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幽默故事
  • 儿童故事
  • 爱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人生故事
  • 寓言故事
  • 名人故事
  • 亲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民间故事
  • 神话故事
  • 当前位置:故事迷 > 鬼怪故事 > 关于《第八计》的小故事在线阅读

    第八计

    作者:故事迷 发布时间:2020-06-01 11:00:02 | 来源:鬼怪故事 | 点击:127次

    鬼怪故事【第八计 】约10587字,预计阅读需要27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1

    在见到马巧雨之后,赵昱森便决定帮助马志鹏解决他的麻烦。

    马巧雨是马志鹏的女儿,今年七岁,患有肾功能衰竭,眼下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医院里等待肾源。市价三十万,还不包括手术费在内。然而马志鹏的麻烦却并不是钱,这正是让赵昱森头疼的原因一一凡是不能用钱解决的麻烦,都是最要命的麻烦。

    “如果在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会说没什么大不了,反正烂命一条,”马志鹏捏着香烟的手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 “可是他们现在连巧雨也不放过,虽然不知道手术是不是能成功,但是只要有一分机会我就不能放弃。我要她好好地活下去,我答应过她妈妈的,我已经害了一个最亲的人,我不能再害死自己的女儿!我不能……”

    马志鹏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职业赛车手——但因为曾参与了几次非法赛车而被停赛。在没有收入的日子里,他又只好依靠这些非法赛车以获得收入,由于出色的技巧,居然屡次获得冠军,却因此越陷越深一一这一切直到他的妻子顾燕忽然出意外死去,他的女儿又被检查出患有肾功能衰竭,痛失亲人的马志鹏才幡然悔悟,决定就此收手。为了给女儿治病,他已经卖掉了赛车,倾家荡产只求女儿平安无事,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他居然收到了两封非常奇怪的信,而这两封信都要求他做一件事一一参加一次秘密车赛一一这场被称为“极速之夜”的比赛将在一个月以后举行,地点和具体时间暂时保密,另行通知。

    但不同的是,同一场比赛,一封信要求他赢,一封信要求他输。

    在马志鹏接到信的同一天,他的银行账户上便多了两笔巨款,每一笔都是三十万。

    赵昱森仔细地看着两封信。

    都是打印出来的,意思也都简明扼要,三十万是一半的报酬,赢得比赛便得到另一半酬金,如果输掉比赛或者以任何理由没有参赛,包括逃跑、生病、受伤或是意外,他都会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这个代价便是马志鹏和他女儿的性命,即便是马志鹏在赛前死去,这些人一样不会放过他的女儿一一换句话说,马志鹏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了后路。

    落款处用标记代替了签名,要求马志鹏赢得比赛的信上标记是一把撑开的黑伞,而另一封信的标记则是一个铁钩。

    虽然不过是两个简单的图形,但赵昱森却从中感到了一股凌厉的杀气——除了长期在危险环境中所孕育出来的直觉外,也因为“黑伞”和“铁钩”原本就是当地两个让人闻名丧胆的秘密组织。

    赵昱森同情地看着马志鹏,对方的头上包着厚厚的一块纱布一一这是三天前他夜归路过一个无人小巷时,一群神秘人送给他的礼物——当然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要将其送进医院,而只是为了给他一点小小的提示。在现场,马志鹏发现了一张印着黑伞的卡片,而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二天,同样的情况又一次重复,这次,马志鹏的左臂受了轻伤——很明显,那些人同样是“手下留情”、“点到为止”,他们也将一张印着铁钩的卡片扔到了马志鹏的脸上。从那一刻开始,马志鹏终于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玩笑。

    “为什么要这么玩我?”马志鹏满脸的委屈,“为什么偏偏要选上我?”

    赵昱森无法回答他一一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回答的。

    就如同他自己,为什么他的父母会在他幼年的时候便离婚,为什么他会被亲生父母当作皮球一般踢来踢去?为什么他会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少年时光?为什么他会遇上荣瀚这个改变他命运的人?为什么他什么人都不服却偏偏服了荣瀚,还跟着他毅然抛弃了以前轻狂奢靡的生活,心甘情愿地一起出生入死?

