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幽默故事
  • 儿童故事
  • 爱情故事
  • 职场故事
  • 励志故事
  • 哲理故事
  • 校园故事
  • 人生故事
  • 寓言故事
  • 名人故事
  • 亲情故事
  • 友情故事
  • 民间故事
  • 神话故事
  • 当前位置:故事迷 > 鬼怪故事 > 关于《工地惊魂》的小故事在线阅读

    工地惊魂

    作者:故事迷 发布时间:2020-06-20 10:42:12 | 来源:鬼怪故事 | 点击:55次

    鬼怪故事【工地惊魂 】约12930字,预计阅读需要33分钟。 故事迷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故事,请使用网站顶部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

    <1.>

    去年的十二月,天很冷,由于很多地方提前放假,一些街道变得忽然冷清下来,一阵阵寒风刮过我公寓楼旁的小弄堂还会发出呜呜的声音,在安静地夜晚还有一些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悉悉索索地声音,别样的恐怖。

    这一天,一个朋友说要去一个工地看望他男友,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认识,其实我也未曾关心过他们怎样认识,或许我向来是个孤单的人。可朋友终归是朋友,不能薄了她的面子。

    去工地那天我还叫了另外一个姐妹。三个人,坐着那朋友的车,开了好远好远才道,在一片烂尾楼前我们必须下车走进去了,因为其他的路已经被封死,只有一条两人宽的路,汽车无法开进去。

    车上我们三个互相看了看,都无奈地摇头。

    “陈丽,你怎么搞的,这条路要走多远啊!你这男朋友深山老林的吧!”

    一旁的红袖嘟起嘴,一副不情愿地样子。

    “好了啦,红袖,你看我们谁都没见过工地的生活,这次有机会可以体验下,你就当一次难忘的体验吧!”

    我见陈丽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急忙插嘴道。其实还真被我说对了,这次果然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太诡异、太恐怖、太颤栗……

    “杨小天,我是看在你面子上才来的,要是本小姐这次没玩开心,下次我绝对不会陪你了。”

    红袖说完便往前走去。我看了看陈丽,推了推她,陈丽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她从来不会记恨某个人,这次她一下子就领会了我的意思,于是她便走向前,挽起红袖的手臂,在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就见红袖扑哧笑起来了。

    我走在后面,心里说不来的不舒坦,感觉总有个什么揪着我的心头肉不放。我向来是个第六感很强的人,或许今天真的会发生一些什么。

    走了大概一刻钟,天色也渐渐阴暗下来,而且时不时有怪鸟不知在那个角落呜咽不停,我心里已经开始无比的烦躁,已经能感觉到有什么一直盯着我们,终于我忍不住想叫住陈丽和红袖两个人,可就在此时,她们已经走入一个拐角,我指看到陈丽最后的影子消失在眼前。

    “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红袖的尖叫,接着便是陈丽的一声惨叫。

    我快速跑到拐角处,然后猛然停下来,我犹豫了,我是不是应该过去,我是不是应该先报警呢?但不能多想,我还是毅然一部跨过去,然后,我自己愣住了。

    “啊!”

    随着我的尖叫,陈丽和红袖反而惊醒过来,她们急忙回身握住我的左右手,然后我们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都看到两张惨白的脸。

    “陈丽,你、你叫什么?

    我哆嗦地问道。

    “那,红、红袖,你在叫什么?”

    陈丽不回答我,反而用力抓住我的手问起红袖。红袖憋着惨白的脸,慢悠悠的说:

    “那、那房子,就那房子好阴森啊!”

    <2.>

    面前一栋旧楼只剩下一副框架的那种忽然矗立在面前,这种视觉上的冲击相当的激烈,最让人胆战心惊的是在那栋房子前一条黑狗用一种忧郁的眼神看着我们,它的眼珠一只是红色,而另外一只却是蓝色的,那种怪异的感觉就像你在黑暗中,忽然一张脸出现在你面前,而他的脸面无表情,眼珠却是一只红,一只白。

    “小天,那只狗,好奇怪。”

    我心里其实已经很害怕,正在暗示自己这只是一只普通的狗,这红袖一句话让我又浑身一冷,

    “小天,小天,你看,那楼,就在二楼是不是有人啊!”

    我心中一惊,但眼睛却已经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那黑咕隆咚的房子一个个原来的窗户如今只剩下一个个空洞洞的大洞,那感觉就像一只野兽它有无数只嘴一样,而这些嘴却要一口一口吞噬你。

    仔细看了一会,什么都没看到。

    “小天,红袖,你们看到了吗?”

    我正要回答什么都没看到,却在此时有什么在二楼的一个窗口亮了一下,然后是一个白色的影子,我确定是一个白色的影子,因为它太白了,在这样一个昏暗的视觉上是如此突兀和不和谐。

    “啊!啊……”

    “红袖,你怎么了,不要吓唬我啊!”

