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幽默故事
  • 儿童故事
  • 爱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人生故事
  • 寓言故事
  • 名人故事
  • 亲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民间故事
  • 神话故事
  • 当前位置:故事迷 > 鬼怪故事 > 关于《如影随刑》的小故事在线阅读

    如影随刑

    作者:故事迷 发布时间:2020-05-28 10:23:52 | 来源:鬼怪故事 | 点击:123次

    鬼怪故事【如影随刑 】约21418字,预计阅读需要54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1,死亡实录

    恐惧像是被人施了咒语,悄无声息地在暗处生出很多触手,它们纠缠了过来,摸到了他的小腿,然后顺着那个方向爬了上来。 那个瞬间,他感觉喉咙一紧,粘稠在那的呼吸被硬生生地挤了出去,他甚至能够听到喉结细微的绽裂声,如同一只坚硬的核桃,被器具钻了一个孔,然后肆无忌惮地碎裂开来。

    他微微低了低头,那些黑色的东西依旧死死地纠缠着他的身体,像是中了邪一般紧紧地裹着他,它们仿佛有了意识一般越缠越紧,直到他忍耐不住,悲惨地叫出声音。

    风声灌满了耳朵,他脚下空空,整个身体被吊在半空中,如同一具直挺挺的尸体,动弹不得。他试图挣扎着摸索救命的扣环,但双臂却始终使不上力气。

    “放过我吧!”他痛苦地叫出这四个字,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拉长了,皮肤瞬间变得紧绷起来,仿佛轻轻刺过去就会”噗”的一声崩裂,潜伏在血管里的液体便毫无保留地喷涌而出。

    她披着一件风衣,躲在角落里。她感觉他喊出的那句话里透出庞大的不安,似乎并不是单纯地念出台词。她看着他渐渐被拉直的身体,惨白的灯光打在脸上,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球慢慢地朝外凸出,仿佛随时都有挣脱眼眶的可能,接着便硬生生地跌到地上。

    她碰了碰站在一边的男人。此刻,男人正拿着他挚爱的摄影机,毫无保留地拍下这珍贵的一幕。

    “你有没有感觉他的求救声不太对劲?”

    “怎么了?”男人的眼球依旧固定在摄影屏幕上,丝毫没有扭转的迹象。

    “他好像有些坚持不住了。”林潇说这句话时瞄了一眼被吊在半空中的他——他的脸憋得紫红,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诡异。他的头被扣在粗麻绳套里,双脚似乎绑了重物,不断被用力下拉,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的身体就像一只毫无弹性的筷子!

    男人撇了撇嘴说:”这可是最后一个镜头了,让他再坚持一下,马上就拍完了。”说着他将脸扭了过来:”这可是我们最关键的时刻!”男人诡秘笑了笑,那笑容里似乎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没有再说什么,一直坚持到了拍摄完毕。在这期间,她刻意回避了他痛苦的眼神。随着男人的一声”OK!”整个拍摄过程顺利结束,然后另外三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们将一直吊在半空中的他放了下来,没想到他竟然顺势靠在男人身上。

    男人笑笑说:”行了,兄弟,不用演了,已经拍摄完毕了。”他准备过去扶起对方,却没有想到对方”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这一倒吓坏了所有人,大家迅速围了上来。

    男人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身体,然后将手指探到了他的鼻孔处,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他将铁青的脸扭了过来,脖颈处仿佛失去弹性,发出一股”咔嚓咔嚓”的声音,他只说了三个字,现场的所有人登时都瘫在了地上。 ”他——死了!”

    2,千疮百孔

    袁筱强将戴在头顶的孝帽摘了下来,胡乱叠了叠,塞进了包里。薛菁菁扎进了卢子坤的怀里,她娇嗔的哭声里却透不出一丝疼痛的情愫。方磊哼了一声,那个瞬间,薛菁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鄙夷地将目光挪开,因为他知道那张娇艳的面具下面是一张怎样的脸孔。

    “菁菁。”卢子坤干巴巴地叫了一声:”你别伤心了,如果林潇在天有灵的话,她也不希望你这样。”

    卢子坤搀着她坐到了光线不及的暗处,袁筱强和方磊也跟了过来。她依旧啜泣着,然后袁筱强撅了撅嘴说:”这里没人看了,你就别装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针镇定剂,让刚刚还痛不欲生的她瞬间停止了哭泣,她装腔作势地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表情变得冷冰冰。

    “还真是演员啊,表情转换得就是快!”方磊轻蔑地回了一句。

    薛菁菁刚要还嘴,却被卢子坤拦了下来,他使了个眼色,然后严肃地说:”现在也没有外人了,说吧,到底是谁杀了林潇,还放了那盘可恶的录像带?”

    这句话如同一声惊雷,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从红润变得阴黑。没有任何人回答,仿佛在撇清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但是这种缄默却昭示了他们又不能全身而退。

    刚刚被举行葬礼的人是他们的朋友林潇。那一晚,他们因为拍摄新电影而聚到了一起,林潇对讨论的结果并不满意,她有些愤愤地离开了,结果第二天传来噩耗,她乘坐的出租车出了意外事故,司机和她意外身亡,由于车速很快,坐在后排的林潇当场死亡,浑身被撞得血肉模糊,通过辨认证件才得以最终确定。

    奇怪的是,死者林潇的胸前竟然插着一把匕首,经过法医坚定这一刀才是致命一击,更加诡异的是她的手里还握着一卷录像带。带子里应该是一部完整的电影,却被抹掉大部分,只剩下一段。画面的内容同样是一次车祸,而车祸的主人公正是林潇。不过那显然是发生在另一个地方。

    难道她能够预示自己的死亡,或者是同一个人在两个地方同时出了车祸——确实让人费解。

    “我想,肯定是咱们中某一个人。”卢子坤左右环顾着,他的目光最后定在了袁筱强身上,对方似乎看出了一些苗头,恶狠狠地说:”看着我干嘛,好像我是凶手似的。”

    “不管是谁,凶手一定是我们中间的人,因为只有我们才知道那个秘密。”卢子坤斩钉截铁地说。

    方磊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应和了一句:”我猜是他的鬼魂回来了,说不定,我们这次都逃不掉了。”

    “你少在那里胡说!”袁筱强喝道。

    方磊没有再言语,他无奈地耸耸肩,准备离开,却突然停住脚步,他半侧着脸说:”希望警察会比他快一步,或许那样还会少死一个人。”

    3,缠身节奏

    袁筱强翻了个身,他紧了紧盖在身上的被子,尽量让身体全部隐藏起来,空气里仿佛有一只隐形的小手,随时都可能出现摸他一把。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头埋进被子里:林潇胸前的匕首和手里的带子该如何解释,她死亡的场景,怎么会如此巧合地和”那个场景”一模一样?

    凶手一定是知道那个秘密的人,而知道秘密的人只有他们几个。

    卢子坤、方磊还是薛菁菁?可杀人的动机在哪里?

    难道,会如方磊所说,是梁涵的鬼魂回来了?

    袁筱强越想越怕,他感觉一股诡异并恐惧慢慢地从脚下蔓延开来,悄无声息地钻进了体内,然后顺着血液循环四散开来。

    突然,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袁筱强冷不丁一激灵。他一边小声咒骂了几句,一边拿起手机,上面显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袁筱强冷冰冰地问。

    对方的回答让袁筱强瞬间平静了下来,对方说了一会,然后便不再言语,袁筱强说了一句:”我尽快过去。”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他正准备抄上一件衣服出去,突然手机再次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听键:”你好,哪位?” ”我是-x!” ”X”像是一枚巨大的针”剌啦”一声刺进了耳朵——

    对方不紧不慢地说出了一个地点便挂掉了电话,袁筱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猛地摇了摇头,然后便夺门而去。

    如果他知道这次赴约是一场杀戮的继续,无论如何他也会死死地呆在房间里。

    4,谁是X?