    现在想想这些为什么,真觉得恍如大梦一场。

    2

    “你真的决定要参赛?”荣瀚挑起眉头,看着这个跟了自己五六年的兄弟及朋友,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想好了,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漩涡中出来,现在又要一脚踏回去,再要脱身的话,会更难。”

    赵昱森点点头:“我就是知道脱身出来有多难,所以才一定要帮他这个忙,那时候如果没有你,我是不可能从那个泥潭里爬出来的,我会继续自暴自弃,也许会吸毒,会抢劫,甚至会杀人也说不一定……现在也是一样,如果马志鹏没有我拉他一把,我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那个时候的我,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可是他呢,还是一个生病女儿的父亲!那女孩会怎么样,我连想都不敢想!你说,这个忙,我能不帮吗?”

    荣瀚的脸色微微变了,最后一句话重重敲中了他的心房——他曾经也有机会做一个父亲,可是因为他自己的过错,他所爱的女人离他而去,而他所盼望的孩子再也没有机会出生。

    “我们都是幸运的人,做错过,还有机会可以走回正道,”赵昱森趁热打铁地说服对方, “我们这些人不都是这样吗?你在我最迷惘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希望,给了一条正道,你说,这是我们的缘分,命中注定的。现在,我想对马志鹏做同样的事情,因为那也是命中注定的。”

    荣瀚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拍了拍赵昱森的肩:。我会全力支持你。“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黑伞”和“铁钩”到底为什么会选上马志鹏,也许这根本不重要,因为马志鹏呢,不过是个小人物小虾米,别说没有得罪过他们,就算有,也根本没有资格值得他们联合出手来对付。而从过去的经验来看,黑赛的本质就是赌博,所以我觉得这两个帮派是在赌博,甚至是赌外围!“赵昱森说, ”而马志鹏的输赢就是这个赌局,他不过是两帮利益斗争的牺牲品。“

    ”有道理。“荣瀚点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

    ”马志鹏的女儿病得很严重,现在是靠血析吊命,根本不可能让她离开那张病床,所以让他带着女儿逃跑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只能打一场硬仗。我计划第一步先打听清楚这场‘极速之夜’的比赛内幕,然后麻烦大哥安排我参赛。“赵昱森开始讲述他的计划: ”当年我玩车的时候,马志鹏曾经三次在赛场上输给我,圈里很多人都知道他曾是我的手下败将,如果我参赛,那就会是他赢得比赛的最大竞争对手,这个时候再大肆放些风声出去,把我捧成夺冠大热门,那么我就会成为其中一个组织的眼中钉,也就是标记是黑伞的那个组织,因为他们要求马志鹏赢。如果我成了他们赢得赌局的威胁,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对我下手。“

    ”唔。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到时候你就守株待兔,再上演一出苦肉计,而我们就等着对方犯案的证据落到口袋里,然后顺藤摸瓜,找出这个赌局的幕后主使人来,再把他们往牢里一送,如果能两边一网打尽固然好,赌局作废,万事大吉,你的朋友什么事儿都不会有,这是上策。可是“黑伞‘和’铁钩‘这两个组织可不是小帮派,要想全锅端,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最大的可能性是我们能端掉涉入赌局的头目,但还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他们遭了事,内部一定手忙脚乱,也许就顾不上找马志鹏的麻烦,赌局也会一边倒。马志鹏就按照’铁钩‘那边的要求去做,也许能过躲过一劫,但是’黑伞‘这边如果不甘心,要报复的话,他们还是很危险,所以这一招只能是中策;”荣瀚沉吟着,面露忧色, “而如果我们中间操作稍有不慎,被人家识破,不但救不了你朋友,还会惹火上身,到时候搞不好我们大家和你的朋友都得跑路,这可就是下下策了。”

