白色的死猪?可是个头不对啊?

不要看,既然你知道了就不要看了,把头转回去!李勇抓住我,他的手很冷;用力的把我转了过去,后背对着他们。

别看我最讨厌人家丑的一面暴露出来了,太讨厌了!叶晓丫带着很重的鼻音对我说。

李俊杰,以后我们就不能保护你了,你自己要自足啊,遇到事情要迎难而上!孙凯声音在发抖,我觉得他在哭。

后背突然传来了柔软的感觉,我猜的出来她是莉莉,再见了!突然身后的柔软消失,只感到阴冷无比。

大家别离开我!我回过头去看像身后的暗河,那四头猪根本就不是猪而是四具泡的发福的人。

双腿一软跪了下来,你们为什在那天不听我话非要去游泳?回音很长时间才消失,我不知道自己哭累了还是因为缺氧头脑瞬间一片空白。

那天在海滨浴场洗完澡已经是黑夜了,我们觉得不尽兴就想去游野泳,可是谁知天空不做美,回到宾馆的时候居然下雨了。

没事的,不就是下雨了嘛,李俊杰,你这个受气包,我告诉你我们会保护你的,就算是挨打也得是我们打你,别人敢打你让他问问我!大勇把孙凯的头拽了过来无比慎重的宣誓;咱们是不是不离不弃的好伙伴?

当然了,咳咳!孙凯被大勇掐的快透不过气了。

那莉莉你就别去了吧!我拽住她。

要不你陪我一起吧?莉莉抓着游泳圈走到我旁边,我不会游泳,就算是浴场我都不敢不套个游泳圈。

我怪累的!我缩在床上,你们玩的尽兴吧。

记住,如果我们遭遇不测,就算是死了也会回来保护你的!大勇做了个鬼脸把我逗的咯咯笑。

当晚他们十点才回来,全部都被海水冻得冰凉,我一个一个给他们地毛巾,都叫你们不要去了,来喝杯姜茶!

第二天,他们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在我面前活蹦乱跳。

尾声

你醒了!夕阳照在我的脸上,眼前一个穿着黑色衣服裤子的老太太朝我笑笑,你救了自己了吗?

什么意思?

你还被同学欺负吗?海神看着我笑着。

没有!

那就好,老婆婆的心事就没有了,算是帮了你们这帮年轻人!老婆婆和蔼的笑着,把这份友情保留住,以后没事还可以看看!

我知道了,但是我还没有……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了。

这份友情我会保留的,我拿出还有一点电的手机打给了警察局,尸体最后在夜里十点打捞上来,此时他们已经不像暑假的时候在我身边。

声明:本文“中篇恐怖 承诺的鬼怪故事”内容来自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站长删除。转载请说明链接:http://www.fengwodai.com/gggs_3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