    高丞带着口罩,强忍着恶心,将泡在水池里的尸体翻了过来,那张被冷水浸泡得浮肿的脸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不错,正是袁筱强——

    高丞站了回来,他示意身边的刑警驱散了围观的学生。从这个角度看去,他应该是自己意外失足落水而死,不过周围并没有挣扎的痕迹,胸前同样插着一把匕首,刀尖刺进的位置是右胸,不过却是一刀毙命。更加诡异的是袁筱强松弛武力的身体,竟然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了右手,握住了一卷被包裹好的录像带,和之前林潇死亡现场的极其类似。

    既然是他杀,为什么还要在死者的手里放一盘录像带,是要警示什么还是要透漏什么线索——

    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案件——

    他同时观察到一起赶来的卢子坤三人的脸色异样地苍白,他们仿佛知道什么秘密似的,然后猛地一声”咕嘟”,将这个庞大而恐惧的秘密吞了下去。 他进行了相关的证据采集,觉得并无进展便招呼周围的警察将死者尸体带回去,并且通知他的父母,所有的事情等回到警局再说。

    通过法医的鉴定结果得知:死者袁筱强的死因确实是胸前的致命一击,按常理推断,匕首插进右胸不会致人死亡,但是巧合的是袁筱强天生异样,他的心脏竟然长在右胸的位置——这说明凶手是一个对他十分熟悉的人。

    他手里的东西是死后被弄上去的,录像带装在袋子里,没有留下任何可用的指纹。因为死者的裤子防水,塞在后袋的手机并没有被水侵蚀损坏。

    高丞发现袁筱强昨晚和两个人通过电话,其中一个是”方磊”,另外一个电话的姓名是”X”。

    不错,在手机里存储的名字确实叫做”X”。

    “真是奇怪,竟然只存了一个字母。”高丞不解地自言自语道,他知道很多人习惯在手机里简略地存储别人的信息,但是翻遍袁筱强的整个通讯簿,只有这一个”X”用了简称!

    “或许袁筱强的死会和这个叫做X的神秘人有关,还有那卷录像带中的玄机。”想到这里,高丞突然朝着鉴定科的房间叫了一声:”刚子!”

    没出几秒钟,就冒出一个脑袋,他是鉴定科新来的实习生:”高队,有什么指示?”

    “录像带的鉴定结果出了没?”高丞故作严肃。

    刚子点点头说:”出了,两卷带子的质量是一样的,但是每卷带子里都被人抹去了大部分,只留下了和死者一模一样的死亡场景,从技术角度上讲,应该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高丞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还有,”刚子继续道:“这些带子应该是很久之前拍摄的了,只是其中的内容与死者的死法和场景一致,而且两段录像应该是出于同一盘带子。留下带子的人很小心,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还有你拜托调查的‘X’号码的主人叫做粱涵,但是却在一年前神秘失踪了,因为是黑卡,所以查不到更多的线索。高队,你遇到棘手的难题了!”

    “去你的,小兔崽子!”高丞佯装笑了笑,但是他的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一阵不安,他觉得还会有事情发生,而且下一个死者应该是他们三人之中的一个。

    他们肯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跟那盘录像带有关系。想到这里,高丞拨通了方磊的电话,他想问下昨晚他们之间的通话谈了些什么。

    5,我要泄密

    方磊心神不定地从警局中走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将这种庞大的不安暴露给高丞了,他透过自己的故作镇定已经将整个故事的关键部位摸到了。

    方磊转念一想:自己昨晚确实和袁筱强通过电话,但是约他到学校的后门,可是他怎么会自己跑到湖边,是谁引诱他去了那里?而且他的手里同样握着那卷带子。

    他的右胸还被人插进了匕首——

    难道真的是那剧中的妖魔复活了,它来到现实中一一索命来了吗?方磊使劲地摇摇头,他确定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而除了自己之外,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只剩下了卢子坤和薛菁菁。

    莫非是逮对心怀鬼胎的狗男女暗中下的手?

    那个瞬间他的耳边再一次想起高丞说的话:”我知道你们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我想跟这盘不断出现的录像带有关,而且我想林潇和袁筱强的死和这盘带子也有着莫大的关联,现在这些零碎的录像正在不断地浮出水面,我希望你能尽快和我合作,不要等到事情到了无力回天的时候,那样,你的秘密将再也不具有任何价值!”

    想到这里,他拨通了高丞的电话,忙音仅仅持续了两下,就传来了高丞富于磁性的声音:“方磊?”

    “高警官。”方磊吞了口唾沫,然后坚定了一下说:“我想跟你说出那个秘密!”

    方磊能够感觉对方沉默了两秒,他继续:”我会晚些时候找你联系的。”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方磊,什么事?”

    良久的沉默——

    “我,决定将全部的秘密告诉高警官了。”

    “你疯了吗?”对方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讲出去,你自己也不会好过。”

    方磊哼了一声:”你怎么这么紧张,我想,那些带子不会是你弄的吧?”

    “你说的什么屁话!”对方激动了起来:“如果是我做的,对我有什么好处?”

    “既不是你做的,也不是我做的。”方磊突然诡秘地说了一句:“难道是你的宝贝女友干的好事?”

    对方沉寂了片刻,方磊顺势挂断了电话,那个瞬间,他交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是因为那个秘密要公之于众了吗——

    6,焚身咒语

    高丞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他仍旧没有接到方磊的电话。

    “他不会临时改变主意,不想讲出那个秘密了吧?”他自言自语道,然后鉴定科的刚子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他看见了还坐在值班室里的高丞,问道:”高队,还没回去呢?”

    高丞点点头,然后刚子将头凑了过来说:”别让嫂子等急了啊。”

    高丞显然听出这小子的画外音,然后抄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就欲扔过去:”你这兔崽子,不学好,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子一下子靠到了墙边,淫笑道:”高队,我先走了。” ‘送走刚子,整个警队就剩下了高丞一人,他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等了半个小时,此时已是凌晨两点。他终于按捺不住,拨通了方磊的号码,但是对方竟然关机了。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起身准备出去,却突然接到了刚子的电话。

    “高队,你马上过来一下。”刚子的话里透出一股急促。

    “发生什么事情了?”高丞猛地一颤,仿佛有一只手摸到了后脊。

    “方磊死了!”刚子讲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像是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恐怖。

    “你现在人在哪里?”高丞迅速问道。

    “我刚刚路过方磊所在的纪元大学后面的仓库,很多围观的学生告诉我,方磊被活活烧死了。”高丞。能够感到刚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胃里翻腾了一下。不容他多想,抄上警服便钻进了黑夜。

    他再赶到现场的时候,刚子已经将现场围观的同学去散开了,校方配合做了很多工作。躺在高丞面前的是一具已经烧焦的身体,外露的轮廓告诉他这就是方磊,发现这具尸体的是对情侣,他们发现的时候,方磊就已经被烧焦了,他的胸前插着一把匕首,最诡异的是方磊烧焦的手里竟然攥着一卷完好无损的录像带。

    又是录像带——高丞不由得心生一股怒火:又是这卷怪异的录像带。

    他不忍心再继续待下去了,他起身,然后示意周围的警察保护现场,留下相关警力,其余的回去。

    “如果没有猜错,我想录像带的内容应该同样是一段方磊被烧死的情节。”刚子沉重地说了一句。

    高丞不由得攥了攥拳头,他咬了咬牙,本来今晚应该是在方磊这里得知那个关键的秘密的,但是不想他却在此时出了意外——难道是凶手洞悉了他的动机,或者说凶手知道了他的想法而起了杀机?