    “所以,我们只能赢,不能输。”赵昱森说,“就算要输,也绝不能把马志鹏扯进来。”

    3

    马志鹏一拳打在赵昱森的脸上,赵昱森失去重心,从吧台一直摔在地上,鼻血长流。

    “我当年瞎了眼,怎么会交了你这种朋友?!”马志鹏撕心裂肺地喊着, “我这么信任你!你就是这样帮我的?!哦,我知道了!你还在对顾燕的事耿耿于怀,你当初说不在乎全是假话,其实你根本就还在记恨她选了我而不是你,现在你终于找到报复的方法了!呵呵,我真傻,我居然去求你!我还以为……”

    “是!”赵昱森冷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打断了马志鹏的话, “你是傻!你居然傻到要找我帮忙!我在女人上输给了你,可是在比赛中,你从来没有赢过我,我这次回来参赛,就是要让你永远记住这一点!”

    马志鹏大叫一声,又朝赵昱森扑了过来,赵昱森往旁边一闪,马志鹏便扑了个空,自己反倒一头撞在吧台之上,摔在了地上。

    “顺便说一声,你的麻烦根本没有人能解决得了,不管是输还是赢,都是死路一条,不过我要是你,我会尽全力比赛,因为这样的话,起码死得有尊严。”赵昱森站在马志鹏的身体旁边,俯视着后者,嘴角带着一丝嘲意,冷冰冰地说道。

    4

    “那个叫赵昱森的人,刚刚花大价钱买了最好的赛车,这段时间又在天天练车,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而且我们的人比较了一下,他的技术确实比马志鹏还要好,赢面很大,现在外面不少人都把筹码压在他身上了,您看我们是不是……”说话的人叫做洪伟,是黑伞组织中负责本地东区的一个头目,同时也是组织中数一数二的武术高手,而被他毕恭毕敬请示的对象,则是黑伞组织中排行第三的大人物,人称“太阳神”的郭子东。

    “算了,由他去吧。”郭子东一面悠闲地抽着雪茄,一面对洪伟漫不经心地说:“赌局嘛,都是有赢有输的。”

    洪伟一脸困惑地看着对方:“如果不能赢的话,那何必还要和霍少俊打这个赌呢?还要压上这么大一笔钱?要真输了,我们损失可不小啊!”

    “你以为,我的目标真的在这个赌局上吗?”郭子东笑了笑,他的笑容让洪伟打了一个寒颤——因为他知道,每当郭子东这样笑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好戏即将上演。

    霍少俊,铁钩组织的龙头老大霍森龙的独子,二十三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又刚刚从父亲的手里拿到了部分掌控权,骨子里全部是跃跃欲试,要大显身手,树立声威。

    “哈哈!真是老天爷也帮我!”霍少俊高兴地拍了拍桌子, “现在有了姓赵的这个小子,省了我们不少事儿I能够光明正大地赢这场比赛当然是最好的了,我们名利双收,他们也只好愿赌服输。输掉这场比赛,他们可就输掉了人气和元气,我们再趁热打铁,好好地陪他们玩最后一局,到时候,爸爸多年的心愿可就实现了!”

    “不过,郭子东这个人向来喜欢玩阴的,我们不得不防啊!”站在他身边的心腹宋武忧心忡忡地说, 。我们倒是跟他正大光明了,可是依照他的性子,他怎么会甘心让自己输掉这么大一笔钱?“

    霍少俊点点头:”当然要防。好好地照顾姓赵的那家伙,二十四小时看着他,还有他的车!要保证他能用最好的状态参加比赛。如果,他老郭真要这么下作,那也没关系,我们正好来个瓮中捉鳖,抓他个现形,能让这个’太阳神‘颜面扫地,就算输了比赛,咱们也算值得了。“

    5

    赵昱森穿着修车工的服装,压低帽檐,在判定四下无人之后,用最快的速度溜进了车房,仔仔细细地将他自己的赛车连续检查了三遍之后,他终于失望地相信,这辆车还是没有被人动过手脚。