    红袖惨叫了两声一下子就晕倒在地,我和陈丽也都脸色变成了铁青色。

    “陈丽,你、你看到的就是那个吗?”

    陈丽没有回答我,我有些诧异地回头,她的小手捂着嘴,双目里满是血丝,我不敢相信,短短的时间里她受到了什么刺激。循着她的目光看去,我的手也捂住了嘴,我本想尖叫,但我必须压抑,因为,因为那只有两种颜色眼珠的黑狗正大摇大摆向我们走来,它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们,我月看越感觉它那只红色的眼珠是在看陈丽,而我正出现在它蓝色的眼珠里。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只狗走路的姿势就像是一个贵妇人,它的脚步轻柔且稳重,似乎它所走的是一个红地毯铺就的大道。它就那么一步一步,似漫不经心,却又似步步为营的走进我们,而我们的内心却是步步惊心。这气氛紧张中透露出一丝诡异。

    其实那时候最诡异的是后来那只狗竟然只是从我们身边走过,它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我感觉人类是多么的可笑,就这么一个普通的情节就让心里经受了一次灵异事件,看来脑子里满是幻想也不是好情况。我正要对着陈丽说话,却见她拉着我往后退去,而她浑身的颤抖已经传染到我身上……

    <3.>

    退后了好几步我才看清让陈丽恐惧的原因,就在那栋烂尾楼的一层出口处,竟然又出现一条黑狗,它也那么静静地看着我们,那眼珠和刚才走过的黑狗竟然一样!我不可置信地往回看了看,原来那只黑狗不见了,可按照它行走的速度应该不会这么快进入那个拐角啊!莫非,刚才使我的幻觉,可是怎么可能陈丽和我一样同时间里产生幻觉呢!

    “陈丽,刚才你看到了?”

    “恩。”

    我们两个不在说话,而刚才因为我被陈丽拉着后退被平放在地上的红袖缓缓苏醒过来了。

    “你们,你们干嘛距离我这么远啊!”

    我咽了口口水,走过去扶起红袖,然后指了指那只狗,正要说,却发现那只狗不见了!然后我四周快速扫视了下,没有发现!

    “陈丽,你看到那只狗了吗?”

    我急忙问一旁的陈丽。

    “不知道,我没敢看。”

    这天煞的,今天不会真遇到鬼了吧!心头这个想法刚走过我就自己哆嗦了一下,这简直是自己吓唬自己。

    “陈丽,小天,我们 回去吧!我不想呆着这里了。”

    正当我们犹豫的时候陈丽的男友来电话催促我们了。

    “大伟,你来接我们吧,我们在那个烂尾楼那边,有些怕。”

    “小丽,现在我不能走开啊,工地里就我还有黄明还有那个看厕所的王老头,黄明去买东西了,我一走,那老头铁定给老板打我们小报告……还有,你们只要过了这一片烂尾楼就到我们工地了,我等你啊!”

    陈丽气嘟嘟地把手机放包里,我一看,拉起红袖的手说:

    “走吧,前面就是工地了。”

    红袖本来不想去了,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们不得不往前走去。

    我们三个相互扶着正要往回走,却在此刻那只黑狗出现在我们身后,就在那个拐角的地方蹲着,它的眼神冷冷的,我和陈丽同时大叫,然后拉着不明就里的红袖往工地的方向狂奔而去。

    “等下,你们这是怎么了?”

    “红袖,你先别问了,跑就对了!”

    陈丽边说还边做着什么手势,我估计是辟邪之类的。可走过那个烂尾楼,我们再次愣住了。

    “陈丽,你确定你男友说的过了烂尾楼就是工地吗?”

    我明知看到的不是工地却依旧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

    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座被荒废的幼儿园。

    那种荒凉和落寞简直比看到那烂尾楼还让人感觉诡异,让人难以接受。

    一米多高的围墙把幼儿园包围起来,但我们可以看到里面满满的都是孩子嬉闹的玩具设施,那些紧闭的大门里,原来应该是坐满一个个活泼的孩子的,可如今却萧条地如此让人害怕。

    <4.>

    “小天,陈丽,你们看,那边为什么有个秋千在外面?”

    我们一起看过去,果然在幼儿园外面和烂尾楼的中间有一棵很大的槐树。当时我们没有注意到,这槐树在这十二月竟然还有翠绿的叶子在寒风中摇曳,或许是已经昏暗的天让我们忽略了这个。

    “你笨蛋,哪一个小区没有配套的娱乐设施啊!”

    “可是,陈丽,你见过只有一个秋千的娱乐设施吗?而且,你们知道槐树在民间又叫什么吗?是鬼树!”

    这一说,我们都无语了,这该死的红袖简直是没鬼找鬼啊!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声笑声从不远的地方传来,我心中一惊,那明显是个孩子的声音啊!