    “妈的!”高丞啐了一口:“别让我逮住你。”

    刚子无奈地耸耸肩,但是高丞毕竟是办案多年的刑警,他迅速调整了情绪,然后佯装镇定地拍了拍刚子的肩膀说:”你也不用回去了,跟家里说一声,今晚可能又要通宵加班了!”

    刚子抿了抿嘴说:”高队,我们一定会找到缺口的。”

    7,魅影双杀

    她躺在那里,庞大的黑暗迅速包裹了过来,她能够听到血液一点一点从体腔里被释放出去的声音,滴答滴答的,格外刺耳。

    她努力撑开眼睛,然后那张熟悉的脸庞透了出来,她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他做的。

    “是你杀的方磊。”她小声地念叨出这几个字。

    对方不说话,那个瞬间,他再次用力,刀子的刀刃部分全部插进了她的体腔,她顺势咳嗽了一声,浓烈的血沫揉进了空气里。

    “原来你就是那个藏在后面的黑手,你杀了林潇,然后害死袁筱强,接着烧死了方磊,现在又捅死我。”

    “如果你没有看见这一切,如果你答应不说出去,现在我们都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说到这,她竟然虚弱地笑了起来:“我呸——”她用力地咳了一声,身体随着咳嗽而产生巨大的联动效应,疼痛感瞬间覆盖了体腔:“原来我也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不想了,我做了那么久的演员,我不要再掩饰自己的恐惧了,我不要——”

    对方不再言语,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他颤抖的手在慢慢地回缩。”你知道我们已经走到了地狱的入口了吗?”

    “我没有。”对方的声音透出强烈的不安,他似乎在极力让自己镇定。

    她轻蔑地笑了笑:”你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非得将我们一一杀死。”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知道了也没有意义了,我只想问你,你害怕地狱吗?”她感觉自己的意讽越来越模糊了。

    对方沉默不语。

    “你害怕地狱吗?”她依旧不断问着,声音

    不断地减小。

    “你害怕地狱——你怕!你怕!你怕……”随着声音的渐稀,她瘫软在了地上,那双惊恐的瞳子始终没能闭上。

    对方同样跪在了那里,他失声痛哭出来,悲惨的声音回溢在这个庞大的仓库里。他反复念叨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突然大声叫了出来,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喊叫着:“你出来吧,我知道是你,梁涵,我知道是你,你死不瞑目,你死不瞑目,你现在回来索命了吗,你回来了吧!”说着他瘫在地上,趴在她的身上痛哭着:“对不起,对不起。”

    突然,他感觉黑暗里竟然透出一把亮闪闪的刀子,它一点一点靠了过来,然后抬起,慢慢变得庞大。

    那个瞬间,他突然大叫一声:”你来杀我吧,梁涵!”然后他感觉心脏停跳了一下,他突然看到了一股血水从黑暗中涌了出来,很快就漫过了他的身体。他躺在那,忽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的耳边回溢着巨大的潮汐,喧嚣得不能停滞,在那些声音中,他突然听到了那句突冰冷的对白:

    “有人问我,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我回答说,地狱就在我们的心中。”

    8,X的破绽

    高丞将所有的资料再次看了一遍,天亮的时候,鉴定科出了结果。

    “什么,手法不一样?”高丞惊讶得张大嘴巴。

    刚子点点头说:“没错,虽然方磊的手里握着那卷录像带,录像带显示的内容也同样是一段被烧死的场景,但是处理的方式却不一样,在方磊手中的录像带处理得非常粗糙。很可能——”

    “很可能还存在另外一个凶手!”高丞说出了猜测,刚子“嗯”了一声。

    这时候,突然有人跑进来,慌慌张张地说:“高队,有人报警说纪元大学后面的仓库里发现了两具尸体。”

    “什么,又发现了尸体?”高丞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他叫上刚子,出门便钻进了警车。

    令高丞没有想到的是,死者竟然是卢子坤和薛菁菁。经过法医鉴定,薛菁菁是被刀子扎进了要害部位失血过多而死,而卢子坤则是因为恐惧引发了急性心肌梗塞而死。

    “现在唯一可能掌握那盘录像带秘密的人也死了。”刚子失落地说。

    “录像带”三个字却提醒了高丞,他的脑海里迅速回想着这几起案子,包括它的细枝末节,他感觉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环节,只要找到那个环节,整个故事就会解开了。事已至此,并不是所有的线索都断裂了,那个被略掉的链子,只要找到它,就能够找到整个事件的起始点了——

    高丞闭上眼睛,所有的情节急速地倒回着,到底丢失了什么——凶手到底隐藏了什么,那个环节就是他的藏身之地。

    猛地,高丞睁大了眼睛,那个瞬间,他用力了吞咽了一口唾沫。

    “高队,你怎么了?”刚子困惑地问道。

    “谜题即将被解开!”他沉静地说出这几个字。

    “但是那个秘密已经无人知晓了,你不是说那个秘密是关键吗?”刚子反问。

    “没错。”高丞一脸自信地说:“那个秘密的确是关键,但是现在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个恐怖的秘密。”

    “谁?”

    “x!”

    9,X的显身

    高丞看了看时间,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五分钟,他的猜测果然没错,他将薛菁菁被杀的消息了放了出去,却隐藏了卢子坤死亡的消息。因为他要等着对方上钩,只要还有一个幸存者,这个神秘的幕后黑手就不会停止。

    事实证明了高丞的猜测是正确的,没过多久,他掌管的卢子坤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X”的信息,他们顺利地约定了在这个地方见面。

    隐藏了许久的神秘面孔即将现身——他到底藏有多少要命的秘密。

    “你来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这三个字看来,他和卢子坤的熟悉程度很深。

    高丞慢慢扭过头,他沉默的表情让对方愣了一下,而对方也足足让他惊讶地定在原地。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高丞还是第一时间喊出了她的名字:“林——潇?”

    这两个字如同一道咒语将二人全部叫醒。

    确实,这个前来赴约确是林潇无疑!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此刻却活生生地站在这里——难道她就是一直藏在身后的黑手? ”看来我的猜测真的没错,果然是你,林潇。”高丞佯装镇定地问,之前他猜测着或许是林潇,但是当这个猜测变成现实的时候,他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林潇的表情瞬间恢复了正常,她干涩地笑笑:“高警官,这一切最终还是难逃你的双眼。”她似乎没有任何逃避的迹象,如此淡定地说出这一句,如同老朋友之间的毫无芥蒂:”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只是想问一句,你是如何识破这一切的?”