    而此时一直在暗中观察和保护他的兄弟周宜鸿及阳晖等也都通过联络器告诉他,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可疑人物出现过。

    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得差不多了,自己如此张扬地行事,对方却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说,如果要对自己下手,这段准备期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荣瀚和凤薇动用了大量的关系,虽然的确查到了一些外围赌局,而且规模都不小,但其中并没有迹象表明黑伞和铁钩这两个组织都参与进去,如果不是或根本没有他所推测的秘密赌局,那么意味着这两个组织的保密工作做得登峰造极——那么他的对手便远远高于他的估计——而他对这些人几乎一无所知——自己已然犯了兵家大忌。

    赵昱森感到有些头疼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功夫都是白费了。因为没有办法在赛前找出始作俑者,就意味着没有办法做到知己知彼,也就没有把握对付这帮人,而一旦这样参加比赛,马志鹏的事情就没有任何转机。最最要命的是,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比赛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对方行事如此谨慎,到时候估计也有相应严格的防范措施,所以能及时通知警方阻止这场比赛的可能性非常小,而在赛场上的意外他又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很可能还会因此白白丢掉性命。

    不行!赵昱森焦躁不安地在车房里来回走踱着步子,这种被动局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荣瀚的电话号码:”瀚哥,我们必须执行B计划了!“

    6

    深夜。

    凌晨四点,万物陷入沉睡之中,甚至连静寂本身也倦怠无力地趴在大地上一动也不动。

    沸腾赛车俱乐部。

    沸腾的白天之后,现在是一片沉默。

    只有摄像头仍在尽忠职守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可惜的是,在一系列莫名其妙地闪光之后一一它们居然都产生了幻觉——对两个正从大门溜进来的蒙面黑影完全视而不见,也没有把这些图像传输到保安室的监视器上去——于是两个负责值班的保安也就继续强睁着眼打着瞌睡一一不知道为什么,今夜这睡意来得格外猛烈。

    ”全搞定了。凤凰,“阳晖对着通讯器的耳麦小声说道, ”就凭你这本事,就算全世界都金融海啸了也挨不了穷。“

    周宜鸿瞪了一眼有些忘形的阳晖,又用胳膊肘狠狠地撞了他一下。

    ”你平常八竿子都打不出一句话,怎么挑这个时候献殷勤?“凤薇坐在俱乐部门外的一辆蓝色轿车里,一面操作着手里的仪器,一面冲着通话器的另一头笑了起来, ”好好把昱森的事儿办好吧。“

    说完,她又转过头望着脚边的手提电脑,电脑上正是赵昱森的图像。

    ”阿森啊,“凤薇指着他的脸, ”我们这可都是为了你啊!瀚哥说过,犯法的事情是千万不能沾的,现在也为你破例了,你这个人情可欠大了!看你以后拿什么还!“

    只见电脑里的赵昱森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放心!以后但有吩咐,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阳晖和周宜鸿此时已经顺利地来到了存放着赵昱森赛车的车房外。