    “你们,听到什么了吗?”

    我看陈丽和红袖还未槐树和秋千的事情发呆,不由得心中有些踌躇。

    “小天,你疯了吧!哪里来的小孩笑声啊!”

    “可是,我明明听……”

    我还没说完,心中却打了一个激灵,我根本没有说是小孩的笑声,可红袖却说了出来!天啊!

    “喂,小天,你怎么了?你干嘛瞪着红袖?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吓唬我们了。”

    我更加迟疑了,我此刻根本没有在看红袖,而是在看陈丽有什么反应,可陈丽的话让我觉得他们都变了一个人,莫非她们都被鬼附身了!

    “你们,你们不要吓唬我,我…我只是想快点那到工地而已。”

    “哦!”

    陈丽和红袖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我,然后她们都拉起我的手往幼儿园的方向走去……

    “等等,你们弄疼我了。放开,放开我!”

    可她们似乎没有听见,反而加快脚步把我往里拉。我心一横,用尽力气往地下做下去,然后他们都不自觉的顺势摔倒。

    两声哎呦后,就见他们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只好摆出一个无奈地表情,难道要我告诉她们刚才那奇怪的现象吗?我想还是不说的好,免得让他们也恐慌,现在多一个人保持清醒就多一份安全啊!

    “陈丽,我也觉得还是早点到你男友那边吧!”

    我和红袖看着陈丽,陈丽抱歉一笑。我们互相搀扶起来,然后准备快速通过这个该死的地方。

    “你们听,什么声音?”

    这次是红袖忽然拉住我们,然后她侧耳仔细听着。我见状,头皮一阵发麻,这不会再出一档子事情吧?

    “小天,你也听,红袖说的对,真有啊!好像,好像是什么铁链子的声音呢!”

    听陈丽的话让我放心了,不过,这快黑的天哪里来的铁链子声音呢?于是我也侧耳倾听起来。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那个秋千自己在晃动,一前一后,就像有人坐在上面,有人在推一样!

    “吱呀……吱呀……”

    我们三个不自觉网后退了好几步。我想那个时候我们根本没有预料到真正的危险还在后面……

    <5.>

    我们三个已经后退的后背紧贴在幼儿园的那围墙上,而那个秋千却一直未曾在我们的视觉和听觉上有过停止,甚至于减弱,这太不正常了。

    “你们……你们身上的冷汗是不是都已经浸湿了衣服啊?”

    听红袖问起,我摸了一下衣服,果然冷冷湿湿地,还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但立刻,我感觉出不对劲了,这蔫呼呼的东西分明不是汗水!我低头一看,忍住晕过去的冲动,心里暗暗想只是幻觉。

    因为我看到的是满身的衣服全部成鲜红色,那红色一下子就让我想起血浆!一股恶心,然后就听到陈丽大叫一声和红袖瘫软在地。

    “陈丽,红袖,你们怎么了?”

    我已经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东西急忙去扶她们。

    “不,不要过来,你、你身后有东西!”

    我一听,脑子立刻翁一声什么都不见了。什么东西,是什么,我自己问着自己却不敢开口。那一刻,我最怕出现在我后头的是一个孩子,一个对着我笑的孩子,平时我是最喜欢孩子的,可现在的我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想。

    暮色已经相当沉重,我的安全感越来越少,越来越快的流逝,但这一刻的每一分每一秒却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小天,你,你自己转身看吧!”

    红袖忽然冒出一句让我已经恐惧到极点的心再次到达一个冰点,她这话什么意思?是真的让我看,还是在我转身的一刹那她会飘到我面前?

    我看看陈丽,她微微点头,或许她那时候根本没有点头,只是我一厢情愿地幻想而已,因为,我一回头,看到的是一间被大火烧的漆黑的房子!而在房子的门口点着三柱香,那三柱香的燃烧着的三个点就像三个魂灵一样,那一幕,我感觉在那被烧的漆黑的屋子里应该藏着什么,或者即将要走出一些什么。

    然后我我莫名其妙地竟然回过头,那一个回头太莫名其妙了,因为在潜意识里我是不会回头的。最关键的不是我回头了,而是我回过头的一闪啊看到了什么。

    不是陈丽或红袖站在我身后,而是在陈丽和红袖的身后那个在槐树下的秋千上正做着一个洋娃娃,那秋千依旧在一摇一摆的晃动,那一只黑狗正在秋千的一边做立着看着我……

    一阵风吹过,我被沙迷了眼,我不想去弄的,因为我不知道我闭眼以后会发生什么,是那个屋里走出一个孩子,还是那个秋千上的洋娃娃会出现在红袖或陈丽的怀里,然后他们哼唱着外婆桥,或者那一只神秘的黑狗一下子冲过来变成一个曾经死去的老人……这些,我都不敢想,可的的确确想过了。

    眼泪多的我已经只能看到朦胧的一片,我快速擦拭了一下,当我再次看清,眼前的一切却不一样了。

    <6.>

    秋千在,槐树在,洋娃娃和狗不见了;陈丽和和红袖依旧惊恐的在地上,可我身上的血不见了;回过头,黑屋子在,三支香在,可那种恐惧不见了;街道依旧萧条的让人感觉寒冷,但那种诡异地气氛完全消失了!