    高丞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他还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其实,让我真正怀疑到是你的时候是在薛菁菁和卢子坤死后。”

    “卢子坤死了?”林潇惊讶地反问,她沉寂了片刻,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她也顿时明白了一切。

    高丞点点头:“没错,卢子坤也死了,但是我只是将薛菁菁的消息放了出去,因为我确信那个藏在黑暗中的人肯定会和最后一个幸存者联系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错。”

    林潇不语,她继续听着高丞的推理:”整个案子看起来确实有很多疑点,你神秘地出了车祸,面目全非,胸前插着一柄致命的匕首,手里握着一卷不明所以的录像带,而带子的内容竟是一段你出车祸的情节,紧接着是死在湖中的袁筱强,他被人刺中右胸而死,手里同样握着一卷带子。

    “此时,方磊主动和我联系,想要告诉我关于那些录像的秘密,结果,就在我要得知的时候,他却神秘地被烧死了,同样的匕首杀人,神秘的录像带。

    “这三起案件看起来貌似应该是出于同一人之手,但是经过鉴定,第三卷录像的处理方式和前两卷不一样,这让我怀疑可能有人借机混了进来,他杀了方磊,却用这种方式进行掩饰,推到了凶手的身上。按常理推断,凶手应该是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当然不是卢子坤就是薛菁菁了。我想应该是方磊想要公布秘密的消息被他们知晓了,所以对方起了杀意,从他们二人死亡的现场得到推测,薛菁菁是被卢子坤所杀,如果是两个人一起杀了方磊,那么二人不会发生冲突,最有可能的是卢子坤杀害方磊的事情被薛菁菁目击到了,然后二人起了争执,结果造成薛菁菁被杀,而卢子坤因为压力和恐惧突发心脏病死了。

    “整个故事到此或许就应该结束了,但是那个一直藏在暗处的真正凶手始终没有现身。”高丞将脸扭了过去:”我看了当时的记录,你头部撞烂,我想,那个根本不是你,只是你将证件留在了上面,让我们惯性地认为那就是你。然后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实行自己的计划了,我说的没错吧!” 说到这里,林潇不由得拍手叫好:”高警官,真的很佩服你,你确实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10,如影随刑

    高丞能够肯定这个故事绝对是他从警多年以来听过最疼痛、最悲伤和同时也是荒诞恐怖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做林潇,我是一个热爱表演的女孩,从小我就梦想长大当一名演员,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离自己的梦越来越远,进人大学后,我认识了同样热爱表演和拍摄的袁筱强、方磊、卢子坤和薛菁菁。

    “我们成立了一个叫做”追梦”的小组,为了成名,我们终于得到了一次参加某小型电影节的机会,但是要想在电影节上崭露头角,必须要有自己的作品,我们几个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终于决定拍摄一步超低成本的恐怖片,取名叫做<如影随刑>。

    “故事讲述的是几个十分要好的大学生,他们宿营到了一个荒山,然后无意中唤醒了住在那里的恶魔,后来他们为了逃走便将其中一个朋友送给了恶魔,但是恶魔却不放过他们,紧接着便一个个地死掉了。他们有的死于绞刑,有的死于溺水,有的死于焚烧,有的则死于刀伤,但是无一例外都死于这种如同影子一般跟随的刑罚。

    “当时,我们因为拍摄人员不够,又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我就把一个一直在追求我的男生叫来,他的名字叫做梁涵。开始只是想免费利用一下这个劳动力,当时为了避人耳目,就给他起了一个代号叫做'x’,为了防止我们一鸣惊人后,他会跟着分一杯羹。而他只是出于对我的喜爱,答应了这一系列的要求,他饰演一个因绞刑而死的学生。

    “在拍摄的时候,他亲自上阵被吊在半空中,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异样,甚至做出了求救,而我们却没有理睬,坚持拍摄完毕,结果效果非常好,很逼真,而付出的代价竟然是他的死亡,为了追求真实震撼的效果,他竟然被我们误杀了。

    “当时的我很伤心,但是恐惧却占了上风,作为整个组织的管理员,卢子坤说不要声张,我虽然坚持报警,但是他说如果我报警,所有人都要坐牢,而且我们的演员梦成名梦都将化为泡影,所以我犹豫了,最后,在大家的商议下,我们偷偷埋葬了他,为了自己自私而血腥的梦想不再提起他。

    “谁知,后来我无意中得知,原来卢子坤和袁筱强为了利益,为了成名,力求画面逼真,他们是蓄意杀害了梁涵,我很是气愤,却也无能为力,后来这部小成本电影果然受到了关注,可笑的是在演员表上只有我们几个的名字,梁涵根本没有被列在演员表上,他就这样被忽略掉了。

    “事情过了好久,所有人都缄默着,而缄默的最大理由就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仿佛为了自己的梦想,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所有的错误和谎言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后来,袁筱强和卢子坤接到邀请拍摄一部新的恐怖电影,他们又想故技重施,寻找新的替死鬼,那天晚上我们因为这件事情吵得不欢而散,我想退出,但是他们却以此威胁。我打车回去的时候,中途被一个过路的女孩拦下,她想拼车,我一时心烦,就下车了,结果没走一会,就发现那辆车闯进了施工地,她和司机被撞得血肉模糊,我突然心生一计,决定实施自己酝酿许久的报复,为了自己,为了梁涵,更为了心中残存的一点良知。我知道警方即使知道了也无能为力,所以就利用这种方式,想杀死所有人。”

    “而第一步,你就金蝉脱壳,给自己来一个借尸还魂。”高丞听到了这里,差不多明晰了整个故事。

    “当时梁涵死的时候,我收了他的手机,然后一直保存到现在,因为他的卡是黑卡,所以一直没有被人查到。我利用X的身份约到了袁筱强,他吓坏了,接着我趁其不备用匕首剌到了他的右胸,然后布置好一切,将他推进水里,之所以留下录影带,其一是想引起警方的关注,其二就是让他们相互猜忌。

    “正在我准备继续实施计划的时候,方磊的觉悟让我看到了曙光,结果卢子坤知道了他的想法后却心生杀意,为了掩饰身份将这一切推到了我身上,只是我没想到,当时和我一起看到这一切的还有薛菁菁,虽然她是一个虚荣的女孩,虽然她很讨厌,虽然我恨不得她死,但是当我得知她被杀的消息的时候,却很是悲伤。她是一个和我一样有梦想的女孩,只是我们当时都选择了缄默,然后在这条追梦之路上越走越远,而卢子坤最终落得这个结果,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高丞看着林潇失去光彩的眼神,心中不免一阵悲伤,又是一个让人不忍心的故事,每一场杀戮走到最后都会有这么不得已,只是明明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却终是在这条报复和救赎的路上没了退路。

    “我总是想世上最恐怖的刑罚是什么,是绞刑,凌迟抑或是粉身碎骨?

    “其实,通通都不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刑罚莫过于我们犯下弥天大罪的时候却极力掩饰,事后那种庞大的空虚和内疚感像是体味一样挥之不击,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为救赎自己而喋喋不休,又时时刻刻为可能受到的惩罚而充满恐惧,我们期待自己受到惩罚,但又害怕受到惩罚,我们试图走出这种困扰的境地,却终于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11,谨的天堂

    高丞坐在玻璃窗的外面,看着穿着蓝色囚服的林潇,面无光彩。

    “谢谢你来看我,高警官。”林潇干涩地笑笑,高丞能够感到她的心中已经慢慢得到了救赎,救赎的方式并不只是杀戮,而是你肯正视自己的过错。

    高丞把一个包裹交了过去,然后说:“我送了一些东西给你,希望你能够用得到。”

    管教做了简略地检查,然后示意林潇收下。

    林潇坐在那里,突然问了一句:“高警官,你说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

    高丞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接着林潇笑笑说:“我想,地狱就在我们的心中吧。”然后她起身走了进去,高丞起身,点头和管教示意,随即离开了。

    林潇将高丞送来的衣物整理好,却在其中一件衣服中看到了一张碟片,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她主演的那部《如影随刑》,不一样的晕,在套封上的主演表上赫然印着“梁涵”两个大字,那个瞬间林潇忽地感觉鼻子一酸,套封的背面整齐地写着一行字,却让林潇终生难忘。

    ——总是有人问她,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她回答说,地狱就戎们心中。诚然,我们觉得自己满身罪恶,地狱是我们最终的归宿。其实,只要我们心怀救赎,那黑色的地狱也就是天堂了。你说呢……1,死亡实录