    这里的摄像头和俱乐部门厅的一样,全部都被凤薇用仪器干扰而暂时失灵了——此时就像睁眼瞎一样瞪着两个不速之客。

    周宜鸿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车库门——钥匙原本就是赵昱森的。

    阳晖进入车库后便立刻打开工具箱开始工作——工具箱也是赵昱森故意留在车房内的。

    周宜鸿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万籁俱寂,风雨未来。

    而在俱乐部的门口,离凤薇的车子不远处的另一辆轿车之中,几双眼睛自暗处将一切都搜入眼底。

    ”果然动手了!“霍少俊一面冷笑着,一面吩咐负责监视俱乐部的属下: ”不要轻举妄动!就在门外等着,等他们出来了,跟着他们回老巢去,用摄像机给我全拍下来!“

    凌晨四点半。

    值班室的两个保安在喝了两杯咖啡之后,终于有些清醒了,他们看着监视器上一动不动的画面,纳闷起来。

    ”去看看吧?“其中一个说, ”这角度怎么一直没变,是不是摄像头的转动装置坏了?“

    两个人走到大厅之中。

    几架具有感应功能的摄像机立刻灵敏地转过来,对准了他们。

    两个人面面相觑,狐疑地对望着。

    门外,一辆车疾驰而去的声音隐约传了进来。

    7

    凤薇看着后视镜里那辆若即若离的跟踪车,不由得轻笑起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阳晖和周宜鸿坐在后座上,脱掉蒙面的头套,然后开始往对方的脸上互贴胡子,几分钟之后,阳晖便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威武大汉,而周宜鸿因为个子不高,加了两条细细的八字胡,看上去竟变得相当猥琐。阳晖见状,不由得指着周宜鸿哈哈大笑起来,周宜鸿自己也颇不满意地对着小镜子左右照着,嘴里嘟哝着: ”小薇啊,大哥真的就只给了这两样啊?有没有其它选择啊?好好的一个帅哥,你看看给糟蹋成什么样了?“

    凤薇抿着嘴,摇着头。

    ”那,“周宜鸿转头乞怜地望着阳晖:”要不咱们俩换换,大不了我请你喝一个月的酒。“

    阳晖连连摇头: ”我宁可戒酒一个月!“

    ”两个月?“周宜鸿不甘心道。

    凤薇此时把车猛地一停。

    ”来不及了!下车吧!“

    西晖夜总会。

    霓虹灯依然光彩夺目地闪烁着笑脸,热情洋溢地将两个迟来的陌生人迎接进去。

    跟踪者的车缓缓地开过夜总会的门口,却没有停下来。

    凤薇的指头在键盘上快速地敲打着,很快便截获了从那辆车里所发出的信号,听到了她希望听到的对话。

    ”老大,我亲眼看见他们进了西辉夜总会。“这是报告者宋武在说话,”这家夜总会的老板是曹勇,奇怪了,我记得他是孙西的人,不是’太阳神‘的人啊!“

    ”晤。“霍少俊的声音听上去也有些困惑了:”都拍到了吗?拍到了就拿着录像带先回来再说。“

    于是跟踪者们带着满腹疑虑踏上了归程,或许是由于疲倦,或许是由于大意,他们都没有发觉自己刚才的角色已经被人悄悄偷走了——一辆隐藏于夜色之中的黑色轿车缓缓地尾随在他们的后面……

    8

    ”传闻孙西和’太阳神‘向来不合呀!“宋武终于把他的疑虑全部说了出来, ”据说当年在黑伞争排位的时候两个人就成了对头,原本似乎孙西应该当老三的,却让’太阳神‘耍诡计硬给横刀夺爱了,落了个第四的排位,孙西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所以他无论如何没有理由帮’太阳神‘做事的呀!再说了……“

    霍少俊在宋武的聒噪声里面沉思着,嘴角渐渐泛起阴沉的笑意。

    ”好!“

    ”好?“宋武的滔滔大论被这么一个好字给完全阻截了: ”好什么?“

    ”没有比内乱更好的武器了。“霍少俊笑着说, ”孙西肯定知道我和’太阳神‘在打赌,他这么做明摆着的想嫁祸啊,想借刀杀人。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都是从里面烂出来的。除掉黑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自己狗咬狗,我们做渔翁,这笔生意才是无本万利的。“

    宋武挠着头,似乎有些明白了: ”那我们做什么呢?“

    ”这还用我说吗?“霍少俊意味深长地看着宋武, ”等到姓赵的那小子出了事,咱们就去找’太阳神‘理论,你暗中叫人把录像带送给’太阳神‘叔叔,你想想看,他知道被人摆了一道后会怎么做?这一招就叫做先兵后礼。“