    心里一安静,我感觉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不顾依旧在惊恐的陈丽和红袖,把她们拉起,然后拖着它们往工地走去。

    “小天,我好害怕,那边为什么也有一个点着香被烧过的房子啊!”

    “是啊,那个还有几张黄符贴着!好恐怖,好诡异!”

    “那边,那只狗啊!”

    我不顾陈丽和红袖胡言乱语把她们拖到一条小路的拐角,接着一下子忽然就出现一大片的空地,那是多么大一片空地我也不知道,总之很大就是。那一圈空地被紧紧包围,边缘就是一排工棚一样的建筑,我想,那就是陈丽男友大伟的工地了吧!可我那时候忽略了为什么这么大一片区域要被包围起来,那么大一片地却只用两个男人和一个老头来看管,而且我忽略了最大的一个疑团,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三个刚开始会感觉到那些诡异地场景,而此刻只有我一个人还处于清醒状态。但到了工棚的喜悦和安全感已然冲淡了这样的思考,或许在潜意识里我已经拒绝这样去想了。

    “轰!”

    一声巨响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陈丽和红袖也激灵一下清醒过来。她们看着我,我指了指面前的工棚,陈丽欢呼一声冲了过去,似乎她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一切,而红袖也拉着我往工地跑去。

    这一刻,我心里其实是非常害怕的,我怕她们只是被迷了心,然后把我带到这地方来,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难道不是吗?刚才我没有选择退回去是我自己也是上天冥冥之中让我来到这里,无论如何,我必须走完这段路。

    伴随一种黯然地心的是周围同样让我感觉凄凉的风景,看来前辈说景色可以让一个人心胸宽阔,其实也可以让一个人变得萧瑟无比。

    大伟和陈丽紧紧拥抱,让我们惊讶的是大伟竟然肌肉发达的让我眩晕,再加上他高高的个头,不得不佩服陈丽的眼光了。

    “你们好,谢谢你们陪陈丽过来。我是她男友,叫大伟,特种兵退伍的。”

    难怪了,我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看到红袖也路出羡慕的目光,心中暗暗也好笑。不过我也不好意思不说话,于是只好很礼貌的说:

    “没事,只是来的路有些不平坦。”

    大伟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但也只是一闪而过,不过已经被我抓住就决定了我们这次的出路了。

    “来,来,屋里坐坐,这天也黑了,一会黄明买东西回来咱们好好吃一顿。”

    “那个黄明也和你一样是退伍兵吗?”

    我就知道红袖这个花痴会问,不过我倒是不关心这个,这里太奇怪,我必须保持时刻的清醒。

    “哦,是的,他和我一个部队的。偷偷告诉你,他还没女朋友。”

    一阵大笑后红袖也红起脸来。

    不一会后,果然走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健壮男子,他甚至比大伟还阳光且更容易接近的样子。他的手里拿了好多东西,而红袖见状急忙去帮忙,这太明显了,引起我和陈丽的偷笑。

    “来,来,我买了很多东西,可以煮火锅。顺便我展示下我的烧烤技艺吧!”

    “哇塞,你还会烧烤啊!我好喜欢吃的。”

    红袖这丫头看来真被迷了心,她以前是不会吃那些的,我看看陈丽已经火红的脸,心中一股不安缠绕不去。

    “来,红袖,吃这个鸡翅,这个我放了孜然。”

    看红袖津津有味吃着黄明的东西,而黄明却路出那总非常别扭的笑,我不知道红袖会不会觉得有哪里不一样,可我却是如此深刻的感觉到了。

    我没有吃他们的任何东西,手中一直拿着自己的手机,我已经偷偷发了一条短讯给我一个朋友,希望她能收到,并且及时给与我们帮助。

    “来,小天,你也喝一点,我来说故事了。”

    大伟端来一杯酒,我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拿着,但大伟却看着我,那眼神似乎再说说要是我不喝,那我就完蛋了一样。于是我只好勉强喝一点。随之而来的诡异事件就像这杯酒一样,它慢慢侵蚀了我的神经,慢慢让我迷醉,也慢慢让我接近死亡。

    大伟的故事已经开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开始的,或许是从一个村庄的宝藏,又或许是一块神奇的石头,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的故事跟一个村庄和一块可以给人带来恐惧的石头有关。若我没有记错,他的故事里有这么一段。