    恐惧像是被人施了咒语,悄无声息地在暗处生出很多触手,它们纠缠了过来,摸到了他的小腿,然后顺着那个方向爬了上来。 那个瞬间,他感觉喉咙一紧,粘稠在那的呼吸被硬生生地挤了出去,他甚至能够听到喉结细微的绽裂声,如同一只坚硬的核桃,被器具钻了一个孔,然后肆无忌惮地碎裂开来。

    他微微低了低头,那些黑色的东西依旧死死地纠缠着他的身体,像是中了邪一般紧紧地裹着他,它们仿佛有了意识一般越缠越紧,直到他忍耐不住,悲惨地叫出声音。

    风声灌满了耳朵,他脚下空空,整个身体被吊在半空中,如同一具直挺挺的尸体,动弹不得。他试图挣扎着摸索救命的扣环,但双臂却始终使不上力气。

    “放过我吧!”他痛苦地叫出这四个字,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拉长了,皮肤瞬间变得紧绷起来,仿佛轻轻刺过去就会”噗”的一声崩裂,潜伏在血管里的液体便毫无保留地喷涌而出。

    她披着一件风衣,躲在角落里。她感觉他喊出的那句话里透出庞大的不安,似乎并不是单纯地念出台词。她看着他渐渐被拉直的身体,惨白的灯光打在脸上,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球慢慢地朝外凸出,仿佛随时都有挣脱眼眶的可能,接着便硬生生地跌到地上。

    她碰了碰站在一边的男人。此刻,男人正拿着他挚爱的摄影机,毫无保留地拍下这珍贵的一幕。

    “你有没有感觉他的求救声不太对劲?”

    “怎么了?”男人的眼球依旧固定在摄影屏幕上,丝毫没有扭转的迹象。

    “他好像有些坚持不住了。”林潇说这句话时瞄了一眼被吊在半空中的他——他的脸憋得紫红,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诡异。他的头被扣在粗麻绳套里,双脚似乎绑了重物,不断被用力下拉,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的身体就像一只毫无弹性的筷子!

    男人撇了撇嘴说:”这可是最后一个镜头了,让他再坚持一下,马上就拍完了。”说着他将脸扭了过来:”这可是我们最关键的时刻!”男人诡秘笑了笑,那笑容里似乎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没有再说什么,一直坚持到了拍摄完毕。在这期间,她刻意回避了他痛苦的眼神。随着男人的一声”OK!”整个拍摄过程顺利结束,然后另外三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们将一直吊在半空中的他放了下来,没想到他竟然顺势靠在男人身上。

    男人笑笑说:”行了,兄弟,不用演了,已经拍摄完毕了。”他准备过去扶起对方,却没有想到对方”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这一倒吓坏了所有人,大家迅速围了上来。

    男人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身体,然后将手指探到了他的鼻孔处,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他将铁青的脸扭了过来,脖颈处仿佛失去弹性,发出一股”咔嚓咔嚓”的声音,他只说了三个字,现场的所有人登时都瘫在了地上。 ”他——死了!”

    2,千疮百孔

    袁筱强将戴在头顶的孝帽摘了下来,胡乱叠了叠,塞进了包里。薛菁菁扎进了卢子坤的怀里,她娇嗔的哭声里却透不出一丝疼痛的情愫。方磊哼了一声,那个瞬间,薛菁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鄙夷地将目光挪开,因为他知道那张娇艳的面具下面是一张怎样的脸孔。

    “菁菁。”卢子坤干巴巴地叫了一声:”你别伤心了,如果林潇在天有灵的话,她也不希望你这样。”

    卢子坤搀着她坐到了光线不及的暗处,袁筱强和方磊也跟了过来。她依旧啜泣着,然后袁筱强撅了撅嘴说:”这里没人看了,你就别装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针镇定剂,让刚刚还痛不欲生的她瞬间停止了哭泣,她装腔作势地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表情变得冷冰冰。

    “还真是演员啊,表情转换得就是快!”方磊轻蔑地回了一句。

    薛菁菁刚要还嘴,却被卢子坤拦了下来,他使了个眼色,然后严肃地说:”现在也没有外人了,说吧,到底是谁杀了林潇,还放了那盘可恶的录像带?”

    这句话如同一声惊雷,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从红润变得阴黑。没有任何人回答,仿佛在撇清这一切与自己无关,但是这种缄默却昭示了他们又不能全身而退。

    刚刚被举行葬礼的人是他们的朋友林潇。那一晚,他们因为拍摄新电影而聚到了一起,林潇对讨论的结果并不满意,她有些愤愤地离开了,结果第二天传来噩耗,她乘坐的出租车出了意外事故,司机和她意外身亡,由于车速很快,坐在后排的林潇当场死亡,浑身被撞得血肉模糊,通过辨认证件才得以最终确定。

    奇怪的是,死者林潇的胸前竟然插着一把匕首,经过法医坚定这一刀才是致命一击,更加诡异的是她的手里还握着一卷录像带。带子里应该是一部完整的电影,却被抹掉大部分,只剩下一段。画面的内容同样是一次车祸,而车祸的主人公正是林潇。不过那显然是发生在另一个地方。

    难道她能够预示自己的死亡,或者是同一个人在两个地方同时出了车祸——确实让人费解。

    “我想,肯定是咱们中某一个人。”卢子坤左右环顾着,他的目光最后定在了袁筱强身上,对方似乎看出了一些苗头,恶狠狠地说:”看着我干嘛,好像我是凶手似的。”

    “不管是谁,凶手一定是我们中间的人,因为只有我们才知道那个秘密。”卢子坤斩钉截铁地说。

    方磊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应和了一句:”我猜是他的鬼魂回来了,说不定,我们这次都逃不掉了。”

    “你少在那里胡说!”袁筱强喝道。

    方磊没有再言语,他无奈地耸耸肩,准备离开,却突然停住脚步,他半侧着脸说:”希望警察会比他快一步,或许那样还会少死一个人。”

    3,缠身节奏

    袁筱强翻了个身,他紧了紧盖在身上的被子,尽量让身体全部隐藏起来,空气里仿佛有一只隐形的小手,随时都可能出现摸他一把。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头埋进被子里:林潇胸前的匕首和手里的带子该如何解释,她死亡的场景,怎么会如此巧合地和”那个场景”一模一样?

    凶手一定是知道那个秘密的人,而知道秘密的人只有他们几个。

    卢子坤、方磊还是薛菁菁?可杀人的动机在哪里?

    难道,会如方磊所说,是梁涵的鬼魂回来了?

    袁筱强越想越怕,他感觉一股诡异并恐惧慢慢地从脚下蔓延开来,悄无声息地钻进了体内,然后顺着血液循环四散开来。

    突然,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袁筱强冷不丁一激灵。他一边小声咒骂了几句,一边拿起手机,上面显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袁筱强冷冰冰地问。

    对方的回答让袁筱强瞬间平静了下来,对方说了一会,然后便不再言语,袁筱强说了一句:”我尽快过去。”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他正准备抄上一件衣服出去,突然手机再次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听键:”你好,哪位?” ”我是-x!” ”X”像是一枚巨大的针”剌啦”一声刺进了耳朵——

    对方不紧不慢地说出了一个地点便挂掉了电话,袁筱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猛地摇了摇头,然后便夺门而去。

    如果他知道这次赴约是一场杀戮的继续,无论如何他也会死死地呆在房间里。

    4,谁是X?