    9

    赵昱森开着车在赛道上疾驰着。

    他的头上已然渗出了汗水,再过几分钟,他就不得不进行一次危险的动作一一不过,这是一次在他控制之中的危险,比起即将来临的那个不可控的危险,又要安全得多了。

    赛车在赛道上打着滚儿,像一头撒泼的野兽。

    所有的人都被这个意外给惊呆了,俱乐部里的急救员、管理员、保安、修理工飞快地扑了过去,七手八脚地将赵昱森从冒烟的车子里拽了出来。

    不幸中的”大幸“,赵昱森仅仅只受了些轻伤。

    然而,轻伤并没有阻止记者们的蜂拥而至一一因为几乎大多数的记者都接到了”内幕消息“——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警方在出事的赛车里发现了人为破坏过的痕迹。

    于是一篇名为《赛车道上的”金枝欲孽“》赫然登上社会版的头条,霍少俊笑眯眯地读完了报道后,便立即带了一帮人找郭子东去了。

    ”如果真是在赛场上输了,我们没二话,愿赌服输就是了,也不是输不起这笔钱,“霍少俊的话里字字带刺,直刺得对面坐着的郭子东脸色铁青。”大家都在一条道上,守的都是一个规矩。按理说,您是前辈,我是晚辈,我没资格教训您,但是,要个说法,应该不过分吧?“

    郭子东强压怒气: ”我没做过,自然拿得出证据,给我三天时间,我会把证据送到你手上。“

    ”好!“霍少俊见目的达到,也不再纠缠,立刻站起身来, ”我等着。如果真不是您出的手,我亲自设宴给前辈赔罪!“

    ”好!“

    霍少俊一行刚离开,洪伟立刻破口大骂: ”这小子太嚣张了,连证据都没有就敢上门来闹,他也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

    ”去查!“郭子东的眼里露出凶光, ”这里面一定有人搞鬼!两天之内,一定要把搞鬼的人给我查出来!“

    与此同时,在荣瀚、赵昱森、阳晖等人的大本营一一”厚朴“酒吧中,几个人也正在对突然变化了的形势进行着分析。

    ”想不到这一招投石问路,居然把铁钩的太子爷和黑伞的’太阳神‘给引出来了,“荣瀚在屋子里踱着步子,一面思考一面说,”你那朋友运气还真好,偏偏被这两个人给看上了。“

    ”可是,我们原来计划随便找个黑伞组织中的头目背黑锅,让铁钩的人去把真正参与者给引出来,但是现在可复杂了。这孙西和’太阳神‘郭子东可是死对头,我们不会弄巧成拙了吧?“凤薇担心地问。

    ”不!“荣瀚笑着纠正她, ”是歪打正着!“

    赵昱森立刻明白了荣瀚的意思: ”大哥的意思是,借力打力?“

    荣瀚点点头: ”我看,这个游戏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10

    录像带的画面静止在西晖夜总会的门口一一两个男人正低头走进去。

    ”这是花了十万元买来的,应该算得上是铁证了吧?“洪伟说着,同时松了一口气。

    郭子东沉默了半晌,忽然大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这录像带拍得太完整,来得太及时了吗?“

    洪伟想了想: ”好像有那么一点,难道,这是一个局?“

    ”这个局设得好啊!“郭子东眉开眼笑, ”真是老天助我!既然人家想坐山观虎斗,那咱们怎么能不捧场呢?“

    洪伟看着高深莫测的老大,一脸困惑加疑惑。

    ”在我出事之前,把这盘录像带传播出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郭子东对他下了一个既模糊又清楚的命令。

    11

    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南松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口,郭子东从轿车里缓缓地走下来。

    突然,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

    随着”啪!“一声哑响,郭子东捂住大腿倒了下去,几个黑衣保镖立刻冲上来将郭子东围在中间,场面混乱了起来,护的人,叫的人,追的人……全部乱作一团。

    脸色惨白的郭子东被人七手八脚地抬上车,直奔医院而去。

    第二天,警察和新闻记者便将他所入住的第二人民医院围了个水泄不通。

    于是”南松大酒店门口发生的枪击事件“立刻占据了当地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本台消息,目前得知枪击事件的受害人是我市一名知名的企业家,由于子弹伤及大腿动脉,伤势较重,现仍在昏迷之中。警方不排除仇杀可能,已经组织专案小组对本案进行彻底调查,承诺尽快抓获凶手,保护广大市民的安全……“