    据说那块石头是上天掉落凡间的,那上面刻满了一些神秘的文字,有人说那是一段经文,也有人说那是一种封印,那时候里封印的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力量。它会唱歌,是的,一块会唱歌的石头,它最喜欢发出一种声音,就像孩子的笑,也常常让人在梦境中死亡,至于是如何死的谁也不知道,后来这块石头被埋起来,也就是那以后,没人注意到这块石头,老一辈或许以为它还在地下,可是谁会知道,那石头已经不再那边了,没有人去拿走它,它就是这么忽然的被发现不见了。

    我记得那似乎是快接近结尾,但又似乎只是故事的开始,或许故事本身就一直在延续也未可知。我没有注意到结尾部分是因为在那一段的时候我似乎听到有什么动静,就在屋外,而那种声音就像是孩子在嬉戏玩闹。我装作在听故事,其实我的整个心都放在外面,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我其实不该听那个故事的,在后来我总这么想。

    忽然,“砰”一声,工棚的大门猛然被吹开,撞击在墙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猛烈地。

    <7.>

    “该死的黄明,你没有给门上插销吗?”

    大伟边说着边站起身朝门走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门要被大伟关上的一刹那,大伟忽然站立不动,一阵大风吹进来,全身一阵颤,然后就见大伟用一种极其恐怖的面容转过身来,他的脸完全扭曲,但分明看得出他是在笑,那种笑简直让人感觉他的脸是刚才是被一张大手给捏的。

    “大伟,你怎么了?”

    陈丽带着哭腔大声喊着。而黄明却已经一步跨出,他紧紧把大伟抱住,而大伟却全身开始抽搐,然后就见大伟忽然全身僵硬不动,眼睛直直的看着屋顶,正在我们不知所措地时候,大伟的双手忽然伸直,就那样死死地,僵硬的指着屋顶。

    天啊!他是想告诉我们屋顶有什么吗?还是大伟被鬼给站了身体?我不敢多想,拉着哭叫不停的陈丽,还有依然在发愣的红袖退到屋子的一个角落,同时我已经把刚才黄明用来烧烤的铁棍拿在手中,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至少是有安全感的。

    “你们,你们谁来帮忙?”

    黄明大声叫着,可我们却谁也不敢动。因为大伟忽然一股蛮力把黄明给甩开,然后就见大伟疯狂的笑着,那种笑简直是撕心裂肺,鬼哭狼嚎,在这个深夜回荡在这样的屋子里,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快,他是癫痫!”

    黄明一句话让我一下子惊醒,我急忙冲过去,和黄明把大伟给捆起来,然后黄明找来药物,过了好一会大伟才安静下来,慢慢沉睡。

    “他有癫痫,在一次任务中他受伤,神经受到损伤,不过不是经常发作。等他醒来你们不要提起,他发病的时候自己也不记得什么的。”

    我们三个女孩互相看了看,陈丽眼里充满了惊恐。

    “陈丽,你不能因为这个瞧不起他,他是为国家受伤的。要是你想离开他,那么,请找一个其他理由,好吗?”

    黄明说完,没有看陈丽,陈丽也没有回答,我们都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屋子里只有那个火炉里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我看着灯影下的一切,在阴暗的世界里,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呢?正在出神,却忽然看到一个白色的什么从角落走出,或者说是飘出!

    我注意力集中过去想看清的时候,却发现它不见了!四处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于是我轻声对黄明说:

    “黄明,有东西。”

    我说的很小声,但我知道屋子里所有清醒的人都听到了。黄明听后急忙挡在我们面前,然后他回过头问道:

    “什么?”

    “不知道,没看清,就一个白色的影子。”

    我忽然想到在那栋烂尾楼看到的白色影子,心中一惊,莫非……

    <8.>

    “ ”哦,不用怕,那是王老头的猫,叫白烟。“

    黄明说着蹲下身呼唤起那只猫,果然,从一个小角落里走出一只浑身白色的猫。

    ”好可爱!“

    红袖说着已经向猫走去,那只猫却步理睬红袖,反而蹭着黄明的手。

    ”白烟不怕人,但从不和不认识的人亲热。来,你摸摸它,熟悉了你的气味后就好了。“

    黄明说着把红袖的手拉着去摸白烟的头。

    ”啊!“

    陈丽和我同时尖叫一声。那只猫的眼睛,它竟然也是一只红,一只蓝!