    高丞带着口罩,强忍着恶心,将泡在水池里的尸体翻了过来,那张被冷水浸泡得浮肿的脸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不错,正是袁筱强——

    高丞站了回来,他示意身边的刑警驱散了围观的学生。从这个角度看去,他应该是自己意外失足落水而死,不过周围并没有挣扎的痕迹,胸前同样插着一把匕首,刀尖刺进的位置是右胸,不过却是一刀毙命。更加诡异的是袁筱强松弛武力的身体,竟然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了右手,握住了一卷被包裹好的录像带,和之前林潇死亡现场的极其类似。

    既然是他杀,为什么还要在死者的手里放一盘录像带,是要警示什么还是要透漏什么线索——

    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案件——

    他同时观察到一起赶来的卢子坤三人的脸色异样地苍白,他们仿佛知道什么秘密似的,然后猛地一声”咕嘟”,将这个庞大而恐惧的秘密吞了下去。 他进行了相关的证据采集,觉得并无进展便招呼周围的警察将死者尸体带回去,并且通知他的父母,所有的事情等回到警局再说。

    通过法医的鉴定结果得知:死者袁筱强的死因确实是胸前的致命一击,按常理推断,匕首插进右胸不会致人死亡,但是巧合的是袁筱强天生异样,他的心脏竟然长在右胸的位置——这说明凶手是一个对他十分熟悉的人。

    他手里的东西是死后被弄上去的,录像带装在袋子里,没有留下任何可用的指纹。因为死者的裤子防水,塞在后袋的手机并没有被水侵蚀损坏。

    高丞发现袁筱强昨晚和两个人通过电话,其中一个是”方磊”,另外一个电话的姓名是”X”。

    不错,在手机里存储的名字确实叫做”X”。

    “真是奇怪,竟然只存了一个字母。”高丞不解地自言自语道,他知道很多人习惯在手机里简略地存储别人的信息,但是翻遍袁筱强的整个通讯簿,只有这一个”X”用了简称!

    “或许袁筱强的死会和这个叫做X的神秘人有关,还有那卷录像带中的玄机。”想到这里,高丞突然朝着鉴定科的房间叫了一声:”刚子!”

    没出几秒钟,就冒出一个脑袋,他是鉴定科新来的实习生:”高队,有什么指示?”

    “录像带的鉴定结果出了没?”高丞故作严肃。

    刚子点点头说:”出了,两卷带子的质量是一样的,但是每卷带子里都被人抹去了大部分,只留下了和死者一模一样的死亡场景,从技术角度上讲,应该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高丞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还有,”刚子继续道:“这些带子应该是很久之前拍摄的了,只是其中的内容与死者的死法和场景一致,而且两段录像应该是出于同一盘带子。留下带子的人很小心,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还有你拜托调查的‘X’号码的主人叫做粱涵,但是却在一年前神秘失踪了,因为是黑卡,所以查不到更多的线索。高队,你遇到棘手的难题了!”

    “去你的,小兔崽子!”高丞佯装笑了笑,但是他的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一阵不安,他觉得还会有事情发生,而且下一个死者应该是他们三人之中的一个。

    他们肯定知道这所有的一切跟那盘录像带有关系。想到这里,高丞拨通了方磊的电话,他想问下昨晚他们之间的通话谈了些什么。

    5,我要泄密

    方磊心神不定地从警局中走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将这种庞大的不安暴露给高丞了,他透过自己的故作镇定已经将整个故事的关键部位摸到了。

    方磊转念一想:自己昨晚确实和袁筱强通过电话,但是约他到学校的后门,可是他怎么会自己跑到湖边,是谁引诱他去了那里?而且他的手里同样握着那卷带子。

    他的右胸还被人插进了匕首——

    难道真的是那剧中的妖魔复活了,它来到现实中一一索命来了吗?方磊使劲地摇摇头,他确定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而除了自己之外,知道那个秘密的人只剩下了卢子坤和薛菁菁。

    莫非是逮对心怀鬼胎的狗男女暗中下的手?

    那个瞬间他的耳边再一次想起高丞说的话:”我知道你们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我想跟这盘不断出现的录像带有关,而且我想林潇和袁筱强的死和这盘带子也有着莫大的关联,现在这些零碎的录像正在不断地浮出水面,我希望你能尽快和我合作,不要等到事情到了无力回天的时候,那样,你的秘密将再也不具有任何价值!”

    想到这里,他拨通了高丞的电话,忙音仅仅持续了两下,就传来了高丞富于磁性的声音:“方磊?”

    “高警官。”方磊吞了口唾沫,然后坚定了一下说:“我想跟你说出那个秘密!”

    方磊能够感觉对方沉默了两秒,他继续:”我会晚些时候找你联系的。”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方磊,什么事?”

    良久的沉默——

    “我,决定将全部的秘密告诉高警官了。”

    “你疯了吗?”对方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八度:“讲出去,你自己也不会好过。”

    方磊哼了一声:”你怎么这么紧张,我想,那些带子不会是你弄的吧?”

    “你说的什么屁话!”对方激动了起来:“如果是我做的,对我有什么好处?”

    “既不是你做的,也不是我做的。”方磊突然诡秘地说了一句:“难道是你的宝贝女友干的好事?”

    对方沉寂了片刻,方磊顺势挂断了电话,那个瞬间,他交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是因为那个秘密要公之于众了吗——

    6,焚身咒语

    高丞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很晚了,他仍旧没有接到方磊的电话。

    “他不会临时改变主意,不想讲出那个秘密了吧?”他自言自语道,然后鉴定科的刚子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他看见了还坐在值班室里的高丞,问道:”高队,还没回去呢?”

    高丞点点头,然后刚子将头凑了过来说:”别让嫂子等急了啊。”

    高丞显然听出这小子的画外音,然后抄起桌子上的一本书就欲扔过去:”你这兔崽子,不学好,净学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子一下子靠到了墙边,淫笑道:”高队,我先走了。” ‘送走刚子,整个警队就剩下了高丞一人,他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等了半个小时,此时已是凌晨两点。他终于按捺不住,拨通了方磊的号码,但是对方竟然关机了。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起身准备出去,却突然接到了刚子的电话。

    “高队,你马上过来一下。”刚子的话里透出一股急促。

    “发生什么事情了?”高丞猛地一颤,仿佛有一只手摸到了后脊。

    “方磊死了!”刚子讲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像是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恐怖。

    “你现在人在哪里?”高丞迅速问道。

    “我刚刚路过方磊所在的纪元大学后面的仓库,很多围观的学生告诉我,方磊被活活烧死了。”高丞。能够感到刚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胃里翻腾了一下。不容他多想,抄上警服便钻进了黑夜。

    他再赶到现场的时候,刚子已经将现场围观的同学去散开了,校方配合做了很多工作。躺在高丞面前的是一具已经烧焦的身体,外露的轮廓告诉他这就是方磊,发现这具尸体的是对情侣,他们发现的时候,方磊就已经被烧焦了,他的胸前插着一把匕首,最诡异的是方磊烧焦的手里竟然攥着一卷完好无损的录像带。

    又是录像带——高丞不由得心生一股怒火:又是这卷怪异的录像带。

    他不忍心再继续待下去了,他起身,然后示意周围的警察保护现场,留下相关警力,其余的回去。

    “如果没有猜错,我想录像带的内容应该同样是一段方磊被烧死的情节。”刚子沉重地说了一句。

    高丞不由得攥了攥拳头,他咬了咬牙,本来今晚应该是在方磊这里得知那个关键的秘密的,但是不想他却在此时出了意外——难道是凶手洞悉了他的动机,或者说凶手知道了他的想法而起了杀机?

    “妈的!”高丞啐了一口:“别让我逮住你。”

    刚子无奈地耸耸肩,但是高丞毕竟是办案多年的刑警,他迅速调整了情绪,然后佯装镇定地拍了拍刚子的肩膀说:”你也不用回去了,跟家里说一声,今晚可能又要通宵加班了!”