    孙西愤怒地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给我查!“他咆哮着, ”有人想一箭双雕!查出来扒了他的皮!“

    ”现在外面流传的那卷录像带对我们很不利啊!“曹勇抹了抹头上的汗, ”那两个人明明不是我的人,可是我现在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现在’太阳神‘又出了事,所有人都把眼睛放在我们身上,警察也盯得紧啊,这个时候我们可千万要沉住气呀!“

    ”不能让他们得意!不能让他们得意!“孙西神经质地踱着步子,不停地拍着自己半秃的脑门,”我知道了!这件事如果不是铁钩太子爷弄的,那就是郭子东自己搞出来的!哼哼,走着瞧!走着瞧!“

    12

    赛场上一片喧嚣。

    无数的大灯将夜晚的赛道照得灯火通明。

    这是一段山道,险弯很多,由于最近刚经历了一次塌方,所以道路仍在整修之中,暂时对外封锁。大赛的组委会选了其中相对通畅的一段作为比赛使用一一实在是别出心裁。

    赛手们坐在各自的战车之中,掩不住满脸的兴奋一一经历了整整一个月的等待,再加上这种史无前例的操作方法一一没有人事先在这条赛道上练习过,也就意味着每个人都站在平等的起跑线上一一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赢得那笔丰厚得几乎可以让人狂叫的奖金。对于那些痴迷于赛车的人,吸引他们的则是自己的对手一一三十名选手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顶尖高手,这更是一次珍贵的较量机会和成名机会。

    赵昱森穿着光鲜的赛车服从自己的赛车里走了出来,然后和从另一辆赛车里走出来的周宜鸿击了击掌,又互相钻进了对方的赛车。

    宋武立刻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坐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看台上的霍少俊: ”组委会让我来问问您,像这种情况,算不算犯规?“

    霍少俊用望远镜欣赏地看了看赵昱森: ”当然不算。这个人很小心,他怕别人暗算他,我喜欢注重细节的人。“

    比赛开始了。

    所有的赛车狂飙而去。

    最先被淘汰的便是周宜鸿一一他将车子蜗牛般地开出十来米后,便径直朝赛道外开去,然后停下,从里面悠闲地走出来,走进了观众席。

    这的确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

    这也的确称得上是”极速之夜“。

    赛车的影子成为这一夜最炫目的影像,发动机的声音成为这一夜最动人的声响,主宰着每一个人的感官。在终点处,一个巨大的屏幕里播放着赛车在每一段路上的情况,所有的人围在大屏幕前,入魔一般地狂叫,扭动,流泪……

    跑在最前方的是赵昱森和马志鹏。

    他们已经将其他的对手甩出老远,而彼此却像双胞胎一样地紧紧挨在一起。

    见此情况,宋武不由得开始担心: ”这马志鹏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啊?“

    这一次,霍少俊没有回答宋武,因为他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一一因为他也很想知道答案一一究竟在马志鹏这个普通赛车手的心目中,是黑伞更可怕,还是铁钩更有影响力?

    终点越来越接近了,赵昱森的赛车和马志鹏的赛车现在已经处于齐头并进的状态一一就算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预言师也无法猜测谁会是最后的赢家,霍少俊终于也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而原本疯狂叫嚷的人群此时竞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着最后的结果,最后的王者。

    终于,其中一辆赛车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冲过了终点。

    在几秒钟的寂静之后,人群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为这场比赛的胜利者,也为胜利者的竞争者——虽败犹荣。

    赵昱森带着胜利者的微笑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并且用同样的微笑看着不远处松了一口气的霍少俊一一这是一场公平的游戏一一试图主宰别人选择的人最终也被人主宰了自己的选择一一讽刺的是,愚者尚不自知。