    ”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它的眼睛啊?呵呵,没事的,它生来就是这样。不要怕。“

    ”黄明,你们这附近有一只黑狗吗?“

    我急忙问道,我想我必须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接着黄明的表现却让我惊讶不已,因为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然后隔了好一会他才说道:

    ”你们遇到过?“

    遇到过?什么叫遇到过,莫非这里还有什么说法不成?看这意思是我们不应该遇到一样。我用诧异的眼神看着黄明,他摇摇头,然后说道:

    ”我见过,那一次它正在跟一只狗打架,一只和它一模一样的狗。“

    听完后我反而觉得安慰了一些,感觉有块石头落地了,而且没有激起尘土或一点涟漪。

    ”不过,你知道吗,那天很奇怪,它们的背上分别被绑着一个洋娃娃,那种感觉就像是洋娃娃起着狗指挥它们一样。“

    我浑身一颤,暗呼一声:

    ”洋娃娃!“

    ”是的,而且我不能确定那天是洋娃娃绑在狗背上还是它坐在上面,因为我没有看到绳子,但你知道,洋娃娃怎么可能自己坐上去呢?“

    我不由得想到那个在秋千上的洋娃娃,可我无法确定那一刻我看到的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一种虚幻的景象,在我潜意识里已经认为那段经历一定是自己精神出现了混乱,而经过黄明这一说,我反而在想莫非我们真的撞鬼了!

    ”咳……咳……“

    大伟咳嗽了几声,他慢慢张开眼,黄明立刻过去给他倒水并且服用了一些其他的什么药物。

    ”怎么了?我怎么晕过去了?“

    ”没事,你只是喝多了。“

    大伟摇摇头,然后对着愣神的陈丽一笑,说到:

    ”小丽,不好意思,我……“

    陈丽什么也没说,她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我知道她此刻心里的挣扎,若她不爱大伟,那么也不会来这里,但刚才的事情一定让她受到了惊吓。我也不能劝解她什么,毕竟未来的路要她自己选择,未来的一切也要她自己来承担。一个人的想法或许会因为一些人一些事而改变原来的初衷,但真正最后下决定的还是自己啊!

    <9.>

    大伟感觉到气氛的不正常,他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他的确是个好军人,眼神里那种锋利一下子就刺穿了我的心,我躲闪的眼睛想来已经出卖了一切。

    ”哈哈,你们这群家伙,是不是想等我醒来整我?我告诉你们,这世界就没我害怕的东西,我连鬼都不怕,还怕你们几个的小阴谋不成?“

    我曾经,或许就是当时以为大伟只是在开玩笑,其实我不得不承认的是一直到现在我也认为大伟当时只是想缓解下当时的气氛,可谁知道后来……

    ”好了,好了,现在是晚上八点一刻,咱们玩牌吧!等到了十点就送你们女孩回去。“

    黄明忙岔开大伟的话题,所有人也想摆脱这样尴尬地气氛,于是大家搬桌子,挪椅子,热闹了一阵,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我眼睛偶然扫过窗户,我想看看外边的天,可蓦地,我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正要再去看时,却只看到一个什么挂在窗口。我没有特意去看,用眼睛的余光注视着一切,忽然我想到那个是什么,竟然是—洋娃娃!!

    我手中的牌也随着我颤抖起来,正要对黄明说我看到了什么,却发现他们都不正常起来。

    他们的眼睛都是鲜红鲜红的,就像输钱输红了眼,而他们的面部却是扭曲的笑。我感觉整个屋子都在摇摆,摇摆不停,屋子里的灯光似乎也一闪一闪的就要熄灭。

    ”啊!“

    我大叫一声,然后疯狂的往屋外跑去。就在我要开门的一刹那,门开了,眼前一下子适应不了,但我却看到一个矮瘦的身影从黑暗里走来……似乎,似乎那是一个木偶!

    等我醒来,我躺在工棚的床上,时间却依旧是黑夜。

    ”小天,小天,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们了。“

    听着红袖熟悉的声音我满足一笑,看来一切都好。果然所有人都好好地站着,只是多了一个人,一个矮瘦的老人,我想那个就是王老头吧!

    ”小姑娘,没想到你那时候正好出来,我是听你们这似乎有动静就来看看的,吓着你了,很不好意思。“

    我急忙起身说没事,但心里却到此刻也未曾平静。大家说了一会话,王老头就带着他那只叫白烟的猫走了。

    看着王老头的背影,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来。后来过了大概一小时大伟他们送我们三个小女子离开工地。我不曾想过那一段会成为我永远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

    <10.>

    我静静地跟着他们四个人走着,我一直在回忆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在想是不是在这样一个夜晚要离开这片被荒废的地方,或许我们应该留在那个工棚,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再走,可留在这里会不会更危险呢?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都是一些浆糊一样的思绪,可理智却让我保持着一份清明。

    再次来到那个幼儿园那边,此刻整个校区和那片;烂尾楼已经完全融入黑暗的世界里,但我就是能隐隐约约看出点轮廓。”轰隆!“

    一声巨响打破了这恐怖夜晚的诡异,我私下看去,只见在幼儿园的方向一盏路灯忽然亮起,而幼儿园的一面墙却轰然倒地。大伟和黄明立刻把我们保护起来。然后我们五个人就那么一点不敢分神地看着那边,似乎生怕有什么走出来。