    刚子抿了抿嘴说:”高队,我们一定会找到缺口的。”

    7,魅影双杀

    她躺在那里,庞大的黑暗迅速包裹了过来,她能够听到血液一点一点从体腔里被释放出去的声音,滴答滴答的,格外刺耳。

    她努力撑开眼睛,然后那张熟悉的脸庞透了出来,她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他做的。

    “是你杀的方磊。”她小声地念叨出这几个字。

    对方不说话,那个瞬间,他再次用力,刀子的刀刃部分全部插进了她的体腔,她顺势咳嗽了一声,浓烈的血沫揉进了空气里。

    “原来你就是那个藏在后面的黑手,你杀了林潇,然后害死袁筱强,接着烧死了方磊,现在又捅死我。”

    “如果你没有看见这一切,如果你答应不说出去,现在我们都相安无事。”

    “相安无事?”说到这,她竟然虚弱地笑了起来:“我呸——”她用力地咳了一声,身体随着咳嗽而产生巨大的联动效应,疼痛感瞬间覆盖了体腔:“原来我也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不想了,我做了那么久的演员,我不要再掩饰自己的恐惧了,我不要——”

    对方不再言语,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他颤抖的手在慢慢地回缩。”你知道我们已经走到了地狱的入口了吗?”

    “我没有。”对方的声音透出强烈的不安,他似乎在极力让自己镇定。

    她轻蔑地笑了笑:”你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非得将我们一一杀死。”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知道了也没有意义了,我只想问你,你害怕地狱吗?”她感觉自己的意讽越来越模糊了。

    对方沉默不语。

    “你害怕地狱吗?”她依旧不断问着,声音

    不断地减小。

    “你害怕地狱——你怕!你怕!你怕……”随着声音的渐稀,她瘫软在了地上,那双惊恐的瞳子始终没能闭上。

    对方同样跪在了那里,他失声痛哭出来,悲惨的声音回溢在这个庞大的仓库里。他反复念叨着:“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突然大声叫了出来,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喊叫着:“你出来吧,我知道是你,梁涵,我知道是你,你死不瞑目,你死不瞑目,你现在回来索命了吗,你回来了吧!”说着他瘫在地上,趴在她的身上痛哭着:“对不起,对不起。”

    突然,他感觉黑暗里竟然透出一把亮闪闪的刀子,它一点一点靠了过来,然后抬起,慢慢变得庞大。

    那个瞬间,他突然大叫一声:”你来杀我吧,梁涵!”然后他感觉心脏停跳了一下,他突然看到了一股血水从黑暗中涌了出来,很快就漫过了他的身体。他躺在那,忽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的耳边回溢着巨大的潮汐,喧嚣得不能停滞,在那些声音中,他突然听到了那句突冰冷的对白:

    “有人问我,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我回答说,地狱就在我们的心中。”

    8,X的破绽

    高丞将所有的资料再次看了一遍,天亮的时候,鉴定科出了结果。

    “什么,手法不一样?”高丞惊讶得张大嘴巴。

    刚子点点头说:“没错,虽然方磊的手里握着那卷录像带,录像带显示的内容也同样是一段被烧死的场景,但是处理的方式却不一样,在方磊手中的录像带处理得非常粗糙。很可能——”

    “很可能还存在另外一个凶手!”高丞说出了猜测,刚子“嗯”了一声。

    这时候,突然有人跑进来,慌慌张张地说:“高队,有人报警说纪元大学后面的仓库里发现了两具尸体。”

    “什么,又发现了尸体?”高丞不禁倒抽一口凉气,他叫上刚子,出门便钻进了警车。

    令高丞没有想到的是,死者竟然是卢子坤和薛菁菁。经过法医鉴定,薛菁菁是被刀子扎进了要害部位失血过多而死,而卢子坤则是因为恐惧引发了急性心肌梗塞而死。

    “现在唯一可能掌握那盘录像带秘密的人也死了。”刚子失落地说。

    “录像带”三个字却提醒了高丞,他的脑海里迅速回想着这几起案子,包括它的细枝末节,他感觉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环节,只要找到那个环节,整个故事就会解开了。事已至此,并不是所有的线索都断裂了,那个被略掉的链子,只要找到它,就能够找到整个事件的起始点了——

    高丞闭上眼睛,所有的情节急速地倒回着,到底丢失了什么——凶手到底隐藏了什么,那个环节就是他的藏身之地。

    猛地,高丞睁大了眼睛,那个瞬间,他用力了吞咽了一口唾沫。

    “高队,你怎么了?”刚子困惑地问道。

    “谜题即将被解开!”他沉静地说出这几个字。

    “但是那个秘密已经无人知晓了,你不是说那个秘密是关键吗?”刚子反问。

    “没错。”高丞一脸自信地说:“那个秘密的确是关键,但是现在还有一个人知道那个恐怖的秘密。”

    “谁?”

    “x!”

    9,X的显身

    高丞看了看时间,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五分钟,他的猜测果然没错,他将薛菁菁被杀的消息了放了出去,却隐藏了卢子坤死亡的消息。因为他要等着对方上钩,只要还有一个幸存者,这个神秘的幕后黑手就不会停止。

    事实证明了高丞的猜测是正确的,没过多久,他掌管的卢子坤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X”的信息,他们顺利地约定了在这个地方见面。

    隐藏了许久的神秘面孔即将现身——他到底藏有多少要命的秘密。

    “你来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这三个字看来,他和卢子坤的熟悉程度很深。

    高丞慢慢扭过头,他沉默的表情让对方愣了一下,而对方也足足让他惊讶地定在原地。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高丞还是第一时间喊出了她的名字:“林——潇?”

    这两个字如同一道咒语将二人全部叫醒。

    确实,这个前来赴约确是林潇无疑!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此刻却活生生地站在这里——难道她就是一直藏在身后的黑手? ”看来我的猜测真的没错,果然是你,林潇。”高丞佯装镇定地问,之前他猜测着或许是林潇,但是当这个猜测变成现实的时候,他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林潇的表情瞬间恢复了正常,她干涩地笑笑:“高警官,这一切最终还是难逃你的双眼。”她似乎没有任何逃避的迹象,如此淡定地说出这一句,如同老朋友之间的毫无芥蒂:”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只是想问一句,你是如何识破这一切的?”

    高丞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他还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其实,让我真正怀疑到是你的时候是在薛菁菁和卢子坤死后。”

    “卢子坤死了?”林潇惊讶地反问,她沉寂了片刻,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她也顿时明白了一切。

    高丞点点头:“没错,卢子坤也死了,但是我只是将薛菁菁的消息放了出去,因为我确信那个藏在黑暗中的人肯定会和最后一个幸存者联系的,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错。”

    林潇不语,她继续听着高丞的推理:”整个案子看起来确实有很多疑点,你神秘地出了车祸,面目全非,胸前插着一柄致命的匕首,手里握着一卷不明所以的录像带,而带子的内容竟是一段你出车祸的情节,紧接着是死在湖中的袁筱强,他被人刺中右胸而死,手里同样握着一卷带子。

    “此时,方磊主动和我联系,想要告诉我关于那些录像的秘密,结果,就在我要得知的时候,他却神秘地被烧死了,同样的匕首杀人,神秘的录像带。

    “这三起案件看起来貌似应该是出于同一人之手,但是经过鉴定,第三卷录像的处理方式和前两卷不一样,这让我怀疑可能有人借机混了进来,他杀了方磊,却用这种方式进行掩饰,推到了凶手的身上。按常理推断,凶手应该是掌握这个秘密的人,当然不是卢子坤就是薛菁菁了。我想应该是方磊想要公布秘密的消息被他们知晓了,所以对方起了杀意,从他们二人死亡的现场得到推测,薛菁菁是被卢子坤所杀,如果是两个人一起杀了方磊,那么二人不会发生冲突,最有可能的是卢子坤杀害方磊的事情被薛菁菁目击到了,然后二人起了争执,结果造成薛菁菁被杀,而卢子坤因为压力和恐惧突发心脏病死了。