    与此同时,霍少俊接过了由洪伟递过来的皮箱。

    ”这里面是三百万现金。“洪伟说, ”我们老大说,愿赌就要服输。“

    霍少俊满脸得意地大笑着: ”替我谢谢你们老大,哦,对了!前辈的伤势怎么样了?“

    洪伟笑着回答:”谢谢关心,已经快痊愈了。“

    霍少俊看着这笑容,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13

    欢呼声,叹息声,弥漫在豪华的秘密赌场里。

    有人赢,有人输,赢者笑,输者哭,贪者叹息,吝者苦恼——赌场相便是众生相。

    输家们黯然离场,而赢家们则忙着兴高采烈地将赢得的钱打包——赌场的服务十分到位,免费供应了足够的皮箱或者保险箱。而大多数赢者也都大方地拿出不菲的小费抛掷着一一整个赌场弥漫着皆大欢喜的气氛。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几个蒙面的匪徒就在此刻冲了进来,将枪口对准了这群还沉浸在天堂里的人们。

    ”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

    为首的人冷冷地命令着。

    ”把所有的枪都放下!“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回应他的是更加冰冷的一句话。

    匪徒们这才震惊地发现自己也处在了包围圈中一一那是更加庞大更加叫人胆战心惊的包围圈——警察的包围圈。

    14

    赵昱森放下电话,拍了拍正目不转睛盯着手术室大门的马志鹏:”放心吧,你的事现在彻底解决了,我看’太阳神‘是顾不上再找你的麻烦了。“

    马志鹏诧异地回头看着赵昱森。

    ”太阳神和铁钩打这个赌,其实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真正的目的,是抢劫这次比赛所设的外围赌场,这次赌局设得很大,而且又都是现金现场交易,如果他得逞了,起码可以抢到几千万!这个老狐狸,自己找人打伤自己,自己还派人在赌场里投了现钱,就是为了撇清,让人家认为他也是受害者,跟这事儿没关系,机关算尽啊!“赵昱森冷笑着, ”可惜的是,警察早就等在那儿,把赌场和匪徒来了个一网打尽,就算那些人不把他供出来,这件丑闻也传得天下皆知了。现在警察盯着他,仇家也盯着他,他的日子可要难过哦!还有,我已经帮你报了警,警察会保护你们的,如果他来动你,就是自投罗网,罪加一等,不过我想,现在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了。“

    马志鹏哽咽着:”谢谢你,兄弟!“

    赵昱森摇着头: ”是兄弟就不要说谢。“

    手术室的灯灭了。

    大门缓缓地打开,一辆推车缓缓地露出了头。

    尾声

    厚朴酒吧。

    ”瀚哥,你怎么想到’太阳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周宜鸿一脸崇拜地看着荣瀚, ”你怎么会知道他其实是在打那些地下赌场的主意?要是你算错了,那些警察可是要找你麻烦,告你浪费警力资源的哦!“

    ”你忘了你瀚哥的外号了?“凤薇笑了起来,”’九头蛇‘啊!意思就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蛇在想什么了。“

    荣瀚也笑着在凤薇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你这丫头的嘴是越来越厉害了!“

    正说着,赵昱森从门外走了进来。

    阳晖注意到他的眼角带着泪痕,连忙问道:”怎么了?难道手术……“

    ”不!“赵昱森一面摇着头,一面擦去眼角的泪痕, ”手术很成功,孩子已经醒了,她还冲着我笑……她笑起来,真像她妈妈一一那个时候我忽然觉得,为了这一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 本文标题:第八计
  •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dai.com/gggs_549/
  • 本小故事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故事迷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一篇:戾气逼人
    下一篇:多了一个

    专题名字

    故事迷 - 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小故事大道理。
    苏ICP备12007328号-1 Copyright © 2010-2021 www.fengwodai.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发邮件(jdmws66@126.com)联系客服 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处理!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行业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