    你能体会那种心理吗?黑暗的夜里,一盏昏暗的路灯,然后是移动没有一个人的房子它忽然倒塌,而你的心里还处于一种逻辑混乱中。那种感觉,一定特灵异恐怖,胆战心惊吧!是的,我们此刻就是这样,怕有什么却又希望有什么快点出现。

    ”那边,谁?“

    大伟大声说到。可对面没有任何声音,又过了一会,大伟说:

    ”也许只是时间长倒塌了。“

    我们都不停地点头,我想人类的潜意识里只要有一种对未知合理的解释就不在害怕了,所以这样的安慰最有安全感。可是,就在我们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吱呀……啪嗒……吱呀……吱呀……“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我们互相看着一张张都惨白的脸不敢说话了,似乎这时候呼吸也是罪恶的一样。

    ”什么人?快给我出来,不然对你不客气了!“

    黄明捡起一块碎石头网那边边扔边说。

    我们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希望听到回答或者石头打中什么,可是一个诡异的情节发生了,那个石头被扔过去后并没有落地的声音!天啊,石头去哪里了?

    不只是我注意到这情节,扔石头的黄明也注意到了,他回过头,我看到他冒着冷汗的脸还有那惊恐的眼神却什么也不敢说,但为了表示我知道情况只好微微点头。他得到我的确认后我明显看到他咽了口口水,然后再次拿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

    ”咚“一声,石头撞到了什么,刚才那”吱呀“的声音也忽然停止,我们心中一惊,只见一块石头从那边忽然飞来,然后说巧不巧的洛在我面前。

    ”啊……“

    我还没尖叫红袖和陈丽惨叫着抱住了大伟和黄明。而我只好捂着胸口来压抑那种心灵的恐惧。

    ”小子,我看到你了。快出来,半夜装神弄鬼的小心自己撞鬼了!“

    我知道大伟只是利用心理战术,不过我真希望有用。

    那边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似乎有什么正在往外走,正在从黑暗里往幽暗的灯光下走来……

    <11.>

    我不知道我们过了多久,似乎是一分钟,或许是一个世纪,总之那段时间很难熬,因为一种未知已经把理智逼向疯狂的边缘。我在想,要是从那边走出来的是个魂魄或者是一个僵尸一样的什么东西来对我们来说都会好很多。

    慢慢地,那个模糊的影子清晰了,清晰了,越来越清晰了……

    ”洋娃娃!“

    我心中一惊,这怎么可能,从黑暗里走出来的竟然是洋娃娃,其实当时用走也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那个洋娃娃是从黑暗中滚出来的,它飞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然后掉落地面,最后百出一个非常奇特的姿势,它身子朝下,而头却朝着我们,那张原本应该有脸的那面却是一块白白的布。 那种感觉十分不好,在我的印象中我觉得那里应该是有一张脸的,现在这样除非是整张脸皮被剥去了!我的想法让自己惊恐,也让我的情绪影响了我周围的人,因为我看到他们不自然的表情。

    洋娃娃没有动弹,我们三个女孩也不敢有大动作,似乎这个洋娃娃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威胁一样。而大伟和黄明倒是用很快的速度冲了过去,然后就见他们消失在那盏昏暗的路灯下。 那时候我本想叫住他们,但已经晚了。

    在他们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五分钟后我们都焦虑无比,因为这样的黑夜,这样的环境,让人感觉他们已经死亡,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陈丽有些不安,她抓着我的手问道:

    ”他们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放心,他们是特种兵退伍的,功夫不会差劲,估计是整体检查下的。等等吧,一会儿一定就回来了。“

    我这话是安慰陈丽和红袖也是在安慰我自己,真希望他们快点出现然后我们好快点回家,我再也不想来到这里了。

    ”来了,你们看,他们来了。“

    红袖兴奋地叫着,果然见到两个身影从黑暗里走出来,但就在此时我心生警兆,拉着陈丽和红袖就往回去的路跑去。

    ”杨小天,你怎么了!是他们啊!是他们!“

    红袖叫着,我急忙说:

    ”死丫头,别叫了,省点力气,你回头看看那是什么!“

    红袖一回头,她一下子瘫软下来,这一下子,我和陈丽也被弄得摔倒在地。

    就在身后,那两个影子已经走到路灯下,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两只狗,两只黑狗悬空着浮漂在半空,甚至于让人有种错觉,他们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一定是来勾魂的!