    “整个故事到此或许就应该结束了,但是那个一直藏在暗处的真正凶手始终没有现身。”高丞将脸扭了过去:”我看了当时的记录,你头部撞烂,我想,那个根本不是你,只是你将证件留在了上面,让我们惯性地认为那就是你。然后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实行自己的计划了,我说的没错吧!” 说到这里,林潇不由得拍手叫好:”高警官,真的很佩服你,你确实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10,如影随刑

    高丞能够肯定这个故事绝对是他从警多年以来听过最疼痛、最悲伤和同时也是荒诞恐怖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做林潇,我是一个热爱表演的女孩,从小我就梦想长大当一名演员,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离自己的梦越来越远,进人大学后,我认识了同样热爱表演和拍摄的袁筱强、方磊、卢子坤和薛菁菁。

    “我们成立了一个叫做”追梦”的小组,为了成名,我们终于得到了一次参加某小型电影节的机会,但是要想在电影节上崭露头角,必须要有自己的作品,我们几个几天几夜没有休息,终于决定拍摄一步超低成本的恐怖片,取名叫做<如影随刑>。

    “故事讲述的是几个十分要好的大学生,他们宿营到了一个荒山,然后无意中唤醒了住在那里的恶魔,后来他们为了逃走便将其中一个朋友送给了恶魔,但是恶魔却不放过他们,紧接着便一个个地死掉了。他们有的死于绞刑,有的死于溺水,有的死于焚烧,有的则死于刀伤,但是无一例外都死于这种如同影子一般跟随的刑罚。

    “当时,我们因为拍摄人员不够,又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我就把一个一直在追求我的男生叫来,他的名字叫做梁涵。开始只是想免费利用一下这个劳动力,当时为了避人耳目,就给他起了一个代号叫做'x’,为了防止我们一鸣惊人后,他会跟着分一杯羹。而他只是出于对我的喜爱,答应了这一系列的要求,他饰演一个因绞刑而死的学生。

    “在拍摄的时候,他亲自上阵被吊在半空中,没过多久就出现了异样,甚至做出了求救,而我们却没有理睬,坚持拍摄完毕,结果效果非常好,很逼真,而付出的代价竟然是他的死亡,为了追求真实震撼的效果,他竟然被我们误杀了。

    “当时的我很伤心,但是恐惧却占了上风,作为整个组织的管理员,卢子坤说不要声张,我虽然坚持报警,但是他说如果我报警,所有人都要坐牢,而且我们的演员梦成名梦都将化为泡影,所以我犹豫了,最后,在大家的商议下,我们偷偷埋葬了他,为了自己自私而血腥的梦想不再提起他。

    “谁知,后来我无意中得知,原来卢子坤和袁筱强为了利益,为了成名,力求画面逼真,他们是蓄意杀害了梁涵,我很是气愤,却也无能为力,后来这部小成本电影果然受到了关注,可笑的是在演员表上只有我们几个的名字,梁涵根本没有被列在演员表上,他就这样被忽略掉了。

    “事情过了好久,所有人都缄默着,而缄默的最大理由就是为了自己的梦想,仿佛为了自己的梦想,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所有的错误和谎言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后来,袁筱强和卢子坤接到邀请拍摄一部新的恐怖电影,他们又想故技重施,寻找新的替死鬼,那天晚上我们因为这件事情吵得不欢而散,我想退出,但是他们却以此威胁。我打车回去的时候,中途被一个过路的女孩拦下,她想拼车,我一时心烦,就下车了,结果没走一会,就发现那辆车闯进了施工地,她和司机被撞得血肉模糊,我突然心生一计,决定实施自己酝酿许久的报复,为了自己,为了梁涵,更为了心中残存的一点良知。我知道警方即使知道了也无能为力,所以就利用这种方式,想杀死所有人。”

    “而第一步,你就金蝉脱壳,给自己来一个借尸还魂。”高丞听到了这里,差不多明晰了整个故事。

    “当时梁涵死的时候,我收了他的手机,然后一直保存到现在,因为他的卡是黑卡,所以一直没有被人查到。我利用X的身份约到了袁筱强,他吓坏了,接着我趁其不备用匕首剌到了他的右胸,然后布置好一切,将他推进水里,之所以留下录影带,其一是想引起警方的关注,其二就是让他们相互猜忌。

    “正在我准备继续实施计划的时候,方磊的觉悟让我看到了曙光,结果卢子坤知道了他的想法后却心生杀意,为了掩饰身份将这一切推到了我身上,只是我没想到,当时和我一起看到这一切的还有薛菁菁,虽然她是一个虚荣的女孩,虽然她很讨厌,虽然我恨不得她死,但是当我得知她被杀的消息的时候,却很是悲伤。她是一个和我一样有梦想的女孩,只是我们当时都选择了缄默,然后在这条追梦之路上越走越远,而卢子坤最终落得这个结果,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高丞看着林潇失去光彩的眼神,心中不免一阵悲伤,又是一个让人不忍心的故事,每一场杀戮走到最后都会有这么不得已,只是明明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却终是在这条报复和救赎的路上没了退路。

    “我总是想世上最恐怖的刑罚是什么,是绞刑,凌迟抑或是粉身碎骨?

    “其实,通通都不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刑罚莫过于我们犯下弥天大罪的时候却极力掩饰,事后那种庞大的空虚和内疚感像是体味一样挥之不击,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为救赎自己而喋喋不休,又时时刻刻为可能受到的惩罚而充满恐惧,我们期待自己受到惩罚,但又害怕受到惩罚,我们试图走出这种困扰的境地,却终于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11,谨的天堂

    高丞坐在玻璃窗的外面,看着穿着蓝色囚服的林潇,面无光彩。

    “谢谢你来看我,高警官。”林潇干涩地笑笑,高丞能够感到她的心中已经慢慢得到了救赎,救赎的方式并不只是杀戮,而是你肯正视自己的过错。

    高丞把一个包裹交了过去,然后说:“我送了一些东西给你,希望你能够用得到。”

    管教做了简略地检查,然后示意林潇收下。

    林潇坐在那里,突然问了一句:“高警官,你说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

    高丞一下子愣在了那里,接着林潇笑笑说:“我想,地狱就在我们的心中吧。”然后她起身走了进去,高丞起身,点头和管教示意,随即离开了。

    林潇将高丞送来的衣物整理好,却在其中一件衣服中看到了一张碟片,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她主演的那部《如影随刑》,不一样的晕,在套封上的主演表上赫然印着“梁涵”两个大字,那个瞬间林潇忽地感觉鼻子一酸,套封的背面整齐地写着一行字,却让林潇终生难忘。

    ——总是有人问她,这世间的地狱在哪,天上还是地下?她回答说,地狱就戎们心中。诚然,我们觉得自己满身罪恶,地狱是我们最终的归宿。其实,只要我们心怀救赎,那黑色的地狱也就是天堂了。你说呢……

  • 本文标题:如影随刑
  •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dai.com/gggs_460/
  • 本小故事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故事迷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专题名字

    故事迷 - 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小故事大道理。
    苏ICP备12007328号-1 Copyright © 2010-2021 www.fengwodai.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发邮件(jdmws66@126.com)联系客服 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处理!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行业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