    现在,此刻我们只有等待那最后的宣判了。

    ”你们怎么了?“

    ”天啊,是大伟 的声音,可是……“

    我知道陈丽想说可是那声音为什么是一只狗发出的,可这样诡异的现象已经让恐怖蔓延到每一寸肌肤了。

    突然其中一只狗快速掉落地面,而另外一只也掉落下来,就像两只死狗一样躺倒在地,而我们三个却一下子愣住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位,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敢用手去捉他们,所以用竹竿挑着它们出来的,没想到吓到你们了。“

    听着黄明的解释,我们三个女孩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原来他们进入幼儿园后发现两个黑影往黑暗处逃去,于是他们追了上去,经过围追堵截终于把它们给打死了。

    不论其中情节如何精彩,至少在我听来比听到什么除妖降魔的故事好多了。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我们走后,那两只应该已经死去的黑狗忽然站起来,然后就那么冷冷的用一红一蓝的眼珠看着我们……

    <12.>

    ”听说这里以前很繁华,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整个土地就被国家回收了,是这样吗?“

    我忽然问道。大伟和黄明一愣,但马上都说到:

    ”你哪里知道的?“

    ”我有人。“

    一阵沉默,然后大伟说到:

    ”是的,这一片很繁华,只是国家忽然决定回收,据说是要建造一个大工程。不过谁也不知道内容。“

    我没有说话,其实我是知道一点内幕的,这块地据说是被发现有什么稀有矿石,但也有说是一座古代君王的坟墓,其实不管是什么,我指想找个话题好让离开这里的时间变得短一些,容易打发一些。

    就这么闲聊了一会,我们终于到了停车的地方,我舒一口气,暗暗想今夜算是有惊无险吧!眼一瞟,看到不远处的厕所,忽然很想去一下,因为整个夜晚都没有方便过,而经历了那一个个差点让自己精神崩溃的事情,此刻真的是熬不住了。

    ”我想去一下厕所。“

    我说着,便拉着红袖往那边去。若此刻我回头,我就不会去那个厕所了,因为大伟和黄明眼里都闪过一丝异色。

    厕所旁有个小房间,里面亮着一盏灯,但没有声音,我觉得奇怪,网里看了一眼,没有人,但我没有管,径直和红袖进去了。里面也亮着一盏发出暗红灯光的灯泡,我和红袖快速解决,只是在我蹲下的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哪里不对,猛然回头,什么也没有,只是一阵寒风从后面迎面而来,我当时没有多想,其实要是仔细看一下,这身后的墙壁怎么会有风吹过呢!只是我真的忽略了。

    在离开的时候,我再看了一眼那个房间,这一看,心中一凉。

    只见王老头呆呆地坐在那里,他的面前什么也没有,可他却认真仔细的看着,盯着,而在他的怀里,一只洋娃娃安静的躺着……

    我什么也没说,拉着红袖就跑,因为我已经看到大伟他们了。

    上车,告别大伟和黄明的时候我感觉黄明摸了一下我的口袋,但没有在意。我们上车,依然是陈丽开车,我和红袖坐在后座。透过玻璃回头看到大伟和黄明依然站在那边,似乎在他们身后还有什么,再远一点的时候只看到那一栋烂尾楼的轮廓隐隐约约出现在黑暗里,那种感觉很奇特,很不自然,似乎我们刚从一个地穴里逃出来,而身后就是那黑暗的地穴。

    回过头,心中感觉无比的萧瑟,一点精神都没。

    ”小天,你怎么了?“

    我迷迷糊糊听到陈丽问道,原来我已经要睡着,于是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小姐贵姓?“

    刚说完,自己心中一惊,这,这不是我所想要回答的,而前面的陈丽却猛然踩住刹车,一瞬间我们撞到在什么东西上,而在昏迷的一刹那我看到一边的红袖的眼珠儿却是一只红一只蓝……

    当我们醒来,我们已经在医院里,所有人都只是受伤,都活着,我几乎要哭出来,但我忍住了。后来回家,发现自己口袋里有一块用黄布包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块刻满奇怪文字的石头还有一张纸,我心中一惊,急忙丢开石头,我想起那晚那个传说了!

    石头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屋子里回荡了好一会它的声音,我感觉那就是孩子的笑声……

    那张纸上只有一个电话,我拨打过去后不久就有人来取走了石头,并且他也留给我一封信。

    ”谢谢你把石头归还国家,这里有一张银行卡,一百万,希望你对此保持守口如瓶,就当没有发生过,并且这是国家机密,要是你说出去,就是叛国罪……“

    我没有看完就烧了那张纸,然后拿着卡消失在这个城市。

    据说后来大伟和黄明一次意外死了。陈丽和红袖分别嫁人,只是一直没有孩子。还听说某部门在研究一块石头,一块有大量辐射,会让人产生幻觉的石头……

    (完)

  • 本文标题:工地惊魂
  • 本文地址:http://www.fengwodai.com/gggs_944/
  • 本小故事文章版权归原创作者故事迷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专题名字

    故事迷 - 精选故事大全,各类小故事在线阅读.小故事大道理。
    苏ICP备12007328号-1 Copyright © 2010-2021 www.fengwodai.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如有意见、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请发邮件(jdmws66@126.com)联系客服 我们将会在48小时内处理!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行业协会| 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